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虑不周的评论请直接删掉就好

© 春秋扇
Powered by LOFTER

心照不宣(全职同人/叶黄/原作设定/甜)

盛夏回溯:

 


前:时间轴在第十赛季兴欣夺得冠军之后。个人觉得叶修和少天的感情本来就经历时间的洗练已经到了一定的厚度和深度,而且两个人本来也是直说直话懒得拐弯抹角的人,所以这个文就是讲两人如何迅速地觉醒感情,这样?本来想一次完结看来是不可能了,而且就算是这样但还是感觉有些仓促ORZ,轻喷【





 


黄少天对现在的事态有点茫然。


 


在荣耀第十赛季的季后赛蓝雨输给兴欣之后,黄少天便决定在那之后全程跟随观看兴欣的比赛,然后兴欣也不负众望地以一支新队的身份夺得了荣耀第十赛季的总冠军,说实话,黄少天内心深处对于这一点还是比较欣慰的。


 


但是……为什么季后赛都结束了自己又跟着兴欣跑到了杭州?而且还一待就是好几天,兴欣众人每次狂欢的聚会也很自然地加他一个,不但没人赶他走,黄少天自己也莫名其妙地发现好像也没有想走的意思。


 


所以这到底是在干嘛呢?


 


叶修一觉睡醒,从楼上一路走下来,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客厅落地窗旁边的黄少天,安静地不像话。


 


黄少天正抱着椅背反坐在一张椅子上,微微眯起眼睛悠闲地晒着太阳,清晨的阳光从青年的身上倾泻而下,渡上了一层毛茸茸的金边。


 


叶修不得不承认大清早看到这一幕还是挺赏心悦目的。


 


“少天。”


 


听到身后传来的招呼声,黄少天微微一怔,侧过头便看到了正朝着他走过来的叶修,表情顿时生动起来:“我说老叶你真是老了啊你也不看看这都几点了居然才起床!你们兴欣的一大拨人天还没亮就跑去灵隐寺烧香了都不带你你说说你这队长还有什么形象啊——”


 


叶修的脑子本来还有点迷糊,刚一遇到黄少天就被吵醒了,连忙做了个打住的手势:“大哥,我消耗最大多睡一会儿您有意见?老板娘早就说过不让我和他们去灵隐寺,要我在家好好休息。”


 


黄少天闻言顿时眼睛一瞪:“我靠!你提前说好了那我呢我呢我呢?怎么也不带我一个!早上刚起来就一个人没了!就在我房门口贴了张纸条给我!你们兴欣也太小气了吧我去,就因为我是蓝雨的就不肯带我出去玩,亏我还是你们兴欣坚定的支持者!而且其他人就算了,魏老大走了也不和我说一声到底是几个意思啊!”


 


一时没来得及阻止就被黄少天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叶修觉得脑壳都开始疼了:“不关他们的事……是我和他们说了不要叫你。”


 


“……我擦!!!原来是叶不羞你干的好事!!!我好不容易来次杭州你让我多玩一会儿能死!!!”黄少天一听就急眼了,整个人张牙舞爪地就要冲上来揍叶修。


 


叶修笑着抓住黄少天的两只胳膊,阻止了对方的动作:“这不得留个人陪我一下么,不然我一个人待着多寂寞啊。”


 


“寂寞你妹啊!我现在就出门去逛街吃小吃!你一个人在这独守空房吧!”


 


“好吧,其实是因为这两天身体不太舒服,我怕没人看着突然晕过去了也没人知道,所以特地留堂堂剑圣来看护在下,不甚感激。”叶修语气认真地说完,紧接着就从兜里摸出来一盒软中华。


 


黄少天气急败坏地拍掉了叶修手里的烟:“身体不舒服还抽这么多烟!你哄虚空阵鬼呢!再说你留谁不好干嘛非要留我啊!其他人以后有的是机会在杭州玩,我又不是!”


 


“这不是和你关系好嘛。“叶修一脸无辜地说着,好像兴欣众人没一个和他关系好的。


 


“好你……!”黄少天虽然气结但还是及时地把“大爷”两个字咽了回去,愤愤地转身重新坐回了椅子上。


 


“放心吧,以后有的是时间玩,哥亲自带你转还不行吗。”叶修抬手搬了把椅子坐到黄少天旁边,笑眯眯地说道。


 


黄少天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翻了个白眼给叶修:“谁想和你一起了!”


 


注意到黄少天头顶还翘着几撮毛,估计是因为昨晚睡相太差的关系,看起来分外可爱,叶修忍不住笑着伸手过去揉了揉:“其实我是听说剑圣大人厨艺很好所以想留你下来帮我做个三餐什么的,要是能吃到荣耀第一剑客做的菜就太荣幸了。”


 


黄少天抬手打了叶修在自己头顶乱摸的手一个巴掌,不满道:“去去去,老爱摸我头,当我是几岁啊!做饭什么的甭想了,会也不做给你吃!”


 


“啧,比我小了整整四岁,可不是小孩子么……叫声哥来听听,哥就亲自下厨给你做顿早饭,怎么样?”叶修抬了抬眼皮,懒洋洋地说道。


 


黄少天显然受到了不小的惊吓,难以置信地上下打量着叶修:“我去,不是吧,你居然会做饭?”


 


“呵呵,哥可是荣耀大神,多少妹子的梦中情人,怎么可能不会做饭。”


 


“老叶你就吹吧,做饭和荣耀有一毛钱的关系,就你,做顿饭把厨房炸了我都不会吃惊的!”黄少天对叶修毫无节操的自夸嗤之以鼻。


 


叶修“喔”了一声,微笑着看向一旁的黄少天:“看来不做一顿是不行了啊,成,就当是对你留下来陪我的补偿吧,做出来了记得叫我哥啊。”


 


黄少天目瞪口呆地看着叶修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居然真的朝着厨房的方向走去。


 


按耐不住好奇心,黄少天到底还是跟了上去。


 


片刻之后,黄少天满脸笑意地倚在厨房门框边,赞叹道:“老叶没看出来啊你,虽然老觉得你人模狗样嘴里吐不出象牙但是没想到刀功还不错嘛……哎哎哎我不吃沙拉酱不要放那个……等等你看看火是不是有点大了啊你小心——”


 


每个动作都要被黄少天评头论足一番,没一会儿叶修就哭笑不得地转过头:“祖宗,你当你是给做饭节目解说呢?要帮忙就过来,不然就闭嘴去餐厅乖乖坐着。”


 


“嘿嘿,还是得本剑圣亲自出马啊——”黄少天边说边开始捋袖子,然后刚捋了一条胳膊像是想起了什么,又停下了动作:“算了,这个机会还是留给你吧,我就坐等品尝荣耀教科书大大亲手做的饭了。”话音一落,便一溜烟地跑出了厨房。


 


叶修笑着摇摇头,转身继续忙活。


 


“饭好啦,剑圣请用。”


 


原本在摩拳擦掌坐等美食的黄少天,一看到叶修端着盘子从厨房出来时的行头,顿时干劲全无:“我说,老叶你穿个粉色围裙是闹哪样?围裙也就算了,嘴上还叼着根烟,你这是和君莫笑一样走混搭路线呢?”


 


“围裙不是我的,给你做个饭还要听你这么多废话。”叶修把手中的盘子在黄少天面前使劲一放:“赶紧堵住你的嘴。”


 


黄少天扬起眉毛,仔细地看着叶修做出的早餐,两个干净的银白色瓷盘里各摆着一个三明治,半个切成块的苹果,还有一小碗粥。


 


“卖相不错啊,还中西结合,真是混搭路线!”黄少天笑嘻嘻地评价了一句,伸手就去拨三明治:“煎蛋、生菜、午餐肉、番茄酱,啧啧啧,哟,还是银耳莲子粥,挺有营养啊……”


 


叶修无语,抬手拿起一根筷子敲了一下黄少天的脑门:“敢情您这是验货呢?不合格是不是打算不吃了啊?不吃都给我!”


 


黄少天吃痛,轻叫了一声之后立刻一手捂住额头,一手抓起三明治迅速塞进了嘴里,含含糊糊地说道:“谁说不吃了啊!现在马上吃给你看好伐#¥%……&”


 


嚼了三两下顺势咽下去,黄少天顿时眼睛一亮:“没想到啊,做得很可口嘛,甜咸适宜!”


 


叶修慢条斯理地舀了一口粥喝:“还不快叫声哥来听听。”


 


“呵呵。”黄少天意外地没有滔滔不绝,压根不理叶修,开始专心地对付眼前的早餐。


 


“看来你心情很好嘛,居然不吐槽我?……慢点吃,没人和你抢。”叶修含着勺子,有点无奈地看着对面的青年左右手并用的吃相。


 


黄少天风卷残云般把所有东西扫荡干净之后,叶修才刚刚吃完他的三明治,看向他的眼里满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笑什么笑,这是给你面子!”黄少天脸有点红,拍着桌子理直气壮地吼道。


 


“是是是,要不要把我的这份也吃了啊?”叶修推了推自己面前的碗,一副任君处置的模样。


 


“滚滚滚!本剑圣才不是吃货!”


 


叶修微微一笑,懒得再用黄少天的黑历史去反驳他,开始悠闲地喝自己的银耳莲子粥。


 


“……说吧,你有什么事要和我讲?”黄少天放松下来,单手托腮注视着对面的叶修。


 


叶修眨了眨眼睛,咬了一口苹果,不解地看着黄少天:“什么什么和你讲?”


 


“老叶你装什么装!专门把我一个人留下,还做了顿早餐行贿,你敢说你没事找我?!你现在要是不说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啊!”


 


叶修一愣,放下手中的筷子,苦笑道:“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


 


很少听到叶修这么正经的语气,黄少天也不由自主地跟着严肃起来。


 


谁知叶修说完之后,擦了擦手,继续开吃下一块苹果,嘎嘣嘎嘣嚼苹果的声音那叫一个清脆。


 


黄少天气得青筋暴起,彻底爆发:“我擦!!!叶修你大爷!!你到底说不说!!!”


 


叶修忍俊不禁,连忙安抚黄少天炸飞的毛:“你想让我说什么啊?本来就是想留你陪我一下,不然一个人多没意思啊?既然你都留下来陪我了,那我给你做顿早餐怎么了?”


 


“……”黄少天张口结舌地看着叶修,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真是机会主义者,以为别人给你做事都是要好处的?要按你这么说,你当时帮我刷副本怎么没问我要钱啊?”叶修的毒舌技能连个冷却都没有。


 


“我靠,你以为我是你吗!这不是你比较无耻所以我才怀疑了一下你吗!”黄少天的话语不受控制地脱口而出,半天后才意识到有些不妥。


 


果然,叶修一脸辛酸地长叹了一口气:“唉,好吃好喝供上还要被人这么说,大神真是伤不起啊,以后还是保持高冷好了。”


 


黄少天无语,只好挥挥手认错:“好啦我错了,是我想多了还不行吗……中午饭我做行了吧。”


 


这边叶修终于吃完了早餐,端起两人的盘子就往厨房走,还不忘笑道:“真要缩屋里陪我一天啊?中午饭都预约好了?”


 


“哼,就你个死宅,连续比赛这么久还不累虚脱了?我怕你一出门晒下太阳就中暑了到时候我还要送你去医院!你还是乖乖在屋里待着吧,本剑圣今天就舍命陪君子了。”


 


站在厨房外面,注意到叶修连两人的碗碟都一并洗了,黄少天不禁有些想笑,叶修这一面还真让他挺意外的。


 


“笑什么?”


 


叶修脱下围裙走出厨房,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多了一根烟。


 


“没……老叶你的烟都从哪儿冒出来的啊?刚才那盒明明还在我这呢!”


 


“呵呵,这你就不懂了吧,打仗的话要随时随地储备粮草,这叫战术。”


 


黄少天看着叶修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真心觉得眼前这人脸皮厚度联盟无人能敌:“所以我还是不明白你干嘛非要留我陪你啊?说起来我早该回去了,都在杭州待了几天了……”


 


叶修慢悠悠地深吸了一口烟,突然张嘴对着黄少天的脸吐了口烟圈:“都说了和你关系好啊,好久没见了还挺想你的。”


 


“咳咳!”两人距离挺近,黄少天毫无防备,被烟呛得大咳起来:“滚滚滚!恶不恶心啊!”也不知道是在说烟还是吐槽叶修想他。


 


叶修笑着耸了耸肩:“好吧,其实是因为老板娘不让我打荣耀又不让我出门,我琢磨着得找一个话特别多的人陪我才有意思,所以就点名留下了你。”


 


“咳,不让你打荣耀才是重点吧!你家老板可真狠啊……咳咳,等等!难道我堂堂剑圣就被你当作打发无聊时光的工具了么!有你这么消遣人的吗!!!”


 


“哈哈,哪敢,这不是让小的来伺候剑圣大人么!”叶修看黄少天被呛得眼泪乱闪,连忙走上来轻拍了拍他的背脊:“真是小朋友,这么大架势,没被烟呛过啊。”


 


“走开!神烦啊你!”两人距离太近,被叶修一碰黄少天莫名有点心慌,连忙往旁边一闪,注意到叶修的手还悬在空中,便随口找了个话题:“老叶你今天的手操做了没啊?”


 


叶修一怔,偏过脑袋想了想:“好像还没有。”


 


“那还不快做!一大把年纪的人了!”黄少天转身就往客厅走,边走边问:“手油在哪儿啊?我拿给你。”


 


注意到黄少天就像在避开什么敏感的东西,叶修情不自禁地有点想笑:“就在客厅茶几的抽屉里。”


 


黄少天把手油递给沙发上的叶修,目光便紧盯着叶修的双手不放。


 


“我去,你看得口水都流出来了,让我怎么做得下去啊?”叶修停下按压五指的动作,似笑非笑地说道。


 


“口水你妹啊!!!你做你的就好了管我干嘛!”黄少天觉得叶修才是废话多,有事没事都要损一下自己。


 


但是有一点黄少天是不得不承认的,那就是叶修的手的确不是一般的好看,让人看一眼就挪不开视线。


 


何况黄少天是职业选手,职业选手的手是最重要的,所以一般都对别人的手比较敏感。


 


“你这样看着我真的会不好意思啊。“叶修耐心地解释。


 


“我去,你还会不好意思?你脸皮之厚联盟无人能出其左右!再说了,两个人都是男人,看一下有什么关系啊!“


 


叶修无奈地笑了笑,索性闭上眼睛不去理黄少天,自行做完了一套手操。


 


也许是叶修的手型实在是太漂亮的缘故,黄少天甚至忍不住脑补了一下叶修的五指划过自己皮肤的样子,还有些想念他手指揉过自己头发的感触。


 


黄少天被自己脑子里冒出来的想法吓了一跳,深深觉得脑细胞肯定是被烧坏了,连忙使劲甩了甩脖子。


 


“你还看个没完了?要收费啊。“


 


叶修说着,慵懒地睁开眼睛,却正好看到黄少天在狂甩脖子:“……大哥,你又发什么神经呢?”


 


“我,我脖子有点酸!嗯!”黄少天飞快地找了个理由,立刻伸出手疯狂按摩自己的后脖颈,一边按还一边拼命扭动。


 


叶修挑了挑眉毛,忽然站起身来绕到沙发后面,抬手拿开黄少天的手,轻轻按住他的后肩:“别动。”


 


“卧槽!!!老叶你干啥呢放开我!!!”黄少天也没想到自己刚刚脑补的东西这么快就成了现实,这会儿已经是初夏,黄少天只穿了一件薄薄的T恤,裸露在外的皮肤一碰到叶修刚做完手操的微热手指更是十倍敏感,反应就跟触了电似的。


 


叶修被黄少天浑身颤抖的反应逗得笑了两声:“不是你说脖子酸吗?我给你按按啊,你反应这么大是怎么着,怕我掐死你吗?”


 


“别别别别别!!!我怕痒!!!”黄少天扭来扭去,试图从叶修手里挣脱出来。


 


“真不用啊?这可是荣耀大神连带荣耀第一手的服务,仅此一回啊。”叶修加大手上的力度,笑眯眯地逗黄少天。


 


“哈哈哈还荣耀第一手,羞不羞啊你!哈哈哈哈——”黄少天很神经地大笑了两声,笑完才注意到叶修已经开始了按摩,手上动作并不重,指法却很是有力,按压加旋转的力度恰到好处,这么一按还蛮舒服的。


 


叶修也没想到黄少天就跟只被人顺毛的猫似的,刚才还暴跳如雷,瞬间就安详地一动不动了。


 


“老叶你还真有两下子啊。”大概是叶修按得他太惬意,黄少天甚至忘记了紧张,居然顺口夸了叶修一句。


 


叶修的五指不疾不徐地划过,指腹来回轻按着黄少天修长的脖颈,淡淡笑道:“承蒙夸奖,深感荣幸。”


 


黄少天在心里拼命告诫自己要冷静冷静,然后默默地做了个深呼吸,闭上眼睛,放松下来享受着叶修双手的按摩。


 


叶修若有所思地看着黄少天轻颤的睫毛和分明的锁骨,再碰到黄少天不算白皙却手感很好的皮肤,心里忽然有点痒痒。


 


黄少天虽然算不上什么特别英俊的帅哥,但是五官和身材是绝对不差的,特别是不说话的时候。


 


所以说昨晚陈果问自己明天怎么办的时候,自己为什么要点名留下黄少天呢?叶修默默地想着。


 


也许当时只是有点想看看好不容易来一次杭州的黄少天被迫留下来陪自己的样子,肯定会很有趣。


 


但是今天和黄少天独处时,感觉又不太像。比如说,除了以前和苏家兄妹生活的时候,叶修还从来没有为谁专门做过早餐。


 


难道真的只是单纯想和黄少天待在一起么?虽然叶修一直很嫌他吵,但是他却无法否认真的很喜欢和黄少天相处的时光。


 


纯粹,简单,无忧无虑。


 


可以没有任何顾虑地随便开玩笑,可以一起愉快地讨论荣耀,也可以你来我往唇枪舌战,或者干脆打开电脑PK一场,和黄少天在一起,永远都不会感到无趣。


 


迎着早晨的阳光,巨大的别墅里只有他和黄少天两个人,其中一个刚刚给另一个做了顿早餐,两人一起吃完后,其中一个坐到沙发上另一个又开始给对方按摩,叶修本来也只是觉得这样挺舒服和安逸,但是这么仔细一想,这个走向……好像不太对啊?


 


这么一走神,叶修的食指微微一滑,手劲很大地戳了一下黄少天的肩窝。


 


“靠!老叶你干嘛!”


 


“嗯?……哦,我想问问你这儿酸不酸。”叶修回过神来,正好看到黄少天在仰着脖子看他,眉毛高高扬起,漆黑的瞳仁盛满了光亮,让叶修的心跳无端加快了一些。


 


就像是有什么压抑许久的东西在这一刻就要爆发出来。


 


“哦,不酸啊。”大概是觉得这个角度太微妙,黄少天很快就把头缩了回去。


 


叶修从来都不是个磨磨蹭蹭喜欢犹豫的人,想做什么都是立刻就会去做的。


 


联想到之前黄少天的反应,叶修坏心顿起,突然俯下身去,在黄少天的颈窝处缓缓吹了一口热气。


 


他的本意只是想逗一下黄少天,没想到刚吹了一下黄少天就浑身一个激灵,猛地坐起身来,叶修的嘴还没来得及收回,便顺势在黄少天的锁骨上碰了一下。


 


“我操!!!老叶你到底想干嘛?!?!”误以为被叶修偷亲了一口,黄少天瞬间就捂着脖子跳起身来,迅速蹦到离沙发十米远的地方,面红耳赤地大叫道。


 


我去,这还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啊。


 


叶修郁闷得一脸黑线,但还是想办法解释了一下:“我只是想逗你玩一下,对着你脖子吹了口气,没想到你反应这么大……”


 


“你没事干对着人脖子吹什么气啊!变态啊!”黄少天怒气冲冲地瞪着叶修,恶狠狠地说道。


 


“两个人都是男人啊,有什么关系。”叶修淡定地把黄少天的原话丢给了他。


 


“……”黄少天此刻看着叶修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棘手的野图BOSS。


 


和黄少天不同,叶修这边倒是越来越自然了:“你看你,想到哪儿去了?”


 


看到叶修意味深长的坏笑,黄少天感觉就像刚刚吞了一大把黄连,味道相当苦涩却没法说出口,只好自行理了理衣服:“我才没多想,脖子已经不酸了,谢啦。”


 


“那你过来坐啊?躲那么远干什么?”叶修从沙发后面走出来,有点好笑地看着神情警惕的黄少天。


 


黄少天显然脑子还有点短路:“做?做什么?”


 


叶修发现两人的对话少见地对不上号,只好指了指沙发作为辅助:“坐沙发啊?”


 


看到黄少天大松了一口气的表情,叶修才忽然顿悟,嘴角又重新扬起一个玩味的弧度:“少天,你想做什么啊?”


 


黄少天眼睛狂眨了几下,陡然紧张起来:“什什什什么做做做什么!老叶你不要胡思乱想啊我可是很纯洁的我——你不要过来啊!”


 


“你怕什么?”叶修向前走一步,黄少天就后退两步,还不停地往后看,一副随时准备撒腿跑命的架势。


 


“我只是觉得你看起来不怀好意你到底想干嘛啊老叶你站在原地把话说清楚————”


 


叶修没应声,看了黄少天一眼,继续慢悠悠地往前走。


 


“啊啊啊啊啊叶不羞你离我远一点啊听到没有!你信不信我用抱枕砸你啊!”眼看着叶修越来越靠近,黄少天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越来越失控。


 


眼看叶修还是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黄少天心乱如麻,再也无法忍耐,只好自行停下了脚步:“叶修。”


 


“……现在只要和你离得太近,我就会变得像个神经病一样无法自控,所以求求你离我远一点。”


 


黄少天难以置信地发现自己的声音居然带上了一点哀求的成分。


 


叶修的脚步微微一顿,黄少天刚刚松了一口气,叶修却突然一个箭步直接冲到了他的身旁,一把抓住了黄少天的手臂。


 


叶修的气息近在咫尺,黄少天只觉得自己的大脑彻底当机,浑身都变得僵硬起来,像座雕塑一样定在原地。


 


“你看,这不是什么事也没有么?”叶修像是全然没有看出他的紧张,微微一笑,淡定地反问道。






未完待续XD




 

评论
热度 ( 70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