考虑不周的评论请直接删掉就好

© 春秋扇
Powered by LOFTER

【全员】Kill Your Darlings(三)

赞\(≧▽≦)/

韵梦落瑕:

是否。。。还有人记得这个巨坑。。。


 


传送门:


(序)


(一)


(二)


 


这篇……Kiss 频繁出没。。。


 本来今天弄不完的,看到虫爹二更了我心中一振,啪啪啪——还是没打完。。。更完了莫凡的场合。。。


 


(三)的出现特此鸣谢@衫钿  GN(深鞠一躬),不忍说其实之前我打算坑了这篇文来着。


 


因为这货写文经验少(看过我一百问的应该知道,我之前完全不看文的,小说只看过《全职高手》,同人文从来不看,到现在我也是只能看下去全职的同人文。。。_(:3/L)_。。。)


不过一挖坑就挖了个这么大的坑!!So big!!


好吧这是我的错。。。


挖坑就要填。。。


 


时隔多日,GN你赤果果的催文让我感受到了对我断更这种行为森森的恨——Oh,no,是对我这篇文森森的爱意。。。_(:3/L)_。。。


 


为了感谢GN,请你点一张图吧(限定是在这篇文的背景之下)


 


好了废话不多说(← ←你已经说了一堆废话了),start!


 


---------------------------------------------------


 


蓝河想象过很多次自己和偶像正式相见的场景,却从没预料到这种情况。


一堆职业大神像是在排排坐吃果果似的围着蓝河坐了一圈,眼神简直是在打量外星人。


蓝河内心呐喊:我手上没有苹果啊!!


 


……不对。


 


“说吧,你是谁的人。”张新杰秉承霸图一如既往的精神开门见山。


“蓝团长别吊我们胃口了快说呀!”自家的小明星急切地催着。


“身为蓝雨的好男儿怎么能连把自己的对象说出来的勇气都没有呢蓝桥蓝桥你还算不算蓝雨的人了嗯嗯嗯??”黄少天开启嘴炮模式。


“这样不好吧……”兴欣最后的良心说道。


“我也是这么觉得……”罗辑推了推眼镜。


“哎话怎么能这么说!说出来也是为大家好啊!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方锐特别真诚地说道。


“嗯。”周泽楷干脆利落地表示赞同。


“这有什么好害羞的!”张佳乐前倾身子,拍了拍蓝河的肩膀。


“你可没有资格这么说。”吴羽策轻哼了一声。


“靠什么意思!!”


“蓝河没关系的,说吧。”小邹远很温油呢,直接无视了原·自家前辈的跳脚。


“喂还说不说啊!”孙翔没有耐心了。


“沐沐我怎么听他的声音略熟悉?”唐柔正在和苏沐橙讨论。


“是哦。”苏沐橙看着蓝河摸下巴。


 


蓝河想回家。


这一定都是某个脸不红心不跳大气都没喘一下直接说出了“在这里的人都是被压在下面的那个”的大心脏的错……


 


更糟糕的是,在张新杰说出那句话后,自己的脑中立马浮现了某个人的臭脸。


西斯空寂。


自己坚守了二十多年的性取向轰然崩塌。


 


都是叶修的错。


 


 


“阿嚏!阿嚏!阿嚏!”


叶修摸了摸鼻子,环视了一周的黑脸,“你们刚刚都在说我的坏话吧?”


“不说你的坏话说谁的?”孙哲平抬了抬下巴,一副“本大爷就是说你了你能怎么着”的表情。


叶修点着了一根烟叼在嘴里,“错的不是我。”


“错的是这个世界!!”包子突然一个拳头砸在地上,发出了巨大的轰鸣。随后本人一脸没事样抬起头来笑得灿烂无比,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是吧老大?”


叶修默默地竖起了大拇指。


包子你真是哥的亲生儿子。


 


“恭喜玩家喻文州触发隐藏条件。”


 


“隐藏条件?”韩文清 皱了皱眉头。


“喻队做什么了?”林敬言问。


“只不过是和叶修前辈的NPC好好谈了一下,是吧?”喻文州笑眯眯地看向叶修。


叶修,肖时钦,江波涛在内心汗了一下( ̄▽ ̄") 。


 


“Now,you can choose to exchange NPC with Mr.Ye.”


“Please make your choice before entering into Level 3.”


 


“哟,还Mr.Ye呢。”李轩吹了个口哨。


 


“Question 3 is a choice question,please choose your answer later.” 


 


“Level 3,the game continues.”


 


Loading……


 


“  Question 4:Do you regret?“


 


——孙哲平的场合,助手:韩文清,林敬言,叶修


Choice:exchange


Options:①8 years ②7 years


Answer:①√


 


叶修进入游戏后,是从陵墓里爬出来的。


吃了好多土,差点就死在了棺材里。


出去的时候惊动了三个小兵,一个被吓跑了,一个被吓尿了,还有一个被吓晕了。


如果能这么顺利的到达孙哲平那里就好了啊,叶修感叹着,眼前一阵风吹着树叶飘过。


 


孙哲平坐在栏杆旁,默默地看着对面张佳乐的睡脸。


长发散乱地披在了肩上,眉头紧皱,是在做噩梦吧……让孙哲平不禁抬起手想去抚摸他的眉心,却发觉有一条走廊相隔,抬起的手握成拳头,缓慢地放了下来。


大概是涂了粉色眼线的关系,眼睛就算是闭着也透着一股妩媚的劲儿,微微发亮的鼻尖,粉嫩的唇。


目光顺着向下——松垮垮的衣服滑了下来,露出了光滑的香肩,锁骨的线条最终消失在衣襟的边缘,大红色的缀花汉服,下摆撩起,小腿微露,脏兮兮的地板完全掩盖不住皮肤的光洁细腻。


这家伙的睡相还是这么不好,忿忿地咂了一下嘴。


隔着一个走廊的距离看得孙哲平口干舌燥,觉得自己下面有点难受。


平日里孙哲平怎么能见到这样的场景?虽说张佳乐长相清秀,但毕竟是个爷们儿,谁会没事穿女装,更不用说这么妖娆的打扮了。


(在此忽略吴女士某次漫展的真人cosplay。)


孙哲平曾经调侃过张佳乐如果穿女装的话说不定非常漂亮,搞不好会招来一大推追他的爷们儿。话一出口孙哲平的鼻子就挨了一记拳头,张佳乐举着拳头,炸着毛向他抗议,再说这样的话大爷我秒了你。


现在女装普雷近在眼前却不能吃,孙哲平感叹确实很漂亮但表示很遗憾。


孙哲平突然有点感谢这个游戏。


 


“剧情发展呢?”韩文清问。


“哈哈,如果叶修知道他在风中凌乱的时候,老孙正在观赏眼前的美景,估计要气死了。”林敬言窃笑。


 


助手这么一说孙哲平倒是缓过神来了,他敲了敲地板,喊了几声乐乐。


张佳乐哼了两声翻了一个身,继续睡,这次直接露出了大腿,孙哲平脑袋一阵发麻,搞得他想开怒血狂涛直接杀到那个人的身边,做自己想干的事情。


“张佳乐!”孙哲平没耐心了,大声吼了出来。


张佳乐一个激灵醒了过来,醒来就开始大骂,“靠!孙哲平你干嘛呢,叫这么大声!”


 


——韩文清的场合,助手:林敬言,叶修,喻文州


Choice:non-exchange


Options:①5 years ②7 years


Answer:①√


 


“这个NPC相对来说比较倾向于帮助韩队,而且NPC知道的信息要比叶修前辈多,所以就不交换了吧。”喻文州的建议。


“老韩没老孙给力啊,你看他俩刚认识没多久老孙就把乐乐给收了,你在第四赛季结束后才把小张弄到手,敢情是把哥让给你们的冠军当成定情物了啊?”叶修悠悠地吐烟圈。


“诶,这是什么情况?”林敬言已经把注意力放在了剧情发展上。


 


 张新杰正坐在桌边,还是那个办公室,但没有那个巨大的设备。


韩文清坐在他的旁边。


“你来干什么?”张新杰没有抬头,目光仍然停留在面前的资料上。


“回去。”韩文清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说,心中有一个声音提示着他这么说。


“回哪里?”张新杰淡淡地问,“我没有可以回去的地方。”


韩文清愣了一下——在现实中,张新杰不久前说过一模一样的话。此时此刻,这句话在游戏中冒了出来,同样的相貌,同样的声音,在重演那一幕。


“有!”韩文清有点分不清现实和虚幻的游戏了,情绪有点失控,但声音一如既往地铿锵有力,“新杰,他们会接受的。”


张新杰这才抬头看了韩文清一眼,随后却又将脸扭到了另一边,语气仍然平静,“不会的。”


没等韩文清说话,张新杰站了起来,丢了一句“你走吧”。


一片黑暗,张新杰的背影越来越远,韩文清伸出手却抓不住那个人,最终他消失于一点之上。


“新杰!”


韩文清惊醒。


“看来被拒绝了呢。”叶修叼着烟站在旁边,指示身边的人把仪器卸下来,拍了拍韩文清的肩膀,什么也没说走到了一边。


韩文清坐到了一旁,感觉异常疲惫,看着刚刚在自己头上的仪器,几根黑乌乌的电线,连接在张新杰的身体上。


“老师没事吧?”“张新杰”递来了一杯水。


韩文清仰头看着眼前颇显年轻的面孔,想起了他牵起张新杰的手做出承诺的那天,那张一贯平静的脸上微微泛着的闪亮光芒,胸中不禁有千番情绪涌动,嘴角动了动,却说不出一个音节。


站起身,无法抑制地紧紧搂住“张新杰”。


水杯破碎。


洒落一地。


覆水难收。


 


——林敬言的场合,助手:李轩,叶修,江波涛


Choice:exchange


Options:①5 years ②4 years


Answer:①√


 


林敬言的脑中,唐昊对着他说,世界的边缘有一座山,山上有一株草,这草是解毒良药。


擦这是什么老掉牙的设定!!喂喂唐昊过来就是搞笑的吗?怎么感觉这NPC设置得没什么用处啊!


林敬言默默地背着方锐走在路上,微微歪了一下头,就能看见方锐锁骨上的骷髅头。


不,唐昊过来是触发剧情的吧,要不是他方锐也不会中毒。


方锐脸色发紫,眉头紧皱,林敬言看见这张脸心中便是一抽,一定要救方锐。


“老……老林……“方锐呢喃着。


“嗯?”林敬言停下脚步,把方锐放了下来,抱住他的身体。


“我……饿了……”方锐断断续续有气无力地说。


“我给你找吃的。”


“我……还……渴……”


“我这里有水。”林敬言把水壶拿了出来。


“我……没能量……了……”方锐说着,半睁着的眼睛中泛出了笑意,“林敬言……大大……亲……我……一下呗……”


在这种时候竟然还嘴贫。林敬言耐心听完后不禁笑了起来,但眉头却是皱着。既不像笑的表情,又不像哭的表情。


“林……大大……你表情……像哭丧……”方锐勉强皱眉表示不满。


我怕真的要哭丧啊。


林敬言想起了当初在呼啸时,有一场落败让他异常失落,那时方锐还没有出道。


巧合的是,方锐那时发着高烧,说话也是有气无力的,下个床没人扶着就能跌倒,一戳就能散架。林敬言到床边看他,方锐一会儿说自己饿了,一会儿说自己渴了,林敬言笑着说方锐胃口这么好一点都不像生病的人,方锐反倒说林敬言大大你笑得太难看了搞得我胃口都好了。


这个时候林敬言才意识到自己看起来那么难受。林敬言失语了一会儿,倾下身子微微地趴在方锐的身上,下巴抵在方锐的肩膀上,轻声说让我这么趴一会儿。方锐笑,听笑声就知道他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还要逞强抬起手放在林敬言的后背上,拍了拍,林敬言大大害羞了吗。


林敬言看着如今躺在怀里的方锐,伸手扯了扯方锐的脸蛋,低下头,一个轻柔的吻落在方锐的唇上。


方锐轻轻地笑了。


 


“眼快瞎了。”


自始至终助手们一句话都没插上,最后留了个遗言。


 


——李轩的场合,助手:江波涛,叶修,喻文州


Choice:non-exchange


Options:①5 years ②4 years


Answer:①√


 


“哟,看不出来李轩你攻略挺快的啊!”叶修惊叹。


 


被吴羽策的巴掌拍醒后,李轩发现自己坐在一个黑乌乌的房间里。


“这里是?”


“幽灵把我们关起来了。”吴羽策抬着脚想去够窗户的边缘。


李轩把吴羽策抱了起来,好让他扒着窗户。心中默默吐槽幽灵竟然还关人,然后又提示自己这是游戏,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叶修呢?”李轩问。


“跑了!”吴羽策咬牙。


听到这俩字李轩猛地腿一软,明明是个五六岁的小孩说起这话来怎么这么有成年吴羽策说话的范儿?


“哥哥你也太没用了吧?刚刚竟然中了幽灵的招,你干脆死在幻境里好了。”吴羽策面无表情地继续从小窗中向外望。


李轩顿时泪流满面,这小孩儿谁啊,之前夸哥哥的是哪位啊,我不认识啊!


 吴羽策扭过头来,气鼓鼓地说,“看不见。”


“你想看什么?”李轩好奇地向窗外望,黑黑的什么都没有,打了个冷颤。


“叶修说的幽灵。”吴羽策扒拉着李轩的衣服挂在上面,“哥哥我有点冷。”


听到吴羽策说他要看幽灵时,李轩心中无奈地感慨吴羽策怎么对幽灵这么执着,听到他说冷,心中不禁软了下来,毕竟是小孩子嘛,对这些东西好奇很正常。


想着平常的吴羽策也难得在自己面前露出脆弱的一面,更何况现在的吴羽策这么小,一向自己求助,李轩觉得自己快要化成水了。


(李轩大大,人的60%-70%本来就是水^ ^。)


李轩抱着吴羽策坐下来,解开了衣服纽扣,将他裹在了里面,然后又紧紧抱着。


“哥哥。”吴羽策缩着身体,紧挨着李轩,抬起头,脑袋差点撞到李轩的下巴,“我们会不会被幽灵吃了?”


李轩“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正想说你是被包荣兴附体了吗,问这么无脑的问题。但对上吴羽策认真的表情,笑容突然凝滞,低头,附上了那颗似樱桃般的小小的唇。


很甜。


 


“卧槽李轩这么大胆,对自己的弟弟出手他妈妈知道不?”叶修故作紧张的将手捂在脸前,从指缝间窥视。


“这是游戏啊。”江波涛提醒。


“干得不错呢,李轩。”喻文州夸奖。


 


——肖时钦的场合,助手:叶修,江波涛,杜明


Choice:non-exchange


Options:①1 years ②2 years


Answer:①√


 


 肖时钦什么都没看到,只知道自己的视线中满是红色,听到那个平常很有活力的声音焦急地叫着“小事情”,其他的就不得而知了。


醒来时浑身酸痛,才发现自己全身上下被裹满了绷带。


孙翔耷拉着脑袋坐在旁边,小声地一遍一遍说着对不起,语速可及黄少天。


“孙翔?”肖时钦开口叫了一声,却感觉说话的瞬间,痛觉从嘴扩散到了全身各处,刺激得他的大脑发麻。


“小事情你醒了!”


孙翔睁大眼睛就要扑过来,这让肖时钦不得不相信叶修说的话。


“别”字还没说出口,这只猫已经扑上来了。


“嘶——”肖时钦抽了一口气,面部狰狞得快要比得上阎王爷了。“……痛。”


孙翔一下子从肖时钦身上弹了起来,心一横两眼一闭嘴里大喊一句:“我错了!”


孙翔心高气傲,性格有点别扭,就算自己做错了事情也不会这样直接地承认,除非……错的事情比较离谱而且导致后果比较严重。


肖时钦看着孙翔站着军姿脸朝天花板一副“要杀要剐随你”的样子,只得无奈地笑,“我没怪你。”


孙翔立马低下头来,眼睛闪亮亮的,“真的?”


“嗯,真的。”


“我把你伤成这个样子你不怪我?”孙翔有点不相信。


“不怪你。”肖时钦重复了一遍,“不是你的错。”


又说了这样的话,肖时钦不禁有一种穿越感。


不久前,挑战赛,到底还是失利了。


败在了曾经的荣耀第一人手下。


孙翔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谁也不见。肖时钦去敲门,却听到声音挨着门传来,小事情,你说,我真的那么弱吗?声音很微弱,但听得出来,掺杂了一丝绝望。肖时钦把手掌贴在门上,中间的一层隔阂似乎消失不见了,两个人就这么面对面的十指相触,肖时钦以异常坚定的语气告诉他,不,你很强。


沉默了一会儿,门里传来闷闷的声音,输了。肖时钦淡淡地笑,不是你的错。


战术,是由自己布置的。孙翔的实力很强悍,嘉世的实力很强悍,自己却没办法将这种强悍的实力发挥出来,如果是那个人的话……


肖时钦苦笑,和那个人一同被称为四大战术大师,但自己和那个人的差距是那么得远。


“你最好了小事情!”孙翔喵又扑了上来。


房间里传出了一声惨叫。


 


“肖队刚刚想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吧?”不愧是江波涛,察言观色的能力不是盖的。


“孙翔……”杜明有点无语。


“还是这么……”叶修呵呵。


 


——于锋的场合,助手:叶修,孙哲平,喻文州


Choice:exchange


Options:①1 years ②2 years


Answer:①√


 


Round 1 于锋被击中,K.O.!


Round 2 于锋被击中,K.O.!


Round 3 于锋被击中,K.O.!


……


以上三回合是于锋和邹远的眼神交流结果。


唐昊根本都没出手,于锋已经败下阵来。


邹远转身要走。


“等等!”


邹远停住了,却没有转过身来。


“小远,转过来。”于锋淡淡地说。


邹远不动,唐昊却发话了:“有什么废话赶紧说,不说的话邹远你快回去!”


“你害怕了?”于锋看了唐昊一眼后,目光继续炯炯地盯着邹远的后背,一步一步地走过去。


“别过来。”邹远突然开口。


于锋却没有停下的意思,直到走到邹远的背后,才停下脚步。


“小远……”


邹远有点受不了,于锋用那种语调就在自己背后叫着他的名字,他想逃走,却动不了,脚步沉重得完全抬不起来。


不,或许是不想走。


想依赖这个人。


于锋已经瞥到邹远攥起的拳头了,不自主地颤抖着。有点倔强的背影让他心头一紧,一步跨过去从背后将他拥入怀中。抖得更厉害了。


“傻瓜,怎么这么逞强?”于锋抽出一只手捂住了邹远的眼睛。


邹远建立的防线终于在手指触及眼泪的那一瞬间崩溃了,坚硬的轮廓一下子塌了下来,倒在于锋怀里,“于锋我……”


“别说了。”于锋把邹远的身子掰过来,看到那张哭脸更加心疼了,将他的头埋在自己的肩窝里。


“我怕你受伤……”邹远的声音有点不清晰。


“打仗嘛,总是要受伤的。”于锋揉了揉邹远的头,“何况我是总司令,当然得肩负这样的职责。”


“但是两面夹击啊!唐昊他劝不住呼啸的好战分子!”邹远哭得更厉害了。


“没事了,叶修前辈不会找事了。”


“但我回去的话呼啸会打来的……”哭声渐小,迟疑了一下,邹远搂住了于锋的腰。


“只不过一个呼啸而已,怕什么。”


“我怕我没能力帮你,没有资格站在你身边。”哭声已经没有了,但邹远把头埋得更深了,“我比不上张佳乐前辈。”


于锋的心扑通一跳。


比不上张佳乐前辈,这一直是邹远的阴影。于锋一开始是不知道的,作为一个渴望做核心的人,一开始是不大明白为什么邹远很干脆的就把队长的位置让给了他。慢慢地,两人的关系走近后,于锋发现邹远内心有着深深的自卑感,这自卑感,来自于压力。


于锋慢慢松开了邹远,双手捧起邹远的脸,四目相对。


“谁说你没有资格的?”于锋的目光直射邹远的心里,似乎要将它看个通透,“小远你这么努力,努力让自己更优秀,只不过不适合做核心而已,说什么‘没有资格’这种傻话呢。”


邹远吸了吸鼻子,看着于锋的眼睛。


“只有你。”


“只有你有资格一直站在我的身边。”


陪我走完这条路。


 


“原来是乐乐的错吗。”孙哲平。


“张佳乐作了一手好死啊,我这墨镜似乎不用摘下来了。”叶修。


“看来于锋在百花过得不错。”喻文州。


 


——江波涛的场合,助手:杜明,叶修,喻文州


Choice:non-exchange(Auto)


Options:①3 years ②4 years


Answer:②√


 


“副队和队长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杜明茫然。


“心脏的潜力股。”叶修竖起大拇指。


“欢迎加入。”喻文州拍手。


 


 “小江?”周泽楷在江波涛的面前快速挥了挥手,撩动空气,好让江波涛知道他在做什么。


“怎么了小周?”江波涛刚刚进入游戏,并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


“伤……好了,放我……”周泽楷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慌张,身子动了动。


江波涛感受到自己怀里的骚动,这才发现自己抱着周泽楷,而且是用公主抱的方式,然后慌忙将周泽楷放下来,有点尴尬地干咳了两声。


然后大脑自动想象了自己抱着周泽楷时小周害羞的表情,顿时觉得心脏有点不好。


……为什么自己的设定是失明啊。


江波涛对游戏有点不满。


周泽楷发现今天江波涛总是失神——虽说江波涛的眼睛被黑布遮住了,就算没遮住,从一双失了明的眼睛中是看不出什么光彩来的,但周泽楷偏偏知道江波涛什么时候失神,这就和江波涛从只言片语中就能判断周泽楷的意思一样,默契无比。


周泽楷心情有点好。


两人并肩走着。


波涛声喧闹着,拥挤着拍打着岸边的礁石,海风迎面吹来,有点咸咸的,脚下很柔软,踩到上面发出沙沙沙的声音。


江波涛知道了自己是在海边,顿时有点纳闷,这场景转换怎么这么快,莫非跳了剧情?


小周的脚步……好像频率有变化?


“小周心情不错?”江波涛问。


周泽楷顿时停了下来,扭头看着江波涛,“嗯。”回答了一句后,周泽楷轻轻抬起脚步,走到江波涛身边,但不出意料地,江波涛还是感觉到了脚步声,因为他微微抬起了头。如果他的眼睛可以看到的话,恰好能看见周泽楷泛了一丝海光的瞳。


“?”江波涛没听到任何动静,有点疑惑,微微皱了眉头。


周泽楷弯了唇角,抿了抿嘴唇,低头飞快地在江波涛的脸上啄了一口。


然后跑开。


江波涛刚刚感受到脸上有一丝温热,下一秒就听到靴子踩着沙子的声音,频率更高,响度越来越小,便是知道周泽楷吻了自己后就立马跑远了。


江波涛将手捂在嘴边,有点想笑。


 


助手们架起了火把。


 


——杜明的场合,助手:江波涛,叶修,包子


Choice:non-exchange(Auto)


Options:①0 years ②1 years


Answer:①√(杜小明泪流满面地选择了①)


 


“加油。”江波涛作为队友当然表示支持。


“革命尚未成功,路漫漫啊杜明。”叶修怪腔怪调地说。


“老大我看好你!”包子已经把杜明定位为自己的手下了。


 


叶修NPC说,快把包子和唐柔领回来。


然后杜明就奔跑在路上了,神奇的是,自己明明不知道路,身体却不受自己控制地向一个方向跑着,越跑越快,而且自己丝毫感觉不到疲惫。


杜明不禁感慨,真好啊,飞快地跑着却完全不累的感觉。感受着耳边呼呼吹过的风声。


……随后便感受到了游戏的恶意。


因为他撞到了自己的女神。


不知道速度到底是多少迈,总之把女神撞倒在地上了。


Oh,no!!


杜明痛苦地捂着脸,听到包子说“没事吧”,才敢慢慢放下手。


包子伸出了手。


女神将手递给了包子。


包子握住了女神的手,把女神拉了起来。


女神一个不稳身体倒了。


倒在了包子怀里。


WTF的?!!(゜Д゜;≡;゜д゜)!!


 包荣兴你给我放开那只唐柔!!!


杜明后悔了,他应该珍惜女神摔倒的机会的(貌似不对?),这个机会还是自己创造的,不,是游戏给自己创造的,自己竟然没有把握住。杜小明在内心深处嘤嘤嘤哭了起来。


心情低落地看着眼前这对郎才女貌,别的男人扶着自家女神向前走,杜明抬起手咬起了自己的大拇指指尖,泪流满面。


 “什么,唐柔扭到脚了?”叶修听到后皱了皱眉,唐柔这么好强的姑娘一路被包子搀着过来,看样子扭得蛮严重的。都是难道一会儿要唐柔一瘸一拐的上台?


叶修摸了摸下巴,然后用手指着杜明。


“你,一会儿抱着唐柔上场。”


“公主抱,懂么?”叶修见杜明没反应,又解释了一下,“抱到座位上去。”


杜明目前完全是0 0的状态。


“不行的话我找包子换你了啊!”叶修不耐烦地说。


“可以可以可以!”杜明终于缓过神来,在心里握了一下拳,给自己加了个油,这次的机会一定要抓住!


抱女神的感觉,飘飘的,感觉有点想上瘾呢!


自己现在一定很帅吧??杜明窃喜。


叶修叼着烟一副奇怪的表情,“杜明今儿傻了吧,脚步这么僵硬,脸上一点儿笑都没有,喂喂,眼睛看着唐柔啊,傻愣愣地看前方干嘛呢!”狠狠地吸了一口烟,得出结论,“真该让包子你去。”


“嘿嘿,老大要是让我去的话我保证出色完成任务!”说着敬了个礼。


杜明将女神放下的时候有点舍不得呢,然后自己马上就僵硬了——话说他原本不是要和女神同台演出的吗?小提琴……


杜明猛地转头,发现小提琴在包子手里,叶修探了个头向他招手。


杜明僵硬地走向后台,包子上台。


演出效果很好,观众表示无论是眼睛还是耳朵都得到了一次难得的享受。


不过舞台后台的墙上不知什么原因出现好多刮痕,看起来像是指甲盖划的,看着就知道划的人指甲很痛。


 


“……”江波涛难得的被周泽楷附体了。


 


——莫凡的场合,助手:叶修,包子,肖时钦


Choice:exchange


Options:①0 years ②1 years


Answer:①×


 


莫凡有点茫然,明明和那个人正式在一起的时间不到一年,但系统给出的答案是一年。


叶修也有点无法理解,莫非这丫头早就喜欢上了莫凡?还是莫凡早就喜欢上了苏沐橙?


算了这种事情在游戏里不重要。


俩人并排坐在沙发上,一个这头,一个那头,盯着面前黑漆漆的电视机。


换进来之后就这么坐着?剧情发展要怎么办?NPC其实很有用的啊??莫凡为什么选择换了呢?


叶修头有点疼,完全不明白莫凡为什么要把他换进来。


堂堂的战术大师,这个时候想召唤苏沐橙。 


叶修无聊地将右腿翘在了左腿上,过了一会儿把左腿放下来,把右腿给翘上去,然后再换……


期间瞥了一眼莫凡,不知道的人得以为这是一塑雕像。


 闲得发慌的叶修摸了遥控器开了电视。


一打开电视——剧情被触发了。


“苏小姐,请问这件事情是真的吗?”


“广大粉丝都希望得到你的回应,来说一下这件事情好吗?”


“那位神秘男子到底是不是你的男友?”


苏沐橙在被记者团团围住的状况下仍然在微笑,“你们想知道?”


记者们全部安静了下来。


“想知道我就有义务说出来吗?”苏沐橙眨了眨眼睛,笑眯眯地对镜头打了个招呼。


记者们哄得一下议论了起来,有抱怨的声音,有激将的声音,有失望的声音。


“他是我男朋友哦。”


静——


又是一次大爆发,乱七八糟的问题提问混成了一团,场面变得有点失控。


“哈哈,骗你们的啦,他是我哥哥。”苏沐橙做了个鬼脸,在保镖的掩护下迅速钻进了车里。


……敢情这神秘男子是自己啊?叶修无语。


扭头一看,莫凡四周仿佛散发着奇怪的黑烟。


一定是我抽烟的方式不对……叶修默默地将烟掐灭,重新点燃了一根。


莫凡躺在床上愣愣地望着天花板。


有个烦恼。


她,和,他,关系很好。


很烦。


莫凡出了房间,走到了另一个房间门口,屋里开着灯。


门突然开了,苏沐橙愣了一下,“小莫?”


莫凡有点不知所措,导致的结果是他不仅面瘫了,嘴哑了,而且身子也僵了。


“怎么了?这么晚了还不睡?”苏沐橙歪了歪头问,“一个人睡不着?”


莫凡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跟我一起睡吧!”苏沐橙爽朗地说。


莫凡直接石化了。


 


“这完全是沐橙攻略莫凡啊……”肖时钦评价。


“嗯嗯?攻略?老大在打什么游戏?”包子问。


 


------------------------------------------------


剩余的五对待我有空补。。。


到这里已经有一万字了。。。


 


顺便带上自己今天的幸运e经历让大家乐一乐。。。_(:3/L)_。。。


 


写完韩文清的场合,我跑到群里说这次我虐了韩张,估计还得虐一虐别的西皮,聊了一会儿后饿了,想去吃饭。


食堂这个时候已经没饭了,所以我想去宿舍楼旁边的小餐馆吃饭,突然想起来现金没了,还得去取,算了我去超市买东西。


走到超市门口一掏兜——突然想起来今早儿换衣服了一卡通在换掉的衣服里,回宿舍拿一卡通。


我马上就要进宿舍楼了说时迟那时快,我前面的那位同学把门带上了。。。大姐。。。我没带一卡通让我怎么进门。。。然后等另一个同学过来,我跟着进了宿舍楼。


回到宿舍,想发个消息抱怨一下结果一点鼠标电脑卡了。。。WTF的。。。卡了五分钟我重启了它,然后它竟然敢黑屏。。。然后又重启了。。。它还黑屏,然后又重启了它黑屏了一分钟开了(尼玛我平常开机只用十秒钟不到啊(/"≡ _ ≡)/~┴┴ !!!)搞毛呢搞毛呢!!!


我在群里抱怨了一下拿了一卡通出去买东西。


在超市里,刷卡时心想我卡里要是没钱了那真是神作了,不过哈哈哈还好有钱。


然后回宿舍楼里,直达六楼的电梯没来,直达七楼的电梯到了,我就坐了直达七楼的电梯,心想电梯要是故障了就神作了,哈哈哈还好没故障。


从楼梯下去,边思考边走,走到宿舍门口,哎开着门呢正好不用掏钥匙了,推门推了一半一抬头这不是我宿舍的床帏啊!!然后一看门口贴着5××。。。尼玛我走到了五楼。。。门都推了一半了。。。我默默地将门关上。。。然后遁到了六楼。。。


-------------------------------------------------------------------------


 乐乐你对于这次大孙没有那什么到底有多么的不满。。。


 


看在我今天这么惨还更了一万多字的份上。。。看官们给点个红心和赞呗。。。_(:3/L)_。。。这货累感不爱。。。


看到你们的红心和赞我就能更下去了。。。


但使龙城飞将在,no do no die why I try.


送给挖了这么大的一个坑的自己。。。

评论
热度 ( 50 )
  1. 耶耶耶耶耶韵梦落瑕 转载了此文字
  2. 春秋扇韵梦落瑕 转载了此文字
    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