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虑不周的评论请直接删掉就好

© 春秋扇
Powered by LOFTER

【战术大师组】不知不觉(一)

砂漠の雪:

读前必看




*真的是贵乱,真的是贵乱,真情实感的贵乱(。


*架空,同人社团+大学生设定,详细会在文里写出来


*两个基本倾向:人人都是叶修的后宫,人人都爱喻文州。不能接受请一定要点叉!


*叶修和喻文州是这个故事的中心人物,苏(。


*主张新杰视角,肖时钦视角在隔壁(还没写出来(。


*最后说一遍,真的是贵乱、乱炖、各种三角四角


*CP tag等文章发表后过一段时间会改


---------------------------------------------


必须有的年龄设定公示




叶修、张佳乐、喻文州、王杰希:大三


张新杰、张家兴、肖时钦:大二


高英杰、邱非、邹远:大一






---------------------------------------------




不知不觉







吃到一半的时候,喻文州说火锅蘸料不多了,自告奋勇去给每个人添一碟。叶修笑笑说,手残你一个人拿得了五份吗。喻文州回,手残也是会用托盘的。


之前点的荤菜大半下了锅、进了肚,服务员又站得远,不怎么叫得动。肖时钦便跟着喻文州一同离席,既是帮忙,也是想再添几个菜。能直接拿几盘羊肉来最好,张家兴说。


于是气氛就这么冷下来了。


冬至的晚上,五个大男生坐在一起吃火锅。


不知道是节气的关系,还是地理位置不太好,又或者是口味太普通,没什么特色可言,店里并没有坐满,一口口锅冒出的热气在灯光下氤氲,附在靠街的玻璃窗上,给外面的夜景蒙上一层滤镜。


人不多,所以也没那么吵,还是能谈事的。不用大着嗓门说话,一个低头垂目、挑眉撇嘴,坐在近旁的人依然看得清清楚楚,不会因焦躁而失却了察言观色的敏锐。


张新杰觉得叶修大概是想说什么。


对面的人带着一副疲倦和无聊的表情,拿着漏勺在锅里撩了几下,一片肉都没有,只有几个煮过头的丸子,散开的蟹肉棒和生菜、海带厮混在一起,难舍难分。


“你还要吗,这些?”张家兴拿着筷子,作势要大杀特杀。


“先不吃。等他们回来。”叶修说,有点嫌弃地看了眼锅,“没肉啊。”


“你就这么喜欢吃羊肉啊。”


张家兴也不客气,刷刷地夹起丸子和土豆片,脸上是被暖气和火锅的热量夹击出来的红晕。


“你也来点?”他晃着筷子,问旁边的张新杰,得到的答复是否定不需要。


张新杰的盘子里很干净,没有挑剩下或是捞上来又反悔了不要吃的。叶修以前说过,吃自助的客人要都像你这样,开餐厅的老板都要开心死了,你这吃法帮他们节省人工,还不浪费粮食。


张新杰当时就想,那也不及你和喻文州两个人互助共济,把端上来的菜里的精华都消灭完。


一起吃饭是很能显出关系远近的。


张新杰搁下筷子,晃着杯子喝了一口,饮料里的气泡早就没了。这家店只有碳酸饮料和啤酒,叶修坐下想叫两瓶啤酒给后辈们喝,被喻文州拦住了。你可是管事的人,万一你半杯下去醉了我们要怎么办。那人笑眯眯地说着,抽走他手里的点菜板。


叶修拿出手机,好像是在看短信。张新杰放下杯子,叫了他一声:


“社长。”


“嗯?什么事?”叶修回过神来,抬头看向他。


“我有事……”


“等一下!”张家兴筷子一伸,咽下丸子,插进话来,“吃饭时间别谈钱行吗?”


“哦?”叶修看了眼张家兴,再转去看张新杰的脸,“是有关明天的事?还是别的?”


张新杰有点郁闷。他还什么都没说呢,不知道张家兴怎么就误解了他想说的事。


“不。和账没关系。”


“那是什么?”


“…………”被人那么一打断,张新杰找不到继续话题的正确姿势了。


“我们来聊点别的吧。”叶修笑嘻嘻地凑到桌前,“干坐着也太奇怪了。怎么他们俩一走就没话了。”


“没肉吃所以没力气了吧。”张家兴说。


“你看小张像无肉不欢的人吗?”叶修装模作样训他,“做了一年多室友,这你都不知道?”


“饮料喝完了,我去拿。”张家兴作势要跑。


“等等!等文州他们回来再去。”叶修说,“兴兴你一看气氛不好就想逃,这习惯可不好。”


“哎哟我错了叶修前辈!”张家兴赶紧求饶,“张新杰一叫你社长我就腿软。”


“为什么?”


“为什么啊?”


张新杰和叶修几乎同时问他。


张家兴苦着脸说:“嗳你没注意到自己每次要谈正事的时候都是叫他社长吗?这种事本人没感觉吧……”


叶修笑道:“呵,有几个人像你胆子那么大,跟着张佳乐在背后叫我叶缺德。”


张家兴继续装小弟:“老大求别提!”


叶修继续装严肃:“年轻人嘛,懂的。”


说起这件事,饭桌上诡异的压抑气氛倒是淡了不少。




这事是他们社团内部的一个笑谈。


最早是张佳乐以一种写作哥们读作损友的口气私底下叫他“叶缺德”,具体原因要追溯到社团以往的活动过程,暂且按下不表。张家兴跟张佳乐在一起混久了,也跟着他一起乱叫。结果有次不小心被叶修知道了,于是叶修当天就把社团Q群里张佳乐和张家兴的群名片改为“笨蛋乐乐”和“傻瓜兴兴”。张佳乐当然不甘心顶着“笨蛋乐乐”这种土气又有点损的昵称在群里聊天打屁,于是那段时间,张新杰每天打开群都会看到张佳乐退群的系统通知,叶修每天都会把他加进来然后改名片,就这么来来回回折腾了两个星期。


张家兴倒是乖得很,被叶修改了名字也只是在群里叫唤几声,每次张佳乐跳出来骂叶修滥用管理员权限的时候,他都会发一个无辜躺枪的表情,日子长了叶修也就不再提,群名片也给他改回来了。只是“兴兴”这个叫法,却从网络延伸到现实,成了叶修对张家兴的专用称呼。


张新杰和喻文州、肖时钦三个人全程围观了这件事,后两人对此事的评价是“叶修你玩够了吗”和“幸好我们社团人少”。


王杰希平时都屏蔽社团小群,有天无意中点进来,正好撞见叶修和张佳乐用三十分钟速涂对决。从喻文州、张新杰那里了解情况后,他丢下这么一句话——


有这闲工夫还不如多画几张稿子。


于是张佳乐和叶修都罢手了,停止了这种……高级的打闹。


事后喻文州说,早知道这样一开始就应该让王杰希来说他们;社团的两个台柱作者成天搞这种事,真是太不好了。肖时钦表示赞同。


可是张新杰指出,也许他早就看到了,只是没想到叶修和张佳乐能闹腾这么久,忍无可忍了才出来说话。


叶修在他的话下面打了个+1,附带一个叼烟的表情。




“叫我社长,然后呢?”叶修扯回话题,“你从两个字里读出多少信息,嗯?”


张家兴站起来,把饭桌上各个角落的汽水瓶收起来,问他们谁还要。叶修表示糖水哥不爱喝,张新杰拿眼神指了指杯子,意思他也不需要,于是张家兴把剩下的最后一点可乐和雪碧统统倒进自己的杯子,看样子是真的要再去拿几瓶。


倒完汽水,他说:“哦,张新杰每次和你谈社团的事,尤其是讲到钱、账目的时候都特别严肃,我还以为自己走错到哪间教室去了。本人是不会觉得,可是我在旁边看着就会觉得胃抽,吃不下东西。”


叶修和张新杰对视一眼。


“所以?你就从那两个字猜出他刚才是要和我谈钱?”叶修问。


“他们怎么还没回来……”张家兴小声嘟哝,露出为难的神色,转头继续对叶修说,“我看他布展的时候脸色就不太好,就想他是不是心里有什么事。这才吃了一半你们就开始谈账的事,我怎么吃得下。”


完全误解了,张新杰想。就算是他,也不会在社团同好兼前后辈私人聚餐的时候谈正事。


但是也不可能在这里解释什么,所以张新杰决定搁置这件事。


叶修望了望别处,悠悠地说:“这是不可能的。”


“啊?”


“小张你看,新杰哪一次在吃饭的时候向我汇报过工作了?”


“哦,是吗。”张家兴露出哎呀我猜错了吗的失落(?)表情,“可是你们俩吃饭我也不是次次在,我怎么知道——”


“不会的。”叶修肯定地说,“吃饭的时候谈正事对身体不好。”说完还朝张新杰眨了眨眼睛。


哦你赢了。


张新杰只是点点头,重新拿起筷子,琢磨着是不是该把宽粉条捞上来。


叶修说得对,一个字都没有错。


以及,他确实和叶修、喻文州单独吃过饭。


张新杰向前凑近了那口锅,虽然肖时钦走的时候把火力调小了,持续产生的热气还是把他的眼镜蒙上一层水雾。


“哦对了,张佳乐说他大概九点回宾馆。”隔着那层薄薄的水蒸气,叶修像交代什么任务一样对他说。


“知道。今晚他必须签六十本,还有五张签绘。”张新杰不动声色地报出张佳乐回来后的工作量,“就算回来晚也得签完,签不完明天更麻烦。”


他从翻滚着的颜色微妙的汤里灵巧地夹起两段滑溜溜的宽粉,在它甩着汤汁到处乱晃之前稳稳地收进碗里,坐下,开吃。


叶修依旧是一副懒洋洋的姿势,胳膊都放下去了,活像就等着羊肉来,肉不来他就不动似的。


“说起来张佳乐也挺那啥的。那个男孩子——就是那个、你们都见过吧?一看就挺害羞的那个——人家已经是第四次来找他了,他还是那个态度,啧啧。”


两个姓张的男同学都没接他话,由着社团老大趁兴胡扯。


叶修接着说:“张佳乐这个人吧,平时画风也挺活泼欢快的,在学校里对同学啦学弟学妹也没什么谱,怎么跑到外面来对他的真爱粉就那么冷淡?唉,连王大眼都被他家小徒弟感动了,今晚一对一面基吃饭去了,他怎么还是那副样子呢?”


张新杰没吭声。今天也好之前几次也好,他和肖时钦都看在眼里,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当时又是怎样的场面。


作为这个同人社团的两大台柱,张佳乐和王杰希在网上都有许多读者,很多人发自内心喜欢他们的作品,甚至对他们本人怀有……比较狂热的好感。张新杰在社团的“主业”并不是创作者,而是幕后的策划、统筹、运营,他能想到王杰希、张佳乐和他们的粉丝保持距离的原因,但他没法切身感受到那种情绪和心境,他不在那个“位置”上。所以,张佳乐如何和他的粉丝的相处,张新杰只有作为社团同僚的基本判断和感受,不可能表现出叶修那样立场鲜明、充满感情的态度。


这边想着,那边叶修还在说。


“……见到本人之前我一直以为王大眼很冷高呢,没想到在这件事上反而是张佳乐比较难搞,真是人不可貌相。哦不对,应该是‘不可以作品取人’。”


张新杰想了想王杰希和张佳乐各自的创作风格——前者奇诡不羁,后者绚烂热情——姑且在心里同意了叶修这个说法。


“一叶之秋大大,你好意思说别人吗?”


张新杰刚放下筷子(因为锅里实在没有他能吃的东西了),一个声音飘过来,刚好接上叶修的话茬。


那声音从火锅和空调的热气间柔柔地穿行而过,到这里已经没什么力度。也不是凉的,而是温温地,揭了叶修的“黑历史”。


“大半夜的叫时钦打电话给我,要我上论坛去私信你的小徒弟、叫他不要和妹子们吵的人是谁啊?”


张新杰应声抬头,就看见喻文州端着一个托盘,脸上带着笑,不急不慢地走过来。


身后是端着两大盘羊肉的肖时钦,和端着两大盘牛肉、一盘什锦丸子以及一盘混合菌菇的餐馆服务员。


见是他,叶修笑了:“哎哟,来得正好。”


“对啊。除了我还能有谁。”喻文州笑笑,并没有立刻放下托盘,而是先打量了一下桌上该怎么摆。


张家兴看到菜来了,麻利儿地站起来收盘子,空出地方给肖时钦放羊肉,桌上不一会儿就从快要吃完收摊的景象切换成物资丰富、还能再战一个小时的样子。


虽然人和菜都多了起来,场面倒也不乱,没人那么心黑,自己先偷跑吃上。肖时钦把羊肉放下,点了点桌上的空瓶,转头跟服务员报了个数,坐回位子上,把火力调大了。张新杰帮张家兴一起扫荡桌面,把不需要的盘碟都请出去,然后调整新上的菜盘的位置,确保每个人都够得着荤菜。喻文州对服务员说需要加汤水,从叶修手里接过每人面前的蘸料碟子,转身交给服务员。


最后收拾得差不多了,喻文州开始分新调的蘸料,一边分一边说:


“叶修你就仗着张佳乐不在这么说呗。”


“什么呀!当面我也敢说。”叶修不以为然,“和以前社团的人倒走得那么近,已经是过去的事了怎么就是不明白。”


“你当面这么说他不顶你才怪。——小肖,这个是你的。”


“那他也该考虑一下我们的感受才对啊。”


“你会伤心?”


统共也就五个碟子,喻文州很快分完了,坐回张新杰旁边的位子。不等叶修回答,他用话轻轻戳了一下对面那人。


“看不出来啊。”


“哥只是不写在脸上,谁说我不在意。”


“没看出你对佳乐感情这么深嘛。”喻文州依旧笑着跟他抬杠。


“社团顶梁柱,感情能不深吗?”叶修继续装无耻。


在场的两个高年级兴高采烈地拌着嘴,后辈们也没干坐着。张家兴最有不怕死的食客精神,已经划了半盘羊肉下去。再想倒半盘牛肉的时候,被叶修用眼神制止了,只得悻悻地丢了一把菇类。


肖时钦一直盯着过道那儿,看到有人朝这儿走就冲对方挥手,原来他刚才和喻文州出去点了一堆菜,眼巴巴等着第二拨呢。


张新杰坐的位子反而不太好动,他就负责看好锅里的菜,别煮过头煮烂了。


不一会儿,饮料、加菜、热水一起上来了。又是一番动静,直到那口锅装了个半满,新加的荤菜素菜都在水下安静地煮着,每个人面前都有一杯冒着碳酸气泡的饮料。


“那你跟王杰希呢?”


刚安顿下来,喻文州发起了新一波攻势。


“嗳我说文州,你这样不行啊。大眼今天不在,你让我怎么说?”


“张佳乐你就敢说了?”


“他们俩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说来听听呗^_^”


“这个容易。”


谈到这个叶修有点来劲,张新杰下意识地去猜他会说哪一桩。


——应该就是刚才说的那个了。


“他们俩对小后辈的态度就不同啊。”叶修说。


“我记得小邹也画画,但是张佳乐对他没那么亲吧。”喻文州说,“严格来说,张佳乐跟他,并不是王杰希和高英杰那种关系,虽然那两个孩子都挺羞涩的。”


“这就是他们不一样的地方了。你看你都替我说了,省事。”叶修借力打力,想要结束这个话题。


叶修这么简单粗暴一收,喻文州倒是吃了一惊,可他没多久便露出了然的表情。


“好了,大家吃吧。羊肉烫熟就好,煮久了老。”


居然就这样,没事人一样放过叶修了。


张新杰一直在旁边默默听着。这个话题他没有发言权,而且叶修和喻文州的对话到后来已经近乎调情,更不是外人插得上话的。


张新杰用漏勺稍微在锅里搅动几下,防止某些菜粘在锅底煮焦。


隔着水面上升起的、越来越多的白花花的热气,张新杰看到斜对面的肖时钦,他鼻梁上的眼镜和自己一样起了层薄雾。


他脸上的神情,也和自己一样。






TBC





评论
热度 ( 39 )
  1. 春秋扇从一开始就是那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