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虑不周的评论请直接删掉就好

© 春秋扇
Powered by LOFTER

Not a bad thing

甜♬

凌雲:

和绮罗姑娘讨论过的脑洞,痴汉版黄少!爪机艾特不了了……
之前被贾老板的Not a bad thing苏到了,所以决定写一篇黄少特别特别苏叶神的文
好多年龄之类的细节懒得考证,于是就……乱写了ˊ_>ˋ
字数:6743

==========================================================================

黄少天喜欢叶修。
这件惊悚的事本来是没人知道的,蓝雨众人只知道嘻嘻哈哈的黄少天对自己的房间特别在意,不仅出门时总是把门锁得好好的,别人找他他也是站在门口和人说话,而且平时从不让队友进房间玩,极其没有队友爱。
直到有一天比赛前整队,大大咧咧的小卢受喻文州所托来找半天不下去的黄少天,结果一进房间小卢就被吓傻了。
黄少天的房间不大,有整整一面墙贴满了一叶之秋和君莫笑的海报,另一面墙的红木书架上则是满满当当的一叶之秋的手办、徽章、包包、明信片等周边,门旁边的架子上内容同上,只不过都是君莫笑的。桌子收拾得干干净净,因此摆在桌上的几个相框特别显眼,照片上依稀能看出是少年叶修和黄少天勾肩搭背的样子。角落的白色衣架上挂了几件白T恤,卢瀚文惊恐地发现那T恤上露出了一角千机伞的图案。
小卢僵硬地看向同样僵硬的黄少天,后者像被打出僵直一般,停留在了手上拿着两张卡片正准备放进衣袋的动作。
哦不!
卢瀚文痛恨自己拥有如此高清无码的视力,那分明是君莫笑新出的纪念卡片,做成了账号卡的样子,最近在叶修的粉丝中很流行。
黄少天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小卢已经发出了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尖叫,少年还没变声的尖锐嗓音响彻了整个蓝雨大楼。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黄少喜欢叶修前辈!!!——”
于是狂奔而来的蓝雨众人都知道了。

黄少天的态度还是比较坦荡的,虽然最初傲娇炸毛了好几天,但总被队友吐槽来调侃去的也就想开了,又不是叶修本人知道,怕什么?本剑圣就是这么叼!
于是蓝雨最近常常出现这样的景象——
“黄少你来看!君莫笑的千机伞出等比例模型了!看着还挺不错呢!”
黄少天刚从外面买宵夜回来,郑轩就捧着笔记本电脑奔来,恨不得把屏幕戳到黄少天脸上。
“我看看我看看靠啊郑轩你拿稳了手别抖好吗,咦看起来真的很精细啊可惜明年才出好想要啊等不及了!”
黄少天一脸渴望地看着模型示意图,郑轩一脸渴望地看着他手里端的蛋饺。
察觉到郑轩的眼神,黄少天得意一笑:“哈哈哈哈郑轩看你那馋相想吃自己买去!”
郑轩威胁他:“我明天就告诉叶神!”
黄少天败下阵来:“行行行分你一半。”
还有这样——
“黄少黄少!这期电竞之家有叶修前辈的采访哦!”
黄少天正在吃饭,小卢挥舞着杂志大喊着跑进了食堂。
“……”喻文州。
“……”宋晓。
“……”徐景熙。
“……?”食堂大叔。
黄少天面不改色:“哦小卢你先放着吧我们待会儿再研究新赛季对付兴欣的战术。”
卢瀚文:“?”
走出了食堂,黄少天一把拎起小卢疯狂地挠他痒:“我靠啊小卢你个熊孩子!叫你乱喊叫你乱喊食堂人那么多连食堂大叔都在如果传出蓝雨副队喜欢叶修那货的消息我会被队长整死的好吗!”
小卢鬼哭狼嚎:“放手!黄少你放手!再不放手我就告诉叶修前辈!”
黄少天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沉默地放下了小卢,最终还是忍不住在小卢头上敲了个爆栗。
以及这样——
“少天,今天晚上加练二十遍跳跃哦。”
黄少天正兴高采烈地和小卢pk,喻文州从他身后走过,淡淡地说了一句。
“啥?!”黄少天瞬间苦了脸:“为什么!为什么啊队长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我晚上和宋晓约好去吃火锅的啊啊啊啊!”
喻文州温和地笑道:“因为我有限量版的君莫笑T恤啊。”
黄少天脸上的表情极度挣扎:“是刚出几个小时就卖光的那件?”
“是的,小卢拜托刘小别抢到的。我记得那天你有事,应该没抢到吧?”
看着喻文州胜券在握的微笑,黄少天放弃了挣扎:“成交!”

类似的事情时有发生,黄少天虽然有时候觉得挺不甘,却也没什么办法。
网上有句话形容喜欢:“就像突然有了铠甲,又突然有了软肋。”
妈蛋啊!黄少天心里狠狠吐槽,铠甲毛线!软肋倒是经常被一戳一个准儿,软肋君很痛啊你们造吗!


喜欢的心情似乎从很久前就开始了。 当黄少天还在训练营时,年轻的嘉世小队长已经带领队伍在联赛中乘风破浪。
那时更多的应该是一种对强者和英雄的崇拜,以及少年不服输的想要迎头赶上的心情。每一场嘉世的比赛黄少天都会看,不管对不对蓝雨。
最先发现的是魏琛,揉着他的头说小子不错嘛真用功,黄少天结结巴巴地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有时候看着屏幕上手舞却邪在敌阵中来去自如的一叶之秋,黄少天也会想像那帅气的战斗法师背后会是怎样的一张脸,是朝气蓬勃?抑或呆滞木讷?
全明星赛时魏琛带上了他,他坐在观众席上,看着有年轻的选手要挑战叶秋。
黄少天心里紧张得不行,手心里全是汗,一种奇异的情绪淹没了他。叶秋,那个神秘的嘉世队长,他会出现吗?
结果当然是没有出现。
他心里有点失落,但不是那种深深的失望,甚至还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事实上,他既想见到叶秋,又不想在这种环境下见到叶秋。就好像如果叶秋不出现,仍然是他一个人憧憬的对象,而叶秋一旦出现,就会是所有荣耀粉丝憧憬的对象了。
黄少天觉得这样想的自己有点糟糕,起身出门准备透透气。

刚出门口走了两步路,他就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摔了一跤,走廊上的灯坏了,黄少天什么也看不清,膝盖火辣辣的疼。
“我靠!”他低低咒骂了一声,试着爬起来,紧接着他的左臂被人搀住,一股温和的力量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
黄少天这才借着半明半暗的光线看清扶他的人影,当然,也是绊倒他的罪魁祸首。
那人的轮廓很纤细很年轻,比黄少天高了半个头,他嘴里叼了一根烟,那个明明灭灭的火星勉强照亮了他的五官,黄少天看见了他尖尖的下巴和勾起一边的薄唇。
那人开口,清亮的声音带点笑意:“小鬼,小心点啊。”
黄少天像被戳了一下,愤怒地跳起来:“你妹你妹还有没有理了?明明是你自己一声不吭躲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旮旯里抽烟伸腿绊到我的好吧?还有我不是小鬼啊混蛋我叫黄少天!”
“你好吵啊。”那人打量着明显只有十三四岁的黄少天:“打荣耀的?不会是离家出走来看全明星的吧?”
“我靠你才离家出走!”黄少天生气了:“我是蓝雨训练营的!蓝雨懂不懂?我可是未来的剑圣哦怕了吧!?诶对了你要不要我的签名以后会很值钱的想要吗求我啊!”
昏暗中那人似乎是笑了一下:“蓝雨的啊,那就好办了。”
然后那人蹲下身背起了黄少天,本来黄少天那么倔强才不肯被人背,但他刚逞强地走了一步就脚下一软又趴倒在地上,只好不甘不愿地上了那人并不宽阔的背。
尽管如此,一路上黄少天还是忍不住又开始唠唠叨叨。
“你也打荣耀的吧?你玩的什么?我是最最帅气的剑客!”
“战斗法师。”
“哦哦战斗法师!你喜欢嘉世的叶秋吗?我超级喜欢!唉说起来好可惜他为什么总是不露面呢?我今天可是特意来看他的我还求了魏老大好久。你看了他上一场比赛吗?我靠啊那套技能衔接太酷炫了!”
一直听他啰嗦的人笑着问他:“是喜欢一叶之秋,还是喜欢叶秋?”
黄少天干脆地答道:“都喜欢。”
接着那人好像突然来了兴致,跟黄少天讨论了一下叶秋的打法,还有剑客的技能衔接和对不同职业的破解思路,他提出的很多想法都很新颖,黄少天这个剑客居然听得一愣一愣的。
说话间两人已经到了选手休息室,那人把黄少天放下来,敲了敲门说:“蓝雨的出来下!你家小鬼膝盖摔了!”
来开门的是魏琛,看到一瘸一拐的黄少天马上特别宝贝地去看他的膝盖了,那人伸出修长白皙的手指揉了揉黄少天的毛茸茸的头,说了声“给他擦点药”就转身走了。
黄少天转头喊他:“喂!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背对着他们,举起右手潇洒地挥了挥,身影消失在了黑暗的走廊尽头。
黄少天疑惑地看向魏琛,结果看到魏琛一副瞠目结舌的样子:“魏老大!你怎么了?”
魏琛还有点回不过神来:“日,那小子穿的是嘉世队服!”
“啥?!”
“而且,队服的右肩上是队长logo……那小子是叶秋?”
什么?!
麻痹啊!这是驴我呢?
黄少天瞬间崩溃了,自己就这么……在叶秋面前夸耀自己是未来剑圣?还一副死忠粉的样子和叶秋本尊讨论叶秋?
黄少天想死的心都有了。

不过后来黄少天没什么机会再见到嘉世小队长,直到第四赛季他杀入职业联盟,后来又因为各种巧合认识了叶修后,叶修都没有提过这件事。
应该是早就忘了吧?黄少天松了一口气,心里又觉得有一点点难过。

和叶修熟了以后黄少天总是追着他喊pkpkpkpk,叶修有时候装死,有时候也会和他pk两把,就像对所有其他后辈那样。
又温和又疏离。
有时候黄少天跟叶修打到一半,眼睛都发酸,默默想着叶修心里大概只有荣耀吧,除了pk,他几乎没有任何能更接近叶修的办法。
于是他只好更努力地收集一叶之秋的各种周边。

再后来,有一次全明星赛是嘉世主场,这时的嘉世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但三冠的光环还是在的。
即使是嘉世主场,一叶之秋的主人也没有露面。
黄少天在选手通道看见嘉世老板陶轩一脸阴沉,心里特别担心叶修。
第一天的全明星结束后,黄少天没有马上回酒店,而是戴了顶帽子就出去溜达了。嘉世是这里的本土战队,当然有更多的周边,以往黄少天来到杭州,也是要搜刮一堆周边带回去的。
逛着逛着,黄少天看到了一双绘有一叶之秋的帆布鞋,于是非常迅速果断地买下来穿上了,鞋面上的一叶之秋威风凛凛地倒提战矛,作出一个即将发动攻击的姿态。
太帅了啊啊啊啊啊—— 黄少天心里嚎叫着,一边充满柔情地看着自己的鞋,一边走进了一家小火锅店。
下一秒他就真的喊了出来:“我擦啊啊啊啊啊!——叶秋你怎么会在这里?!”
叶修面前的小火锅咕噜噜冒着白白的蒸汽:“天要下雨人要吃饭,黄少天大大连这也不懂?”
黄少天有种落荒而逃的冲动,但叶修已经先一秒看见了他的鞋,露出了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叶秋你看什么看看什么看!怎么样帅吧帅吧?这说明本剑圣把斗神一叶之秋踩在脚下了哦哈哈哈有没有很生气啊不服你来打我呀?”黄少天语无伦次地瞎掰了一通。
叶修笑笑地看他一眼:“哦,不是喜欢哥就好了。吓我一跳。”
黄少天说不出话来,心里一阵发酸。
可恶啊!这个人明明那么恶劣,这么多年了自己也不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喜欢得停不下来?
黄少天在叶修对面坐下来,要了一个麻辣锅,辣得眼泪都要掉下来。

他们的关系并没有因为吃了一顿饭而有所改变,至少黄少天是这样认为的。
他们就像是活在两个宇宙,本来就是不同战队不同地方的人,真没什么交集。即使有蓝雨对嘉世的比赛也很难见到叶修,那货来无影去无踪,黄少天每次都充满期待的来,再垂头丧气的离去。
偶尔叶修还是会和他pk,他们偶尔也聊些无关痛痒的事,这几乎是黄少天全部的牵挂了。
当然黄少天是不会把这些表露在脸上的,他很小心地瞒着所有人,就好像有一天他也能瞒过自己一样。

只有一件事例外。
叶修悄无声息退役时,黄少天简直要崩溃掉,QQ联系不上,叶修又不用手机,全联盟没有人知道叶修去哪里了。没有人。
叶修没有退役的时候,即使见不到他,黄少天也知道他就在嘉世,知道他过得好好的,每星期打一次比赛。而他一退役,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黄少天怎么也找不到他。
很多个夜晚黄少天都睡不着,想着自己根本不了解叶修,不知道他喜欢吃什么,不知道他喜欢什么颜色,除了知道他喜欢烟和荣耀,其他的一无所知。
黄少天第一次这么无助又绝望。

接到叶修喊他去刷副本的消息时,黄少天瞪着那行短短的字瞪到眼睛脱框。
然后比赛一结束,他急切得连跟喻文州打声招呼都来不及,甚至都没来得及加件衣服,就奔着网吧的地址,在寒冷的冬夜里狂奔着,大风呼呼的夹着寒气刮过他的脸颊,他却没有停下哪怕一秒。
见到叶修时他的心脏还在狂跳,叶修看起来有点落魄,但没有颓废的样子,最重要的是,他还好好的。
黄少天庆幸这么多年来自己对叶修的喜欢已经伪装得炉火纯青,他很平常地和叶修贫了几句,然后帮叶修刷出了记录。
回去的时候他自己裹了裹单薄的衣服走了,没过一会儿叶修追上了他。
“喂少天!”叶修把一件羽绒服递给他:“穿上。”
黄少天正冻得瑟瑟发抖,接过来穿了。羽绒服很温暖,仿佛把他被冰冻的泪意都化开了。
他红着眼圈说:“老叶,你答应我,以后再也不许一声不吭地消失了。”
叶修长久地看着他:“你以什么立场要求我答应?”
黄少天有点招架不住这目光,心虚地干笑着:“呵呵,老叶别闹了当然是朋友立场啊,还是说你不当我是朋友?”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这一刻的气氛非常奇怪,风声从他们中间穿过,天与地都是寂静的。
黄少天感觉自己像是说错话了,但下一刻叶修就动作熟练地点起烟笑道:“是啊,你是哥的朋友,高兴吧?”
黄少天喜欢看叶修抽烟的样子,以及笑起来嘴角温柔的弧度,但此刻,他的心却无法控制地沉下去、沉下去。

他们之间的关系就这么不温不火的继续下去了,黄少天安慰自己:这样很好,朋友是一辈子的,我很高兴。真的。
这样的状况一直持续到了现在。 就算是蓝雨队友全都知道了他对叶修的心思,黄少天也没打算跟叶修说破,就这样吧。

今年冬天,叶修率领兴欣过来和蓝雨打邀请赛。 蓝雨上下仿佛集体得了眼疾,只要看到黄少天就疯狂地对他挤眉弄眼,黄少天被这阵势搞得要疯掉。
偏偏穿着黑风衣的叶修对他的诱惑实在太大了,有时候叶修在跟喻文州讲话,他忍不住偷偷转头瞟一眼,马上就会被热切盯梢的蓝雨众人抓包,随后引发更可怕的一波挤眉弄眼。
麻痹!这日子还能不能过了!?
郁闷的黄少天跑去跟喻文州请假,说自己感冒发烧快昏倒了,一向精明的喻文州居然点头同意了,随后温和地笑着说:“让叶神送你回房间吧。”
不是疑问句,而是陈述句,仅仅起到了告知的作用而已。
我日?!?队长你?!?
叶修倒是笑眯眯地对喻文州点点头,随后搀起了黄少天的左手:“走吧,剑圣大大千万别在路上昏倒啊!”
麻痹你还真信?!
看着黄少天一脸惊恐地被叶修架走了,蓝雨众人纷纷笑得摔下椅子。

回过神后黄少天费尽心机想劝叶修回去:“呃啊老叶你送我到这就好真的我的头一点都不昏了你快相信我啊!”
“我相信你啊。”叶修点点头:“可文州要哥把你送到房间的,哥不能食言。”
眼看着快到房间了,黄少天都快哭了:“老叶你快回去吧兴欣粉嫩的新人们需要你的指导啊我们队长心so黑你也不怕他们被欺负了!”
叶修严肃道:“年轻人就该多经受历练!”
黄少天词穷了,这时他们已经到了房间门口。
还没等黄少天继续顾左右而言他,叶修已经开口了,他漆黑的眼睛直视黄少天:“少天,你有什么不能给哥看的?”
黄少天瞬间萎了,随后豁出去开了房间门:“看吧看吧你们真是烦死了!妈的看了可别后悔!”
叶修走进去环视一周,似乎也被铺天盖地的一叶之秋和君莫笑周边震惊了,黄少天收集的手办多到架子放不下,于是干脆把架子搬走,把手办盒挨着墙堆了有一人多高。
叶修走过去想抽出一个手办看看,结果他一动,那堆手办盒就哗啦啦声势浩大地塌了下来,瞬间埋掉了叶修的半个身子。
叶修:“……”
“哎呀我靠?”黄少天惊呼一声,然后飞速地冲向了——地上的手办盒。
叶修哭笑不得地看着黄少天心疼地捡那堆手办,顾不得自己半个身子还埋着,一把拎过黄少天拍掉他手里抱着的手办,恨铁不成钢地说:“哥真人就在这里,心疼什么手办!”
黄少天有点呆呆地看他,又看看地上一片狼藉的手办。这么多年的喜欢、寂寞、心酸、失落好像都涌了上来,他随后突然挺生气地和叶修吼,眼圈都有点红:“我心疼我的手办关你什么事!你像这些手办一样陪过我吗!”
“我问过你,你自己说不要的!”
“你什么时候问过我?啊?你说啊!”
“上次你帮我打副本。”叶修努力平静下来:“我问你什么立场,你说朋友。”
黄少天弯腰捡起手办盒倔强地不看叶修。
“少天。”叶修喊他:“你觉得喜欢我是一件坏事吗?坏到不能像十四岁的时候一样,坦然地对我说喜欢?”
黄少天这时希望手办盒埋住的是自己了:“不、不啊。”
刚才剑拔弩张的气氛突然温和起来,黄少天的脸都要烧着了。
他忽然想起什么来:“靠!你记得啊!”
叶修逗他:“当然记得啦,那时对我说喜欢的小少天超级可爱,哥可忘不了。”
黄少天没辙了,叶修这是逼他,断他后路呢。
他们相对无言了一会儿,叶修耐心地等着他,黄少天结结巴巴地开口了——
“我、我喜欢你。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

晚上吃饭时,蓝雨众人的眼疾症状依然没有改善,黄少天已经懒得管那群神经病了,反倒是叶修笑着一揉黄少天的头发:“别看了,这小家伙已经是哥的了。”
蓝雨众人吓die!
只有喻文州颇有深意地对叶修笑了笑。

晚上睡觉时叶修被蓝雨众人起着哄推进黄少天房间,叶修无奈地看着被窝里惊恐的黄少天:“收留哥一晚?”
闭灯后黄少天被叶修揽进怀里吻到喘不过气,叶修的手还想往下,黄少天紧张地一把抓住他:“我靠叶不羞这也太快了吧?!中午才告白晚上就?”
叶修在他耳边低低嘲笑他:“怎么了黄少天大大?有本事暗恋哥十多年,没本事承受招惹我的后果?”
黄少天自暴自弃地抱住叶修:“来来来要做快做!都给你都给你行了吧?”
于是黄少天在同一天里,身体和心灵都被叶修温柔又强势地占有了。

接下来几天的邀请赛,蓝雨众人简直要被秀恩爱光线闪瞎。
妈的,秀分快懂不懂啊?!现在就去团购火柴和汽油你们信不信?!
叶修和黄少天倒真不是故意的,两个人都没谈过恋爱,在一起的感觉简直是笨手笨脚,做的有些事蠢得能让人眼泪掉下来。
但就算是这样无意识的恩爱光波,也让人招架不住啊。

另外,兴欣众人也参观过黄少天的房间,苏沐橙同情地说:“少天真是被吃得死死的呢。”

END
Don't act like it's a bad thing to fall in love with me
cause you might look around and find your dream come true with me
对我说句喜欢,让我们来谈个恋爱吧,即使会有些笨拙,也不是件坏事。

评论
热度 ( 2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