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虑不周的评论请直接删掉就好

© 春秋扇
Powered by LOFTER

相亲事故[08]

清青倾卿:

[About:喻黄-双花-林方]-[同性恋被普遍接受承认尊重的架空世界观切勿当真]-[傻白甜缓慢进展]-[From:清青倾卿]


[这章喻队/孙壕未上线 继续傻逗蠢 姑娘们还记得这文么]


[Chapter 07]




Chapter 08


“张佳乐先生,我最后一次严肃认真地告诉你,触发幸运E模式就算你买了最高额度的保险也没用!我们这儿的保险担保项目只包括在相亲过程中受到的身体伤害以及相亲对象是个人渣两种!所以就算你继续躺在地上给哥擦地板哥也没法帮你买个新手机,懂?”


“呸!你一张嘲讽脸哪来的认真严肃?还有你说谁幸运E呢?你眼睛怎么长的谁躺在地上了?我手机在相亲过程中丢失,给我的心灵造成了严重的伤害,简直就好比心脏上扎满了玫瑰刺!凭什么不算担保项目?亏你们的保险还卖那么贵,这么心脏会倒闭的!”


“乐乐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想想看,除了我们兴欣现在哪家婚介所收你啊?你怎么就能诅咒我大兴欣倒闭呢?给哥说老实话,是不是这次看对眼了所以就打算对我们大兴欣始乱终弃啊?你这是要分分钟一枪打死挖井人的节奏啊,你怎么不担心报应?”


“连你都不担心报应我还用担心?别想给我扯开话题,你今天不想办法给我个手机我就不走了。”


“啧,不就是个手机吗?给你给你,接好啊!”


“咚——”,林敬言在陈果推开办公室门后,见到的就是一个黑色长方体在空中划过优美弧线砸中张佳乐脑门的场景。


“真不好意思,让您看笑话了。”陈果带着抱歉的笑容,示意林敬言在门口等等,接着赶忙跑过去问受害者需不要需要去医院。叶修作为加害者获老板白眼无数。


“老板,你看清楚是谁再问也不迟。看看,张佳乐,哪次来不受点小伤?他没习惯我们也该替他习惯了。甭管了,死不了!”


“这怎么能一样……”张佳乐气若游丝,施施然抓着陈果衣摆,充分利用自己那张忧郁脸装可怜,“以前我自己背我认了,这次是他砸我……”


影帝·乐再一次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只见陈果母性爆发,狂暴点满,斜睨着叶修道:“我想了想,你办公室里的电脑配置还是不要升级了。”


“老板别啊,”叶修眯着眼看张佳乐一秒变脸满目张狂,心想,跟哥玩战术,呵,“我这电脑可连着我们兴欣的总系统呢,要是配置太差玩荣耀死机误了事可别怪我。”


不然怎么说“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呢?陈果在叶修坦然的目光中败下阵来,看了看仍在发愣的张佳乐,犹豫再三还是再问一遍:“不然,我们还是去一趟医院吧。”


“为、什、么、”张佳乐目光呆滞地揪着陈果衣摆,“为什么他可以公然在上班时候玩荣耀还这么嚣张?”


陈果无语望天,林敬言心中点蜡,叶修……登入了荣耀。张佳乐低头,张佳乐捡起了脚边的砖块手机,张佳乐跃起直扑叶修,张佳乐高喊:“手机我也不要了,今天我就要为民除害!”


“咚——”英雄死在路上。张佳乐趴在地上看着绊倒自己的桌角,无语凝噎。


“哟,这不是把这小泼皮征服了的林敬言大大吗?!”叶修余光一扫,“怎么,来感激哥给你安排的好姻缘?都这么熟了还跟我客气什么,包点红包不就可以了!你知道的,我从来都深藏功与名。”叶修虚胖的脸在屏幕光下显得有些狰狞。林敬言不由得打了个冷颤,他只知道,又有一场恶仗要打了。


“林敬言”三个字仿佛给张佳乐上了发条,他忍着痛爬起来,两步冲到林敬言面前,想了想又退一步,说:“林…林先生,你,你那天走的时候看到我的手机了吗?”


叶修“噗嗤”一笑,林敬言被打断第一次。


“呵,老林,张佳乐亲切唤你‘林林’这事儿,你家心肝宝贝小锐锐知道吗?”


恰逢方锐出门遛弯儿,听此狂放不羁的笑声探头进来,林敬言被打断第二次。


“卧槽,老叶,大夏天你给这儿纳凉呢?说什么话怪寒碜的!”


连续等不到手机去向的张佳乐没在沉默中灭亡,而在沉默中爆发,林敬言被打断第三次。


“你们有没有一点礼貌?有没有一点素质?亏你们还是搞服务行业的,信不信我出门就去消协投诉你们!我不就是想跟人林敬言讲句话吗?你们就不能闭嘴歇会!”


陈果干笑退场,叶修嘲讽全开,方锐凶猛护食,只听闻:


“沐沐找我,我先走了,你们慢聊慢聊哈……”


“咋不叫‘林林’了呢?难道说连你都看出正主来了?智商见长,高兴不?”


“张佳乐你要讲啥你要干嘛,放开那只老林别动手动脚的有什么话冲我来!”


场上局势风云突变!转眼间,叶修还在电脑前“嗒嗒嗒”,方锐却已插到开不了口·林与风中凌乱·乐中,三人成老鹰捉小鸡状站立。


高手对决,从来只需要几秒!张佳乐在这几秒间同时受到[叶修的精神折磨]和[方锐的眼神戳伤]两个持续掉血技终究惨败收场,似心如死水若看破红尘,喃喃道:“罢了罢了,不过是刚买一个月的手机掉了,又不是没经历过,罢了罢了……”


他边说着,边扶额扶膝往门边挪动。林敬言于心不忍,清清喉咙,在张佳乐路过时搭了把手,装作不经意地问:“你的手机是不是粉色外壳,还挂着一个荣耀里弹药专家的周边手机坠?”


闻言,张佳乐眼中“噌噌”亮起两株小火苗。他迫不及待地答道:“是啊!是啊!那就是照我自己的角色[浅花迷人]订做的!”


林敬言温柔一笑,正如遇见小红帽的大灰狼,说:“那天我找不到失主,就交给酒店的人了。”


“这……”张佳乐犹豫了,再回那酒店怕又遇上孙哲平,可不回的话又着实不甘心。


方锐眼珠子一转,就明白了林敬言的用意,想了会儿说:“听说他们那失物只保存三天,三天后就不管了。”


“那…那怎么办?”张佳乐一脸苦相看着一唱一和配合默契的林敬言和方锐,后两人一个望天一个看地,就差没手牵手一同去郊游,赤裸裸地不闻不顾不管方针。


“乐乐你这是害怕了?哭了没?怕了让林敬言陪你去拿呗!”在一旁看戏的叶修不经意刷了刷存在,瞪着双5.0的眼睛笑看林敬言无奈皱眉方锐咬牙切齿,心道,荣耀果然再玩十年都不腻!


还没等张佳乐顺水推舟,方锐就断了他后路。他拉着林敬言胳膊,目露凶光,说:“今个儿不行!我和他情同手足却两年没见,他答应今天要请我吃饭!明天更不行!他今天请了我所以我明天要请回来!总而言之,这几天都没空,要去自己去!”


张佳乐像泄气的皮球,瘪了。他看了又看,林敬言也没再说话,只好一步三回头念念不舍地走了。


待他走后,叶修趁方锐还没转火于他,立刻转火林敬言:“诶,老林啊,你今天来找我什么事?”


“小事,小事。”林敬言瞟了眼方锐,“这不今天还要请他吃饭吗,下次来说吧。”


叶修心领神会,又埋头于荣耀女神的怀抱,朝他们扬扬下巴,说:“行吧行吧,不打扰你们互诉衷肠。”


方锐对着叶修竖一记中指,跟着林敬言走了出去。半晌,叶修才猛拍脑袋,懊恼道:“我刚才不就是让方锐带薪休假去了吗?哎,这买卖亏了亏了!”


还没等他多品尝品尝这老马失蹄的滋味,自个儿的办公室门又被撞开。他脑中响起如此警报:警告!警告!一大波文字气泡来袭!


“叶修出来出来出来!别躲了你那几个藏身的地方都被我知道了!你说你除了衣柜阳台电脑桌下面窗帘里面还有没有点创意?!有什么好躲的我又不会吃了你,出来出来出来!”


“咳咳,没躲,在呢。”


“快快快快,把那谁的资料给我!这么好的人你不早给我介绍偏藏着掖着有意思吗?你不是说你给每个在你那登记在册的人都写了一份详细的攻略吗?都给我都给我,急急急急急急急!”


“新来的好吗,一来就送去给你翻牌子了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喏,拿去,攻略另付费。”


“没问题,只要有用要多少给你多少。”


黄少天难得简洁一次,拿了文件夹准备细细攻读。深呼吸三次,他如对待男神般小心翼翼地翻开文件夹,得见:


《狂暴孙的攻略指南——只要你够蠢,土豪快准狠!》又名:《我有特别的钓壕技巧》


“妈蛋妈蛋!这什么玩意儿!狂暴孙谁啊没听说过,叶修你能哪天不坑一次成吗?关系到我终身幸福你就不能认真点给我看看你还是有职业操守的让我开开眼界成吗成吗成吗?”


“你不是要的孙哲平?我那天是给你安排的他啊,你去见哪个野男人了?”


“你才野男人,你全公司野男人!我要找的是喻!文!州!听听这名字,都有一种扑面而来的男神范儿!有就拿来没有就滚!”


“别怪哥没提醒你啊,这可是个洪水猛兽。”


“滚滚滚滚滚!”黄少天利落地接过新找出的文件夹,视叶修难得真诚的目光为不见,“攻略也是全的吧?都在这儿了吧?说吧多少钱我一次付你就此垄断从今天开始不准给我男神介绍人了听见没?不然我直接拆了你办公室!”


“行行行,看你这熊孩子死了心被卖了还要帮忙数钱的样子,我就大发慈悲的给你打个折好了。所谓人在做天在看,你看你报应来了吧?”


黄少天翻个白眼,难得懒得继续和叶修贫,拿了叶修开的票就抬腿往缴费处走,边走还边听到叶修欠扁的声音徐徐传来:“保重啊——壮士——”


啧,肯定是嫉妒,黄少天心想,捧着名为《心脏喻的攻略指南——既然你已生无可恋那我祝你一路平安》的文件夹渐行渐远。




—TBC—


由于相亲的那个下午已经过去,以后三对同时上线的几率较小,让我们一对对慢慢来~


开学这么久作者这个逗比终于要开始认真学习了,所以日后更新可能没有之前那么频繁,但是不会弃坑 不会 不会!请不要忘记这篇蠢文(躺

评论
热度 ( 29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