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虑不周的评论请直接删掉就好

© 春秋扇
Powered by LOFTER

【全员】Kill Your Darlings(一)

韵梦落瑕:

哟,大家还记得大明湖畔作死的十四个坑吗( ̄▽ ̄)ノ ?


 


Kill Your Darlings(序)已经补完,最早看的几位GN可能没有看完整,我放个链接↓


http://ream59.lofter.com/post/2dba57_eb82df


 


今天一怒之下把(一)给摸出来了_(:3/L)_。。。


这一更真不是闹着玩的Orz。。。一下子一万多字。。。


 于是从这里开始正文啦,这货本来就是想记个脑洞而已,结果有人求后续,我就不大好意思坑掉了Orz。。。


 


这篇文又名《叶修教练!我想谈恋爱!》【。


 


有人问为什么一开始说绝对不会选叶修做助手结果每个人都选了叶修,有GN猜测作者有意玩弄叶修,我来回答你这个问题!!


作者当然不是有意玩弄叶修啦╮(╯▽╰)╭ ,看我真诚的眼睛(☆w☆)(被pia飞 


当然是因为叶修是战(tu)术(cao)大师所以选了叶修OvO(踹


哈哈不用这么认真啦,认真你就输了,就当是系统自带怎么样(☆w☆) ?


 


-------------------------------------------------------------------------


 


重归黑暗。


 


“Time stop.”


“Now give your answer to question one.“


 


“乐乐。”


“新杰。”


“方锐。”


“阿策。”


“孙翔。”


“小远。”


“小周。”


“唐柔。”


“……沐橙。”


“少天。”


“卢瀚文。”


“一帆。”


“当然是我小弟喽!”


 


然后停了。


 


“喂喂,叶修你到底行不行啊?”孙哲平有点不耐烦了。


“谁做了叶修的助手?”韩文清问道。


“看不出来啊。”肖时钦无奈地说道。


“我看到了个黑影!”包子积极地回答,“好像《名侦探柯南》里的凶手!!”


“诶?”江波涛也是做了不少人的助手,却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是这样的,叶修前辈一出来就撞上了人家洗澡的场景。”喻文州解释道。


“哦——”一群恍然大悟的声音。


“不愧是叶修前辈啊,进了游戏也是那么……呵呵。”李轩吐槽。


 


“喂喂喂,你们别落井下石了行不行?”叶修终于开口讲话了,“搞不好我回答错的话大家都回不去了呢。”


 


“说的没错!!”还没等大家反驳叶修,男人的声音从上空传来了。


随后一个响指,黑暗便被照亮。


“只要有一个人不通关的话你们都没办法回去哦。”


“Including your darlings.”


 


男人悠闲地扫了十四位一眼,欢快地拍了拍手,“大家的表情不错呢,不错不错。”


 


“这货是S吧。”刘小别狠狠地瞪了上空一眼。


“管他S不S,目前最重要的是——眼前这位荣耀教科书完全没有自觉。”林敬言的眼镜闪过一丝寒光,随后笑得十分温和,“如果没办法把方锐带回来的话该怎么办呢?”


“林前辈别这么严肃啦,叶修前辈一定能回答出来的。”江波涛和林敬言说过话后转头看向叶修,笑容满面,“是吧前辈?”


 


叶修觉得他平时的恶行如今终于受到了现世报。


但本人表示他是不会改的。


 


“不就是说个人的名字嘛,有什么难的。”叶修吐了个烟圈,“小蓝。”


 


“老大小兰不会是凶手的,你搞错了吧?”包子睁大眼睛惊叫,“她可是女主!”


“……”全员无语。


 


“Congratulations!!”男人似乎想要将全员的耳朵震掉,“不愧是荣耀教科书,关于游戏的事情记忆了得啊!”


“但你本人似乎并不明白为什么会是这个人呢。”男人坏笑,“所以……作为惩罚,将随机选择一部分人承担伤害。”


 


“坑爹啊!”于锋首先反抗,“为什么叶修回答得不好就让我们替他接受惩罚?”


“呵呵。”男人棒读,清了清嗓音,学着叶修的说话方式,“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


死一般的沉寂。


 


……尼玛这不是荣耀吧??!!


“我擦。”杜明挠了挠头,无比心烦,“千万别让我碰上啊!我本来就还没追到女神呢!”


“前辈加油吧。”这个时候还这么好心的人只有小天使高英杰了。


 


“……废物。”莫凡口中吐出的俩字真是让叶修亚历山大。


“没看出来莫凡这么犀利啊。”有人感叹道。


“不愧是叶修培养出来的。”


“真相了。”


“我老大就是这么牛!!”包子补刀。


 


“Now welcome to Level 1:Now you have two choices, please choose one to take the next step.“


 


Loading……


 


“Question 2:Where did you meet him/her at the first time?”


 


——孙哲平的场合,助手:韩文清,林敬言,叶修


 


[1:去见皇上。2:去找宰相林敬言帮忙。]


 


“我觉得应该去找老林帮忙。”叶修说道,“总觉得1是个坑啊。”


“绝不退缩。”韩文清一如既往地向前。


“意外地和叶修的建议相同。”林敬言淡淡地说,“至少从问题中看来,我是能帮上忙的,没有坏处。”


 


孙哲平选了1。


叶修说得没错,1确实是个坑,只不过坑的是叶修自己,而不是孙哲平。


……因为皇上是叶修。


叶修看到老孙的眼中生出腾腾杀气,那气势简直能直接把自己给吃了。


“爱卿有何事相报?”皇上叶修怀拥张佳乐一副人生赢家的样子,慵懒地说着,“朕正高兴着呢。”(虽说是游戏,这语气模仿得蛮像啊。——林敬言)


“喂,放开乐乐,他是我的人。”孙哲平拔剑。


(喂喂老孙你太轻率了,旁边有护卫啊!——叶修温馨提示)


然后只见孙哲平一个箭步迈到了叶修面前,准确地将剑刺入了叶修的胸口处。


然后叶修就死了。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game over.


——开玩笑。


(……这皇宫是怎么回事……?——叶修无语望苍天)


场面随后变得极其混乱,一窝子士兵蜂拥而上,孙哲平穷于应付,不少地方挂了彩。


“快住手!”


张佳乐大声喊着,却没有人理睬他。


“大孙,孙哲平!!”张佳乐叫着他的名字,几乎破音。


孙哲平像游戏中的狂剑士那样挥舞着剑,不断地砍着扑来的人,鲜血飞溅,染红了视线。


就算孙哲平本事再大,他也敌不过大堂之上千百护卫,没过多久便被拿下,被扭送到张佳乐面前。


他听见张佳乐以极其绝望的语气问他:“你为什么要杀了叶修?”


 


——韩文清的场合,助手:林敬言,叶修,喻文州


 


[1:自己一个人去开会,让张新杰等自己。2:带着张新杰去开会。]


 


“2。”叶修。


“2。”喻文州。


“2。”林敬言。


 


没有什么疑问,韩文清选了2。


场景切到了摆设简洁的会议室中。


“韩文清,请你解释一下,这样将一个人保存起来却不做任何实验有何意义?”有人站在韩文清的对面,抓着桌子边缘质疑道,“这无疑是对资源的极大浪费!”随后他微微转身面对会议桌的另一边,“室长,我请求撤销对张新杰的保护。”


韩文清沿着那个人的视线去看室长。


(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林敬言)


(哎呀我还以为又是我。——叶修捂心口)


坐在那里的是孙翔。


只见他大手一挥,“想撤就撤了吧!”


韩文清的脸一下子黑了好几个等级,拍案而起,“不准撤!”


“哎呀,你身边都有这个小张新杰了,还对那个念念不忘么?”


(叶修前辈又是你哦^ ^。——喻文州)


(……——叶修望天)


韩文清向叶修发动了眼神攻击。


叶修的HP掉落1000。


“呵呵,开玩笑。”叶修十指一合架在下巴底下,“我批准韩文清对张新杰的保护。”


(卧槽这是要给叶修洗白了吗??——林敬言)


“你什么人?!”


刚刚提出方案的人怒视着叶修,却没见孙翔的脸都黑了。


 “哦——原来你不认识我。”叶修眯着眼睛打量着眼前的人,微微勾起嘴角,“The commander in chief of Project 'Reborn',Ye xiu. Nice to meet you.“


 


“哎哟这谁啊英文说得不错呀!”叶修。


“……^ ^……”喻文州。


 


——林敬言的场合,助手:李轩,叶修,江波涛


 


[1:处理好现场然后离开。2:直接离开。]


 


“要怎么处理现场?”李轩问道。


“这样的事情老林应该更上道,是吧,昔日的犯罪组合之一?”叶修调侃。


“系统会自动处理好现场的吧。”江波涛笑笑,无视了叶修的话。


 


喂喂你们完全没有给出建设性意见啊……


林敬言思索了一下选了1。


随后他被传送到小巷中。


“别让他跑了!刚刚还看见从这里拐过去了!”


脚步声,叫喊声,刀具碰撞声混杂成一片,在小巷里震荡着。


林敬言心下一惊,这难道是在追自己吗?


运用了一下经常在游戏中使用的听声辩位能力,林敬言选择了一条路径逃走。


跑的时候突然有人一个急转弯冲到了林敬言的面前,林敬言猛地停下才不至于和对方撞到一起,看清了对方的脸后惊奇地叫道:“方锐?!”


“哎呀林敬言大大!!”方锐也特别惊奇地看着他。


俩人就这么对视着。


林敬言在猜测自己现在和方锐是什么关系,听他的语气好像蛮熟的?


方锐不知道在想什么,就那么直勾勾地盯着林敬言。


(喂喂你俩搞什么?深情对望啊?——叶修)


“叶修你大爷!!”


方锐突然一嗓子喊道,吓得叶修还以为他听到了自己说的话,定睛一看,得,游戏中自己又变成大反派了,这不正从一边悠悠地走过来吗?神情还真是逼真呀。


方锐拉了林敬言便从另一边跑路,迎面又过来一个人。


唐昊。


(也是坏人吗?——李轩)


唐昊抬起眼瞥了叶修一眼。


唐昊走到了林敬言的面前。


林敬言突然感觉到肚子传来的剧痛,本能地捂住了疼痛的地方,摸到了粘稠的液体。


唐昊手拿短刀刺入了林敬言的腹中,以俯视的角度睥睨林敬言,“你太让我失望了,爸爸。”


 


——李轩的场合,助手:江波涛,叶修,喻文州


 


[1:两人一同前去。2:和叶修一起前去。]


 


“我只说一句,从前面看来游戏中出现的叶修既有可能是助攻也有可能是猪队友。”叶修望天。


“在这里应该相信一下前辈?”江波涛。


“感觉这里应该是助攻。”喻文州。


 


李轩叹一口气,选了2。


事实上他是不大愿意选2的,两人这不是约会的节奏吗?叶修非要来做电灯泡。


(喂喂李轩我看出来你对我不满了。——叶修)


不过考虑到“门”上的内容,带着一位战(xin)术(zang)大师还是有好处的吧。


 混乱之雨在天空中撒着,李轩抱着吴羽策靠在山洞里,叶修全身湿透靠在对面,发梢上还滴着雨水,叹了一口气,“我说啊,这个鬼天气到这来做什么?”


 “哥哥说今天会带我来这里的。”吴羽策从李轩怀里探出毛茸茸的脑袋,因为被李轩护着身上基本上没有被打湿。


“哎我说吴羽策你怎么这么固执呢?”叶修脱下外套,把雨水拧出来,“不过可以猜到你的心思,传说每月的这个时候都会有幽灵出没吧?”


“嗯。”吴羽策点点头,笑得很开心,“阿轩哥哥最好了,说的事情都会做到!”


李轩大大捂心口,这不是吴羽策吧?这绝对不是阿策!怎么能这么可爱……


(前辈没救了。——江波涛)


(嗯^ ^。——喻文州)


“一会儿要做好准备哦。”叶修说着,竖起食指,“绝对不能和他对视!”


“嗯?”吴羽策睁大眼睛,“杜美莎?”


“不是啦!”叶修噗地一声笑出来了,拼命地摇手,然后装作严肃的样子说:“吴羽策,你见了这个幽灵一定不要对幽灵有误解,并不是所有幽灵的眼睛都是那个样子的,这个幽灵是个特例。”


吴羽策正经地点了点头,叶修夸了一声“乖”摸了摸他的头。


李轩大大已经隐隐约约地猜出来这个特例的幽灵是谁了……


 


——肖时钦的场合,助手:叶修,江波涛,杜明


 


[1:和叶修对话。2:无视叶修。]


 


“呵,哥不方便发表意见呢。”叶修。


“无视!”杜明。


“应该说说话吧?”江波涛。


 


肖时钦选了1。


只听身边一声大吼:“叶修你来做什么!”


敢情这个对话不是自己和叶修进行啊。肖时钦倒在孙翔怀里,有气无力。


“目测你这熊孩子会闯祸所以过来了。”叶修淡淡地回答。


“你说谁是熊孩子!(#‵′) 凸 ”孙翔这次是真真正正的炸毛了,尾巴都翘得直挺挺的,惹得肖时钦想笑却不断地感受到嘴上的疼痛。


“不是熊孩子怎么会让肖时钦伤成这样。”叶修走过来蹲下。


“我……!”孙翔想反驳,低头看了一眼肖时钦愣是说不出一句话。


“你违反师父命令擅自下山,才招来了这些人。”叶修边说边在肖时钦的身上点穴,“我警告过你好几次,你现在无法驾驭你的力量,容易招敌,最好不要呆在别人身边。”


“可是!!”孙翔握紧了拳头,说完前面两个字气场突然弱了下来,小声地嘟囔,“我想跟他在一起啊。”


(……我刚刚好像幻听了?——叶修)


(原来孙翔面对肖队的时候这么坦诚呀。——江波涛)


肖时钦用力抬起了手,摸了摸孙翔的头,小指碰到了孙翔的猫耳朵,毛绒绒的耳朵抖了几抖耷拉了下来。


“喂,喜欢一个人的话不应该优先考虑他的生命安全吗?”叶修压低了声音,一字一句之间竟藏着愤怒的情感,“你太任性了。”


“谁……谁喜欢他了!!”孙翔的脸憋得通红,大声反驳。


……大哥你关注点又错了吧?


饶是叶修也变得无语了,默默地为肖时钦包扎完伤口,站起来大力扫了一下孙翔的头,“小子把他带到哥那里静养吧,再敢闯祸我就亲自解决了你。”


 


“目测在这里孙翔还是没办法打败叶神。”杜明遗憾地说。


 


——于锋的场合,助手:叶修,孙哲平,喻文州


 


[1:奔赴战场。2:奔赴沙场。]


 


“你TM逗我呢?”孙哲平黑了脸。


“战场和沙场有区别吗?“叶修。


“似乎是有使用年代的区别。”喻文州解释说,”古代一般用沙场,现代一般用战场。”


 


于锋感叹了一下不愧是喻队,然后选了1。


黑白的办公室,一个人慌慌张张地跑进来,单膝下跪,“报告于队!敌军已压至第三道防线!”


于锋握住自己腰间的重剑,扫了一眼眼前的战略地图,第三防线已经是最后一道防线了,敌军马上就要直捣大本营。


“我亲自出战!”


战斗是在大瀑布旁进行的,景色颇美,桃花正开在河的两岸,有的染上了血红色。


于锋骑着形似白马的坐骑,飞驰而来。


两大阵营打斗十分混乱,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句“于队来了”,接着便是如潮的欢呼声,士气大振,于锋自己也冲入了战场之中,势不可当。


突然大地剧烈地晃动起来,只见一条巨龙撕开地面从瀑布中蹿出,水花四溅,直冲云霄,一声长嘶,震慑了在场的所有人。


“哟,于锋。”上空传来声音,“好久不见。”


于锋抬头,龙头之上,一叶之秋手持却邪站在风中,黑色长发飘扬着,甚是威风。


作者你这差别待遇也太大了吧= =?!


于锋无语地看着这条龙,水平完全不在一个级别啊。


(呵呵,哥就是这么屌。——叶修)


“呵呵。”两个叶修的声音意外地撞到了一起,“于锋,不如咱俩单挑一场,早点把这场无聊的战争结束掉,”叶修的嘴里不知从哪里叼出了一根草,“哥还等着胜利了回家娶媳妇呢!”


(这个叶神比前辈的情商高呢^ ^。——喻文州)


于锋握着重剑的手紧了紧,“好巧,我也是。”


“哟——”叶修耍了一下却邪后将之扛在肩上,以极其欠揍的语气说着,“我记得邹远好像跟着呼啸的小糖糕跑了吧?”


啥?!


 


——江波涛的场合,助手:杜明,叶修,喻文州


 


[1:留下来。2:逃走。]


 


“目测不管咱们说什么小江都会选1呢。”叶修。


“是呢。”喻文州。


“双手赞同。”杜明。


 


江波涛选了1。


想起“门”上的内容,江波涛直觉认为自己应该是有打枪的本事的。


不出所料,江波涛从自己的腰间摸到了左轮手枪。


江波涛的视线内,在黑暗之中出现了宛如魔法阵的绿色荧光圆圈,和一个红色的点。


试着动了动手臂,红色的点也随着晃动。


此时枪声已经响起。


“周泽楷!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有人大声喊着,“为了一个这样的人毁坏掉你的声誉值得吗?!”


周泽楷咬了咬嘴唇,用对方足以听到的音量坚定地说:“值得。”


(叶修,喻文州,杜明掏出了墨镜。)


江波涛默默地笑了,将红点对准绿色圆圈的中央,射击。


一声闷响。


“他竟然还能准确射击!!”声音变得杂乱了。


江波涛感觉到身边的枪声停顿了一下,大概也是在惊讶吧。


随后江波涛的身上一重,身子向后倒去。


周泽楷的呼吸近在耳边,同时有枪声响起。


子弹射中人体的声音。


“小周?!”


周泽楷闷闷地哼了一声,“……还好。”


但感觉怀中的人已经有下滑的倾向了,江波涛慌忙抱住周泽楷。


看来自己还是拖后腿了。


子弹擦肩而过,突如其来地疼痛刺激得江波涛差点丢掉了手枪。 


江波涛咬了咬牙,抱着周泽楷一边后退一边迅速地射击。


视野中突然不断地出现了许多圆圈,江波涛心下一惊,右胳膊被射中。


然后是腰。


随后是腿。


最后是心脏。


 


——杜明的场合,助手:江波涛,叶修,包子


 


[1:自己开始练习小提琴。2:让老师演奏一遍小提琴。]


 


“果断2。”江波涛。


“嗯,2,看看包子怎么演奏。”叶修。


“哎呀你们都这么想看我英勇的身姿呀!”包子蛮不好意思的。


 


↑↑喂喂上面那位你用错了词汇吧!!


杜明一边吐槽一边选了2。


悠扬地琴声响起。


杜明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这个深不可测的男人,长刘海遮住了一半脸,露出的另一半脸上,漂亮的眉峰,低垂的眼帘,微颤的睫毛,形状恰到好处的鼻子,勾起的唇角,闪烁在耳垂上的钻石眨着眼睛,辫子柔顺地垂下。


卧槽这谁???!!!


杜明狠狠地摇了摇脑袋,又盯着眼前的人看了几秒,随后泪流满面,不得不说在长相方面自己输得很惨……以前没看出来这包荣兴这么有男神气场啊,快要直逼周队了……


(我突然明白了行为举止对气质非常的重要。——叶修领悟)


(是呢。——江波涛也吓了一跳)


(这人谁啊,一点都不像我!游戏做得太烂了吧?!——包子跳脚)


没错真的一点不像你。杜明第一次这么赞同包子的看法,在心里给包子点了个赞。


“怎么样服气了吧?”包子摆出了“天下我不第一谁第一”的得意表情。


杜明面无表情地无视包子,拿起了自己的小提琴,尝试着拉了一下。


……好难听。


“太难听了!”包子捂着耳朵惊叫,“亏我教你教了这么长时间!你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什么星座的?那么喜欢固步自封!”


大哥你又用错了词汇吧……杜明一副眼神死的样子看着前方,身子弓了起来。


“对了有件事忘了告诉你。”包子砸了一下拳头,开始教训杜明,“明天就要和你媳妇同台演出了,要好好争气啊!”


!!!杜明跟弹簧似的猛地弹起来。


尼玛明天就要同台演出了你今天才告诉我?!


 


“啧啧,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叶修。


“老大你在夸我吗?”包子的眼睛闪亮亮。


“……”叶修&江波涛。


 


——莫凡的场合,助手:叶修,包子,肖时钦


 


[1:伸出手。2:不动。]


 


“得不到有效信息啊。”叶修。


“伸出手伸出手!好有趣的样子!”包子。


“最好不动吧,不知道周围是什么。”肖时钦。


 


莫凡选择了2。


“主人快到我这里来呀!”声音继续响着,“快呀快呀快呀!”


(这人好烦啊,快赶得上狮子座了!——包子捂耳朵)


莫凡还是不动。


黑暗之中一个阴影越扩越大,似乎要把莫凡给吞噬掉。


“咦?”


阴影不见了。幽绿的光芒也不见了。


一缕月光照进了角落里,一个身影向着莫凡走来,她蹲在了莫凡的面前,笑着问:“你怎么在这里呀?”


莫凡不说话,事实上他也无话可说,他确实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里。


“你冷吗?”她接着问。


“……”莫凡轻微地抖了一下。


她笑了,向莫凡伸出了手:“跟我回去吧。”


 


“发展意外地不错啊。”叶修。


“不愧是沐橙。”肖时钦。


“好没意思。”包子。


 


——喻文州的场合,助手:叶修,肖时钦,江波涛


 


[1:从地下道逃走。2:从正门逃走。]


 


“一般来说从地下道逃走更稳妥吧。”肖时钦猜测。


“有时候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叶修说。


“总之利用正向思维或者反向思维都是有可能的呢。”江波涛总结。


 


“随便选一个吧。”喻文州选了1。


“文州文州疼不疼啊看起来好疼的样子流了好多血啊来我帮你处理一下吧还是处理一下比较稳妥万一你失血过多倒下了怎么办我可对这地下道的构造不熟悉啊。”走着走着黄少天停了下来,眼睛眨了眨,看着喻文州。


那明明就是饿极了的吸血鬼有的表情啊。喻文州嘴角一勾,淡定地说,“可是我也不知道这地下道的构造。”


(啧啧,心脏啊,顾左右而言他。——叶修)


(前辈你没有这么说的资格呢。——肖时钦)


(哈哈,四大战术大师嘛。——江波涛)


(小江真是说笑了,你和大眼的水平完全不在我们之下嘛。——叶修)


黄少天的喉结动了动,“文州文州你流了这么多血我好心疼的你感受到我的心痛了吗感受到了吗?只要我帮你的话伤口就不会再流血了哦真的真的我以前不是帮过你吗难道你不相信我?”


喻文州叹了一口气说:“我当然信你,少天。”


黄少天高兴了,立马勾上了喻文州的脖子。


喻文州还没来得及说等等,嘴唇便触碰到了一丝温热。


(目害。——叶修夸张状捂起了眼睛。)


打开的方式略不对??


喻文州皱了皱眉,吸血鬼不是要吸血吗?


“文州你在愣什么怎么不动了我不是说要帮你的吗快吸我的血啊!”黄少天说罢还不老实地对着喻文州的嘴唇啾了一下。


莫非自己才是吸血鬼??


喻文州觉得自己有点乱了,把黄少天的胳膊从自己脖子上放下来,“少天,我们从这里出去再说。”


光芒就在前方了,这时一个铁笼突然从天而降罩住了黄少天,喻文州被撞到了一边。


三个人逆着光走了过来,中间那位叼着烟酷帅狂霸拽地走到喻文州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随口说了一句“辛苦了”,然后指挥身后的人将笼子带走。


喻文州睁大眼睛看着叶修,回过神后视线才去追随黄少天。


黄少天以机会主义的冷酷姿态面对着他,手死命地抓着铁笼的栏杆,似乎要把指甲嵌进去,一字一顿地咬着牙喊道,“喻、文、州!!”


 


(叶修表示他已经不想吐槽几乎每个场景里都会有自己出现了。)


 


——刘小别的场合,助手:高英杰,喻文州,叶修


 


[1:进入卢瀚文的梦境。2:进入自己的梦境。]


 


“鬼竟然还有进别人梦里的本事?啧啧。”叶修。


“选1吧。”高英杰。


“1。”喻文州。


 


同样的教室,不同的是,刘小别站在讲台上,戴着银色边框的眼镜,拿着书本,说着什么。


卢瀚文坐在第二排,老师一眼能看到的中间,手里拿着水笔,托着下巴,微笑地看着讲台上的人儿。


阳光从窗户中溜进来,将刘小别照得闪闪发亮。


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叶修)


刘小别本来已沉浸于这个温馨的气氛之中,叶修一句吐槽将粉红泡泡全部戳炸了。


想要瞪叶修却不知道视线该往那里放,只好作罢。


场景切换到办公室。


“喂小鬼。”刘小别卷起书本打了一下卢瀚文的头,“上课又跑神了吧?想什么呢傻笑这么久?”


“想小别老师呢。”卢瀚文笑得天真烂漫。


“说了叫刘老师别叫小别老师!”刘小别训斥道。


“好的小别老师!”卢瀚文笑得没心没肺。


刘小别扶额,“熊孩子。”揉了揉眉心后,他靠到椅子后背上,双臂环在胸前,“我说你啊,最近成绩浮动太大了,这可不行。以后每天放学到我办公室来补课。”


“小别老师好严厉。”卢瀚文嘟嘴。


“不乐意让我给你补课?”刘小别眯了眼睛盯着眼前的孩子。


“十分乐意长官!”卢瀚文马上收敛了一副怨气的表情,元气十足地向刘小别敬了个礼。


接着就是各种场景回放——


卢瀚文勾着脖子去舔刘小别手中的冰淇淋。


刘小别拉着一身迷彩服的卢瀚文在车站中走着。


卢瀚文奔驰在跑道上,刘小别在终点拿着水等待着。


刘小别蹲着身子抬着头用手指抹去卢瀚文眼角的泪。


卢瀚文蹲在路中央,对着躺下来的刘小别大哭着——


“小别老师你别吓我!我以后乖乖地叫你刘老师你醒来好不好?”


在一旁观看梦境的刘小别苦笑,这孩子,认为改了称呼就能把死人变活吗?


 


“……”叶修难得的什么都没有说,其他人也都只有沉默。这场景太过真实,即便内心说着这是个游戏,也已足够虐心。


 


——高英杰的场合,助手:刘小别,叶修,包子


 


[1:去和乔一帆说话。2:去和父亲说话。]


 


“去找乔一帆吧,英杰。”刘小别。


“男子汉应该勇敢点!”包子。


“嗯,去吧。”叶修。


 


高英杰选了1。


乔一帆站在了他的面前。


“一帆,我……”想说什么却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没关系啦,英杰。”一帆捏了捏高英杰的手掌心,“不是说好了吗?就算是演戏也要敬业呀,你一直苦着脸多假。”


高英杰听后愣了,这场婚礼是在演戏??


“来,高兴点。”说着乔一帆便去扯高英杰的脸。


高英杰感受到了乔一帆手指的温度,开心地笑了,“一帆别闹。”


“一开始是你在闹吧。”乔一帆笑,“就算是假婚礼也不愿意摆出高兴的样子,英杰你太认真了。”


“就是因为是假婚礼所以不高兴啊。”高英杰小声嘟囔,视线从乔一帆的脸上移开,“如果是真的婚礼,新娘又是你的话,我当然会非常高兴。”


“英杰……”乔一帆也把头扭到了一边,声音像蚊子一样,“这种时候别说这么让人害羞的话啊……”


高英杰的两只手分别扣到了乔一帆的两只手上,“总有一天我会光明正大地娶你。”


安静。


非常安静。


但这两人之外的地方非常喧嚣。


“英杰。”一声熟悉的呼唤打断了两人间的沉默。


高英杰和乔一帆慌张地将手收起来,乔一帆向后退了一步,高英杰走上前问:“队长,有什么事吗?”


王杰希皱了皱眉,“队长?你怎么这么称呼你的父亲?”


 


“噗,果然是爸爸。”叶修笑,“哎呀这小粉红的氛围,哥都不好意思打扰了。”


“不知道有没有母亲。”刘小别。


“不应该叫哥吗?为什么要叫爸爸?”包子。


 


——包子的场合,助手:叶修,莫凡,肖时钦


 


[1:把海星煮了吃掉。2:把小弟煮了吃掉。]


 


“……”莫凡。


“……这都是些什么选项?”肖时钦。


“包子会选2……吧。”叶修。


 


没错包子选了2。


于是下一幅画面就是罗辑浮在锅里的场景,下面生着火。


(……——莫凡)


(……太不科学了,水里竟然能生火。——肖时钦)


(喂,肖时钦你脑子也坏了吗,重点不是这个吧?——叶修)


“小弟一定很好吃!”包子坐在锅前流口水。


“喂喂你到底是谁啊?!为什么要吃我!!”锅里的小东西扑腾着翅膀挣扎着,谁知这锅跟包子一比看起来不大,但跟罗辑一比就足够大了。


“因为小弟你好吃啊!”包子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我在平时就经常吃你的!!”


(喂喂包子你不要用那么无辜的表情这么自然地说出少儿不宜的话,这个吃和那个吃是不一样的啊!——此乃叶修大大的心理话,没有说出来,你懂得)


“平时?”小家伙急了,“我才刚刚认识你啊!哪有什么平时!!”


包子一听这话大惊失色,“什么?!小弟你不认识我?!”


(……完全没听进游戏之前的话呢。——肖时钦)


“小弟你为什么不认识我!”包子猛地站起来,果断从锅里把罗辑捞出来,两只大手捏住罗辑举到和自己视线相平的地方,直勾勾地盯住小家伙的大眼睛,“小弟你看好,你不认识我?”


大眼瞪小眼。


“不认识!”罗辑想挣脱,但这个人的力气太大了,捏得自己生疼生疼的。


“你真的不认识我?”包子说着又凑近了一点,手上的力气又加大了。


“真的不认识啦!”罗辑大吼,“你快放开我,好疼!”


包子慌了,“小弟你哭啥呀,不认识我这么难受吗?”


“你放开我我就不哭了!”罗辑继续吼,都是这人用的力气太大了,逼得自己眼泪都出来了。


“好好,我放开你。”说罢包子放手了。


然后罗辑摔了下去,从将近一米八的地方摔倒了地面上。


(这不科学!不是还有浮力的吗?!——肖时钦)


(肖时钦大大你太认真了……——叶修)


然后罗辑哭得更凶了,不是他爱哭,实在是摔得太疼了,生理性盐水总是停不下来。


“哎不是说我放开你你就不哭了吗?”包子蹲下来,揉了揉地上的小家伙。


一道蓝光闪过,罗辑就不哭了,因为他不疼了。


 


——叶修的场合,助手:喻文州,包子,肖时钦


 


[1:追上去。2:离开。]


 


“老大快去追嫂子!”包子。


“呵呵^ ^。”喻文州。


“呵呵。”肖时钦。


 


喻文州和肖时钦你俩呵什么呵,以为我是江波涛吗能听懂呵呵的多重意思?!


说着叶修选择了1。


“流氓你跟着我干什么!”已经穿好衣服的人拿剑对着他,眼睛里满是敌意。


“小蓝你误会了,我不是故意看你洗澡的。”叶修乖乖地举起双手以抚慰对方的情绪。


对方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你怎么知道我叫什么?”


“因为在另一个世界我俩是恋人。”叶修说。


(卧槽……——肖时钦手一抖)


“胡说八道什么?!”蓝河瞪圆了眼睛,剑也逼近了一步。


叶修饶有兴致地看着眼前的人发着抖还要顶着头皮向前逼自己后退,在心里窃笑了一下,看来这儿有能力威压的设定呢。


“小蓝你不相信?”叶修向前走了一步,喉结主动地暴露在剑尖的面前,“你要是觉得我有威胁就杀掉我呀,嗯?”


最后一个故意上挑的音节逗得蓝河耳朵都红了。


见对方不动,叶修笑着拨开了眼前的剑,“果然小蓝心疼我啊。”


“滚!”蓝河压低声音闷闷地说,然后收回了剑。


“小蓝你带我到处逛逛呗,你看哥刚刚到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万一被陌生人拐走了怎么办?”叶修的眼睛特别真诚,方锐式的真诚。


蓝河无语地瞥了叶修一眼,心下吐槽有谁会没事去拐一个废柴大叔,但还是领了叶修来到了一个地方。


“这里是?”叶修抬头望着面前的大房子。


“我家。”蓝河开门。


“哎哟发展这么快啊,哥都没准备好呢,小蓝你急什么?”


“滚!”蓝河踹了叶修一脚,指了指旁边的拖鞋,“进来吧,我有东西给你看。”


 


“前辈完全不像是没有恋人的人……”肖时钦感叹,这新婚小夫夫的相处模式怎么回事?


 


 -----------------------------------------------


 有奖问答:  有哪几个人因为叶修大大遭殃了咩OvO?


 


 画风切换得我快要精分了_(:q/L)_。。。这真的是一篇文嘛……


我突然羡慕起了江波涛大大(被踹飞


 


写完这个很累啊_(:3/L)_。。。让我歇会儿,,,点图还有文什么的都先放一放。。。


 


 


 

评论
热度 ( 44 )
  1. 春秋扇韵梦落瑕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