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虑不周的评论请直接删掉就好

© 春秋扇
Powered by LOFTER

《不触即发》——下落不明 3

倾斜角:

第一部 下落不明




章三  不知道的太多




 


 


叶修和王杰希口中的张新杰正坐在2503办公室里,审阅着H市分尸案的有关资料。他做了简短的自我介绍,还将一些与特殊精神能力者相关的资料交给蓝河,让他了解一下基本情况和注意事项。


蓝河坐在沙发一角,静静打量黑色书案背后梳侧分头的男人。张新杰高而瘦,戴银边方框眼镜,穿黑色西装。他的眼睛细长,目光锐利,谈吐得体利落。如果不是叶修事先说明过,蓝河无论如何也不会将这个人与二十八局局长联系起来。他看起来更像是局长秘书或律师。


“精神阀值很低,”张新杰说,“其余状况都算得上良好。恭喜你,蓝河同志,我代表二十八局向你正式发出邀请,希望你能够加入我们。”


叶修很给面子地鼓了两下掌,蓝河沉默片刻,忽然想起梁易春的脸和那些现场照片。


“我……想知道一下,”蓝河问,“之后还能回原来的工作单位吗?”


“恐怕不能,”张新杰说,“你看过资料,想必已经知道二十八局的情况和属性。基本上,知道这些信息的人都加入了我们,偶尔有例外的,会作为特殊情况处理。”


蓝河警惕万分:“处理?”


“不用紧张,二十八局不随便杀人。如果你想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也可以,我们会请专人为你进行催眠,消除你这段时间的记忆。”


听起来是个不错的建议,不料张新杰推推眼镜,话锋一转:


“当然,这之后如果你出现任何向导反应,可能还是会被送回到这里。这样的案例也有过,毕竟特殊精神能力是本能的一种,只要怀才,总有一天得面对。作为我来说,希望你能留下,一来便于管理,二来也方便应付结合热之类的突发情况。”


闻言,蓝河重重捂住眼。结合热是哨兵和向导觉醒后迟早会面对的状况之一,由于精神能力的开发,大脑极度活化,进入较以往更高速的运转模式。这一转变所带来的直接结果是肉体需求也被大幅带动,出现性欲上涨、渴求结合的情况。而这正是蓝河最不想听到的话题了,光是想到这种必然趋势,他就忍不住一阵脸红。


见他这样,叶修显然是觉得有趣,发出几声低笑。“小蓝同志,面对现实啊,”叶修说,“不是早说了,觉醒是必经的青春期,你也该长大了。”


“你……”


能跟一个自己不熟悉的人上床,那心理素质得多坚强啊!蓝河内心咆哮不已。他向来是个脸皮有点薄的人,当然不希望二十八局找炮友似的随便塞个哨兵给他。改革开放多少年了,人生是自己的,性生活都不自由以后还能活吗?


但还有个问题,蓝河悲哀地意识到自己有个致命缺点,就是心软。对于一些好言好语或理据服人的事实,他大多是持尊重态度的。他有预感,这一尊重会直接导致他对二十八局放软档。


“就没有其他选择了吗……”蓝河向后靠倒在沙发背上,用力揉了揉眉头,“太尴尬了。”


“是男人迟早要经历这一步,”叶修说,“比起这个,不如担心一下案子的事。”


分尸案的概况刚才已经汇报给了张新杰。叶修强调了蓝河的晕倒和两次灵异事件,并详细描述了现场所见的各种不寻常细节——血液过量喷溅,说明凶手切割被害人尸身时用了极大力道和幅度;毫无整理迹象,说明凶手在犯案后没有掩盖事实的意图,而这一切都指向某些可能。


“行为不符合常规逻辑,无自保意图,手法残忍,且案发后被害人丈夫孩子下落不明。”张新杰沉思道。


“报复性作案,”叶修总结,“或者……也可能是精神失常人士作案。”


“没错,因此不排除丈夫和孩子均已遇害的可能。”张新杰问,“第一嫌疑人是死者的丈夫,除此以外呢?”


“被害人的女儿只有七岁半,不具备实施此类犯罪的条件,可以排除。”叶修说,“H市分局整理了被害人的人际关系表,正在分别询问,笔录整理完后会交给我们。据目前结果来看,被害人人缘还算良好,有三个闺蜜和两个走得特别近的异性朋友。”


“正常流程。”张新杰把文件夹放回桌上,“感觉如何?”


“正常流程,所以解决不了。”叶修口气确凿,“这起案子不在常规刑事案件的范畴。”


“你的意思是?”


“我之前给蓝河做精神引导时,发现引导他比引导一般向导或哨兵阻力来得大。他的精神阀值特别低,处于极低频段,能解释很多问题。”叶修说。


张新杰转过脸,对蓝河点点头。“频段低的,就是人们常说的八字轻或者容易见鬼。非常规物质的频段都很低,越接近越容易遇到,也容易被找上门。它们大概认为频段一致可以方便沟通接触。”


“等等,”蓝河惊道,“你的意思是……这起案子真的有鬼??”


“应该不完全是,但有这类物质参与。”叶修说。


办公室里温度本来就不高,此刻蓝河更是毛骨悚然。


“不,不对,”忽然,他想起什么,“大春不是说,你是五局的人?到底怎么回事……我都糊涂了。”


这个问题由一旁的张新杰代为解答:“考虑到机构的保密性,二十八局所有特警都有在其他分局的挂名和工作证,以便对外交代。除了特殊案件之外,所有需要特强力量支援的情况也会动用到哨兵和向导。不少机构和案件都被二十八局介入过,N大碎尸案调查组就是。除此以外,Y市地震施救现场也有我们的人。叶修也是我们的特警之一,挂名在刑事侦查局旗下,警衔是警监,一枝三星。”


张新杰说的全是相当著名的重大案件,蓝河颇为动容,叶修的级别也让他吃了一惊:“天啊……警监!实际上呢?”


“身份这么特殊还需要无谓的头衔吗,”叶修掏出本五局的警员证晃晃,“哥有不通报击毙特权。”


“击毙?!”


“对。”张新杰说,“负责这类特殊案件的哨兵和向导,一定权限以上都有击毙特权。你以后可能也会有。”


蓝河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立整队列成了一个加强排。击毙特权,某种程度上足以代表一个警察的级别之高。叶修正坐在沙发另一头,似笑非笑看着蓝河。如果他愿意,下一秒就能掏出把枪来把蓝河爆头,只要他能解释,就不会因此负任何责任——这就是击毙特权。


佩枪已经很特殊了,国内这类情况大多出现在军方,击毙?普通人根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我会让人通知H市分局,这起案件由二十八局接手,之后所有调查结果直接递交我办公室。”说话间张新杰的钢笔在纸上飞快划过,蓝河急道:“已经确定了?怎么确定的?有证据可以证明这个案子里有鬼吗?”


“确定。”叶修点点自己的太阳穴,“我看到了。”


“叶修说看到的,一般不会有错。”张新杰说,“他还没告诉你吗?特殊能力的事。”


“什么?”


“叶修拥有闪回视力。你知道陆良县那边过阴兵的说法么?”张新杰举例,“这种现象是有科学解释的,陆良当地的石头含有大量硅元素和锗元素,某种程度的通电条件下可以达到录像录音效果,将周遭曾经有过的生物电信息储存下来,或发射出去。这是针对一般人而言,在叶修的眼睛里,大部分物质都具有相当的录像功能,只要空气里记录的生物电没有完全被驱散,他就能看到部分影像回放。”


“可惜听不到声音。”叶修耸耸肩,“别那么震惊地看着我,能人异士海了去了。局里就有个哥们,能听见一般人听不见的声音,以前还放话说自己在陵园里听见过主席致辞,要不是没人举报,这会儿肯定已经被收监了。”


“部分哨兵和向导拥有精神能力以外的其他特殊能力,不用介意,中国地大物博。”张新杰从文件堆里抽出蓝河的体检报告翻阅起来,“蓝河……你还没有搭档的哨兵,对吧?先跟叶修搭着吧,他没有固定搭档的向导。”


“搭档的向导?”蓝河疑惑,“叶修不是向导吗?”


“这……叶修你自己解释吧。”张新杰头也不抬。


 


叶修这会儿倒嫌说话金贵起来了,也不多解释,只是从口袋里掏出之前那支钢笔。


“记得我说过什么?”


他把钢笔竖着举起,放到蓝河面前,右手捏住笔身,左手轻轻握住笔帽。


 “像这样的东西,哨兵一根手指就能按碎。”


说话间,叶修左手握捏成拳,又轻轻摊开。蓝河伸头看去,掌心里赫然是一堆碎得拼不出原形的碎片。


“可你刚给我做过精神引导啊!”


叶修语重心长:“那是,一般人不可能同时有哨兵和向导两种能力的。但说几次了,哥不是普通人。”


“全局唯一一个两种精神能力并存的罕见案例。”张新杰接过话茬,“我看完了,蓝河还差个心理检测。到楼下心理辅导室找江医生,1801室,他会给你做个检测,等会儿结束把结果报告交到我这里,就可以了。具体案件联络我会跟叶修进行,其余你俩独立沟通。”


“老张,”叶修问,“现场现在交给谁在管?”


“之前接到报告就安排下去了,找了两位专家先行一步。”张新杰答道,“喻文州和黄少天。”


“漂亮。小蓝同志瞧见没?哥刚说的。”


猛然被点名的蓝河还沉浸在搭档分配的冲击中:“啥?”


“那个说在陵园里听见过主席致辞的哥们,和他的向导。”


叶修戏谑道。


 


 


 


1801室门口,蓝河刚抬手要敲门,听见里头一把嗓子喊:“进来吧。”


他推门进去,背对门的办公桌前坐着个穿白大褂的男人,也是个侧分,不过看起来比张新杰休闲得多,白大褂底下是黑衬衫和姜黄色领带,不戴眼镜。


“哈罗,蓝河,”男人很友好,“我是二十八局的心理辅导师江波涛,随便坐。”


蓝河端正地坐下了,等着江波涛递给他一支笔填问卷。岂料江波涛起身绕过一圈,端回来的是两杯热咖啡和一包牛奶巧克力。


“早饭还没吃吧,”江波涛笑笑,“虽然现在是下午五点多……垫垫肚子。”


“呃……嗯。”


接过巧克力,蓝河小心地掰了一块。不知为什么,面对江波涛自己有种说不出的放松,这个人给他一种少见的安心感。


江波涛长得很周正,看起来约莫二十出头,和蓝河差不多。与一般心理辅导师不同,他的办公桌上只有几本推理小说,没有心理学书籍和成堆临床报告。


“不用做题吗?”蓝河问。


江波涛坐回转椅上,支着下巴直视他片刻。“不用,”江波涛说,“蓝河,放松点,你现在很紧张。”


“不,我……”


“张新杰看起来很严肃,让你觉得压力很大,但其实他只是中规中矩过头而已,别介意啊。今晚可以吃点喜欢的东西压压惊,比如松子桂鱼。”


“等……”


“唔,你脾气挺好的,就是软肋长在心眼边上,容易被戳。”


“不是!”


“好了好了,再吃块巧克力,食堂五点四十五开饭,等会儿我会给你写个很靠谱的报告,保证不让你被二十八局当做特殊情况处理。”江波涛笑起来,“别担心,电影里演的那种知道太多被灭口的事情是不会发生的,催眠遗忘也是由我操作的,你这种情况完全没必要。”


蓝河大惊失色,根本插不上话。江波涛什么都知道,完全不需要他做任何陈述。他觉得自己在这人面前神似爸妈去开家长会的初中生——成绩单捏在别人手上,随时会被揭老底。


“你调查过我?”蓝河问。


“不,都是你自己告诉我的,”江波涛指指他的胸口,“全写在这儿,一目了然。”


蓝河猛然想起那个听主席致辞的案例,顿时明白过来:“你……这是特殊能力?”


“是,本行也做这个。我本科是北师大念的,心理学。”


北师大的心理学在全国范围内都相当有名,蓝河小有耳闻。但他读研期间做过几次系里安排的心理咨询,都是先让被咨询者陈述,从没有心理咨询师上来就知根知底的。江波涛肯定是个特殊能力者。


“你能听见我在想什么?”蓝河奇道。


“要是你现在没有把我的衬衫配领带想象成大黄蜂,我会更高兴的,”江波涛说,“你的思想很清澈,没有什么污糟糟的东西。叶修对你做出的引导也没有引起任何反弹,你们已经精神链接了,这你知道吧?……哦,你不知道。”


“我不知道。”蓝河一脸痛苦。他不知道的东西太多了。


“就是跟他一起行动比较安全的意思,”江波涛说,“蓝河同志,为什么你会觉得我话里有话,照字面意思解读就行了。”


“好吧……”在江波涛面前根本没有隐私,蓝河绝望地想。他十分担心江波涛从他脑子里挖出自己离开研究生宿舍前忘了把钥匙还给宿管最后不得不快递寄回去的往事。


对方忽然笑出声来。“没事的,”江波涛的口气变得像是安慰,“这事情喻文州也干过。忘记它吧。”


“我还需要做什么?”蓝河问。


“跟好你的案子,就行了。从现在起不要把自己当做一个普通刑警,在张新杰那里通过的向导都算通过二十八局检验,你被他分配去负责这个案子,就是特警。你是新手,跟着叶修的步骤来就好,他办案挺有一套。”


“叶修很厉害?”


“相当。”江波涛予以肯定回答,“叶修是局里有名的一把好手,人送外号教科书啊。”


蓝河听着,觉得佩服又羡慕,再想到自己才实习四天,心情有点复杂,一时想不出怎么接话。江波涛倒是完全不在意这些,报告书摊在桌上,逐行填写着。等蓝河把咖啡喝完,江波涛才道:“这样就行了。今晚好好睡一觉,休息好了早点回现场去。奔赴前线才是警察的天命。”


话说得实在无比,蓝河胸腔里那颗被站床头开始就不曾停止过狂跳的心脏终于安分下来,老老实实回到原地。


江波涛站起来,从抽屉里抽出张磁卡,轻松道:“走吧,吃饭去。门口有人等。”


蓝河正看着他报告书上的字,令人意外的是,江波涛长得人模人样,字却写得有些歪歪斜斜。听他说有人,蓝河以为是指叶修,回头看去,恰逢门从外头打开,一个高挑男人握着门把手。两人眼神对上,高个子冲他礼貌地点了点头。


在拍电视剧外景?——蓝河第一反应如此。高个子长着张相当英俊的脸,稍长的黑色头发柔和地拢在脑后。鼻子很高,眼形也非常漂亮,身材……送去相亲节目肯定能丰收一百盏灯,蓝河想,这是谁?


“周泽楷,”江波涛为他介绍,“来接我去食堂的。”


“食堂很远?”蓝河问。


“不。”英俊拔群逼死所有男嘉宾的周泽楷说。


蓝河等他继续补充,周泽楷那头却没下文了。


一个字?


就一个字?


……


等了半天最后还是江波涛出来解释。“我视力有点小问题,”他弯弯嘴角,表情温和,“太阳下山以后看不见东西。”


夜盲症吗?蓝河惊讶地想。


“差不多。”江波涛转开了话题,朝走廊那头一指,“叶修在电梯那等你,反正都去吃饭,一块走吧。”


 


 


————————TBC————————










该上线的都上线了


小周和江副队提前了一点,喻黄……先闻其名吧,争取后发制人地夺目一下


另:本章内容中提到了一些哨兵向导的设定,借用了原设定,但按我个人喜好和剧情需要做过些修改,与原设定略有出入。为防误导,特此说明一下,需要了解原设定的朋友可以百度一下:)

评论
热度 ( 146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