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虑不周的评论请直接删掉就好

© 春秋扇
Powered by LOFTER

【周翔】你是我弹奏的一首歌 P2

夏日午后的凉凉茶:

大家能喜欢这篇文好高兴哦,走过路过喜欢的话点个赞吧……(゚´Д`゚)゚


上一P戳http://fisherlu.lofter.com/post/211bba_e4358d






9


周泽楷很久没有撩开犹如门帘的额发了,风吹额头凉的感觉还挺不习惯。而撩开他头发的孙翔,正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


那双明亮璀璨像夏夜的星空一般的双眼里,此时倒映着的是自己的脸,看着看着,周泽楷有一种躺在星海里的感觉。


这感觉真不错啊……


 


孙翔没注意他已经和周泽楷对视超过10秒钟了。


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和第一次见面对视超过10秒钟就代表两个人fall in love?


不过孙翔肯定是没听过这句话。


因为他晃过神来,刚把周泽楷的头发放下,垂下头像是思索着什么,紧接着又把周泽楷的头发撩起来,看上一会儿。


然后又撩起来,再放下去。


撩起来,放下去。


 


三次之后,孙翔终于确信不是自己的打开方式不对,而是少女漫画里那种“取下眼镜就是帅哥”,“换个发型就是帅哥”的人,真的存在。


 


好吧,存在就存在吧,这不是重点。


 


孙翔问,“你居然也是一班的啊,我怎么从来没有印象?”


孙翔对周泽楷没有印象,周泽楷倒是认识孙翔的,那么一个耀眼的人物,他怎么会不认识呢。


只不过周泽楷的回忆里,他们同屏出现的场合包括以下:



  1. 教室,孙翔坐在第一排,周泽楷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


  2. 练习室,孙翔坐在练习室的最中央弹奏,周泽楷坐在练习室的最外围默默聆听。


  3. 食堂,孙翔和小伙伴在一起,身边围绕着一帮粉丝,周泽楷坐在食堂最角落的地方埋头扒拉饭。



 


周泽楷觉得,孙翔能注意到他,那才奇怪了。


如果说孙翔是耀眼的太阳,而周泽楷就是颗小星星,太阳出来天蒙蒙亮的时候,谁会注意到泛白的天空上那颗散发着微弱光芒的星星呢?


 


“我,不显眼。”看孙翔还在等着,周泽楷就给了他一个答案。


孙翔听了,觉得也是这么回事。在本大爷的万丈光芒下,想看到别人是挺不容易的。可是英雄惜英雄,孙翔觉得周泽楷弹钢琴弹得这么好,不应该淹没在平凡的人潮里。


“你导师是谁?”孙翔奇怪,一般导师有这么优秀的学生,那都是上赶着推荐他们去参加甄选会和表演赛。要是周泽楷落在陶轩手里,早就洗剪吹一条龙服务包装成Prince of Piano了。


“苏沐秋。”周泽楷缓缓说。


“啊——?”孙翔叫了出来。


 


10


“唔——”孙翔大三,课不重,下午没课的时候他都待在1201,一个排课不多,可供学生自由使用的练习室里。平时他基本都是在练琴,但今天钢琴连盖都没掀开,他右手托着腮枕在钢琴盖上,寻思着上午发生的事情。


 


周泽楷的导师是苏沐秋,居然是苏沐秋,怎么是苏沐秋。


 


要说苏沐秋,那也是本校一奇人了。


听说苏沐秋和叶修当年是这所学校同一届的学生,被成为钢琴系双壁。甚至要论当时外界对二人的评价,苏沐秋比叶修还要高上一筹,被称为不世出的天才,明日的钢琴演奏家。在大四,两人都要被学校推选到意大利留学的节骨眼上,苏沐秋出了意外。


一场车祸让他在医院里躺了将近一年,他失去的还不仅仅是去意大利留学的机会。他自此落下了病根。


他衷爱一生的钢琴,会让他的双手,在弹奏不到半小时,就疼得脊背都冒冷汗,连最基本的颤音都没法准确地弹出来。


 


而等叶修载誉而归的时候,苏沐秋已经成为了学校的一名钢琴老师。和挂名在学校,从不上公共课,只指导一两个学生的叶修不同,苏沐秋可以说是全校风评最好的老师之一,却也是全校风评最不好的老师之一。


 


他能让枯燥机械的练习课变得有趣,却从未带出一个“有出息”的学生,哪怕一个,就连参加国内大赛的都没有。


不是因为他没有那个能力,而是他没有那个心。具体什么原因,孙翔不知道,也没有兴趣知道。


 


但孙翔觉得可惜。虽然错了一个音,周泽楷的肖邦的降E大调大波兰舞曲,依然是孙翔听到过的最好的。这首曲子是肖邦的曲子中公认最有难度的一支,周泽楷打动孙翔的却不是因为他的技巧,而是钢琴在他手下,能发出山涧那般清澈剔透,不含一丝杂质的声音。


每一个音符都滴入了他的心里,在心尖上润开一朵水花。


很想再听他的演奏,很想其他人也能听听他的演奏。


 


有很多人会嫉妒他人的才华,或者担心他人的才华对自己造成威胁。但在孙翔的世界里,唯乐永生。他希望将美丽的音乐传达给更多人,不仅是自己的,也包括他人的。


你的音乐很厉害,我欣赏你,绝不吝于赞美你。但我也会努力,变得更强,然后超越你。


这是孙翔的音乐之道。


 


所以这样的孙翔,对于周泽楷有那么一位导师,着实感到惋惜。


 


“要不要把他介绍给别的导师呢?”孙翔即使没有在弹钢琴,处于思索状态时手指也忍不住在钢琴盖上敲打起了节奏。


“陶轩不行,他太功利了,不适合周泽楷。叶修……叶修是个混蛋!啧,那除了这俩还有谁……”随着孙翔脑子里的结越来越大,手指敲击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啊,烦躁!”


孙翔为了一个刚认识才两天的人,陷入了严重的焦虑。


 


11


“翔哥你干嘛呢?”下了课的唐昊、邹远走了进来。


 


“我在想哪个导师靠谱呢。”孙翔回道。


“诶,你也打算参加校庆甄选会?”邹远有些惊讶。


“是啊……诶不对!”孙翔从椅子上站起来,转身对着俩人,“什么校庆甄选会?”


“就是校庆演奏会啊,不会除了导师挑人组建的正牌军以外,还有一支学生自行组建的‘杂牌军’也能去嘛。”唐昊一边嚼泡泡糖一边说,然后吹了起来。拜他天天吹长号的肺活量所赐,两口气泡泡就“啪”的一声吹破,糊了一脸。


“哈哈哈哈哈你有够笨哦。”


“闭嘴!”唐昊忙着扯脸上黏着的泡泡,邹远忍着笑递给唐昊面纸,同时接过转播权继续解说,“我跟昊哥都没入选学校的演奏团,所以昊哥想搞一个演奏团去参加甄选会。”


“是啊是啊,这都大三了再不参加就没机会了。”唐昊还在忙着把脸上的泡泡摘干净,“老子得让他们瞧瞧,不选我是个多么错误的决定!”


“有志气!”孙翔拍拍唐昊肩,“要是你不是一脸白色黏着物,会更有气势哈哈哈哈”


唐昊怒,“给老子爬开好么!”


 


“孙翔你一起来么?”邹远冲着孙翔问。


孙翔摸摸被唐昊拍掉的手,想想这确实是个好机会啊,凭本大爷的能力,那甄选会的第一名还需要努力么?不就是为了让我拿才设立的么。本大爷不但要拿第一名,还要比校队还出色,让叶修那混蛋好好看看!


“我去!”孙翔当即下了决定。


 


“嘿,我就知道你会去,有了你我们拿第一名就更有希望了。”


“不是有希望,是稳拿了好么!”孙翔不屑。


邹远:“不过我们参加甄选会必须有一个指导老师,我们正商量找谁呢。”


孙翔问,“你们有人选了么?”


唐昊叹了口气,“我们成立得有点晚,其他人早就已经找好老师了,就连我的林老师也被人拉走了。”


孙翔瞪他,“什么你的林老师,是林敬言?你这动机不纯啊!”


唐昊:“纯!有比我这动机还单纯的么?我都没有想什么衣服的爆裂,我只想到手把手的教导啊!”


孙翔懒得理唐昊,转过头来问邹远,“还有别的人选么?”


邹远面上有些为难,“韩文清,张新杰,吴雪峰,肖时钦,楚云秀这些大热导师都被挑走了,剩下的导师里我们觉得靠谱的,就是苏沐秋了。”


 


“啊——?”


孙翔在同一天里,第二次因为一个人的名字大叫起来。


 


12


孙翔一行人去办公室找苏沐秋的时候,苏沐秋正在抽烟,跟周泽楷说着什么。


孙翔一进门,就跟周泽楷的视线对上了。要说视线也不太准确,因为周泽楷的头发挡住了他的脸。但那颗毛毛的脑袋微微抬起来的时候,孙翔就是觉得,周泽楷是在看自己。


 


“你们要我当指导老师?”苏沐秋被孙翔他们包围,周泽楷很自觉地退到了一边。孙翔看着他,真的觉得他存在感太稀薄了。穿着一件灰色衬衣,简直就自动地跟灰色墙面背景融为一体。


要是他去当忍者,一定很合适。


“是的!麻烦老师了。”唐昊邹远躬身情愿,弯腰的时候还拽了走神的孙翔一把。


“你们当真的?”对于自己在学生中的评价,苏沐秋清楚得很,也懒得点破。


“真的!”


苏沐秋很乐于指导任何一名乐于在音乐上进取的学生,所以要他当指导老师并不是难事。


不过吧……


苏沐秋看了眼孙翔,又看了眼自家的那个不停往这面瞄的徒弟,眼珠转了两圈,说:


“当指导老师没问题,不过你们得先满足我个条件才行。”


 


“啊?还有条件啊?”孙翔直起身子,肠子也跟着直,当着苏沐秋面就把话说了出来。


苏沐秋没把孙翔的话往心里去,对着他说,“孙翔是吧?我知道你。钢琴小王子,天才的演奏者。”


听到别人的夸奖不可能不沾沾自喜,更何况孙翔这种没吃过什么挫折的年轻人,于是他面露带着傲气的喜色,连头不自觉地昂起来。


“不过啊,过于自我,不懂配合,好大喜功,这也是外界对你的评价哦。”


孙翔还没帅过三秒,就被打脸了。


“你——”


“怎么着,我什么我,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苏沐秋把烟头按灭。


因为叶修的关系,孙翔可不喜欢别人抽烟,此时不由得舒了口气。


“你们这次要参加的是演奏团的甄选会,不是什么钢琴独奏比赛。你那么特立独行的做事风格,怎么和乐团里的其他人相处?我对你能够和其他人很好配合的这件事,抱有很大疑问。”


 


苏沐秋这话一下子戳中了孙翔的痛脚。


没错,孙翔是不会配合。叶修在指导他的时候说了相同的话。但由于学校乐团演奏的曲目是钢琴奏鸣曲,以钢琴演奏为核心,所以孙翔认为其他人理所应当来配合他。


 


但眼下能参加甄选会是最重要的事情,即使是孙翔也能分清轻重缓急。


于是他咬咬牙,不情愿也得情愿地问,“什么条件?”


 


苏沐秋指指角落里的周泽楷,“你和他,演奏一个双人合奏,截止到星期五下午最后一节课结束前,能给出让我满意的演奏,就给你们当导师。曲目嘛,就李斯特的匈牙利狂想曲第二号吧。”


 


“啊——?”


这次就连坐在角落里的周泽楷,都发出了微微的惊呼声。


 


13


李斯特的匈牙利狂想曲第二号,李斯特最著名的钢琴曲之一,也是众所周知演奏难度最高的钢琴曲之一。


最关键的是,这首曲子,是钢琴独奏曲。


“没搞错吧?这不是合奏曲是独奏曲啊,要合奏也应该是莫扎特的D大调奏鸣曲吧?!”孙翔不怀疑苏沐秋的专业素养,所以对于苏沐秋的这个决定,他只能认为。


你是在玩我吧?


是在玩我吧?


在玩我吧?


玩我吧?


吧?


 


苏沐秋不以为然,“独奏曲怎么了,你们可以把他当合奏曲弹嘛。我不介意你们在合奏的编排上做一些小~改动,反正我的要求不是‘精准的演奏’,而是让我满意。”


“我怎么知道,什么样你能满意?”孙翔咬牙切齿,觉得苏沐秋在把他握在掌心里揉。


“哎哟,年轻人火气不要这么大哦。怎么样才算满意,你心里也有张谱吧?”苏沐秋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孙翔跟前。“我又不会故意刁难你们,还是说?你怕输?”


此话一出,孙翔的眼神变得凌厉起来,“谁怕输!合奏就合奏!”


苏沐秋“哈哈哈”笑出声来,“我就喜欢你们这些容易激将的年轻人,加了个油~老师我先去上课了哦。”


 


“我讨厌他。”孙翔看着苏沐秋的背影,觉得跟叶修那是一样一样的。


 


“但是翔哥,这次乐团组建成不成功,就看你的了啊!”唐昊郑重地拍上孙翔的肩。


“看我的!不成功!便成翔!”孙翔握紧拳头,锐利的眼神转向周泽楷。


周泽楷感受到视线,头发微微抖了下。


 


14


孙翔是个较真的人,他不会去敷衍,也不会找捷径。


他没有想要去投苏沐秋的喜好,去研究怎么能让苏沐秋满意。


因为他认为,要让别人满意,首先得让自己满意。


 


况且,本大爷都满意了,还能有谁不满意?


孙翔,就是这么自信。


 


而钢琴合奏曲讲究的是什么?是两个人的配合。


为了不到四天时间之内弹出能让自己满意的合奏曲,孙翔立即就拉上周泽楷去了练习室。


但第一天他们的时间就浪费在了决定谁弹主奏,谁弹协奏的问题上。


 


一开始孙翔提出他来做主奏,让周泽楷配合他。但周泽楷的演奏风格比较随性,刻意为了去配合孙翔而演奏,就像被套上了手链脚镣,变成没有错误,却也没有灵性的演奏。


孙翔当然不能接受这样的效果。于是他忍了忍,让周泽楷弹主奏,他来协奏。


我就不信本大爷配合不了你!


经过这次的调整之后,周泽楷随心所欲地演奏,孙翔如愿以偿地听到了那天清晨印在他脑子里挥之不去的美妙乐声。孙翔凭借他高超的演奏能力,倒是也能跟上周泽楷。


 


可就是有哪里不对。孙翔总觉得这不是他想要的合奏。不该是这样,一个人完全是为了追赶另一个人那样,亦步亦趋地跟着他的脚步,就像是害怕恋人离去般地委屈,忍让。


 


第一天的练习,就这么不愉快地结束了。


 


为了提高和周泽楷的默契。孙翔决定在练习以外的每时每刻,也都和周泽楷在一起。


 


“周泽楷我们一起上课吧。”


“周泽楷我们一起吃饭吧。”


“周泽楷我们一起上厕所吧。”


 


于是全校又开始疯传另一件事,那就是钢琴小王子孙翔身边,出现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物。多少少年肠断菊疼,多少少女含泪咬手帕,而他们怨恨的目光,一齐戳到了周泽楷身上。


 


“周泽楷我们一起回家吧。”


天呐?!都已经同居了么?!周围人倒吸一口凉气,充满怨念地看向周泽楷。


不过周泽楷天生信号接收能力不强,再加上头发太长遮视线,全然没有感觉到。


 


“我一直就很好奇,你头发这么长,居然走路都不会撞电线杆。”孙翔走路的时候一直看着周泽楷,每到岔路和有障碍物的地方,周泽楷居然都能准确无误地绕开行进。


孙翔很认真地说,“其实你是蝙蝠吧?”


周泽楷:“……”


 


到了他们家门口,孙翔不着急进自己家,说是要跟周泽楷商量下怎么改合奏的问题。结果一打开周泽楷的屋门,孙翔看着眼前宛如抽象画派的暗黑谜团丛生的房间,觉得自己要像那副表现主义绘画的代表作,“呐喊”那样捧着脸尖叫了。


 


“为什么泡面吃完了盒子还留着?里面的汤和油都凝成固体了!你是在做生化实验么?”


“为什么吃完了外卖不扔!盒子里有蟑螂啊我去!”


“天呐,这个看上去红红的印记是西瓜汁?那坨稠稠的是果酱?”


“OMG这个橘子已经长霉了!”


“为什么有这么多脏衣服堆在这里?什么?是柜子里塞不下了?谁打开的柜子,哦,对了是我。别脱离重点!为什么你不洗衣服!”


 


周泽楷:“家政阿姨,请假了……”


孙翔头疼,“没有保姆给你收拾你就不会自己收拾么?”


周泽楷诚实地摇摇头。


孙翔怒:“现在就跟我一起大扫除!我从我家拿垃圾袋过来!”


 


周泽楷不敢告诉孙翔,他现在身上穿的这件灰衬衫,其实是白色的。


 


等孙翔指挥着周泽楷,两人一起把成山的垃圾分类塞进垃圾袋,用消毒液和清水擦了两遍地板,喷了驱虫剂,把脏衣服扔到洗衣机里去连洗了八缸之后,早已月上柳梢头了。


 


15


为了方便打扫房间,孙翔找了个夹子,把周泽楷的额发都梳到一起,然后用夹子加起来背到脑后,看起来就像是冲天炮似的。可即使这样,也丝毫无损于他的英俊。


打扫完毕,周泽楷头发还这么夹起来,看着孙翔气喘吁吁的坐在擦干净的沙发上,用他洗干净的杯子喝水,不由地问。


“有必要么?”


孙翔狠灌了好多口水,才不觉得渴了,问:“什么有没有必要?”


周泽楷低头,握紧手里的杯子,“为了合奏。”


为了合奏,有必要做到这个地步么?在学校一起就算了,连到家都还要帮自己费这么大功夫收拾屋子。


孙翔大拇指抹掉嘴角流出来的水,定定地看着周泽楷,“我不想输。”


“不想输?”


“是的。”孙翔的眼神一瞬间些微地黯淡下去,转瞬之后又重燃火焰。


“输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不是第一就没有意义。”


 


周泽楷不太明白为什么。他进音乐学院来学习钢琴,是因为他很喜欢弹钢琴,如果要说以后的打算,估计也是尽量留在学校,作为一名教师继续教钢琴吧。


虽然自己这不擅长说话的性格,估计是不适合当老师。


但周泽楷不管那些,什么比赛,第一名,他想都没想过。也许自己这样会被人说是没有志气,没有目标,可周泽楷就是觉得,只要能弹钢琴,那就够了。


只要一摸到琴键,手就会不受控制似的自发弹奏起来。今天是什么心情,就弹什么曲子。烦恼的时候就弹贝多芬的悲怆,高兴的时候就弹肖邦的小狗圆舞曲。


他看着孙翔仿佛陷入与自己的斗争中,很想对他说,不是第一名,也没有关系的。不是事事都要整个输赢,才有意义的。


 


但周泽楷什么都说不出来。他有些焦急地四下环顾,在看到收拾得截然一新的客厅里那家先前淹没在垃圾海里的钢琴。


他记得孙翔在擦拭她的时候,最为仔细和耐心。


 


周泽楷知道他该怎么做了。他站起来,拉着不明所以的孙翔,在钢琴面前坐下,然后把面前的曲谱,翻到李斯特的匈牙利狂想曲第二号的那一页。


言语不能表达的想法,那就交给音乐吧。


 


孙翔看了眼曲谱,问,“这是要练习?但这里只有一架钢琴啊。”


周泽楷手轻轻地搭在了左边的琴键上,转过脸来看向孙翔。


此时没有碍事的头发挡住周泽楷的脸,挡住他的视线,孙翔能清清楚楚地看到对方眼中期冀的闪光。


胸腔里好像有这么东西在鼓动着全身,孙翔不由自主地把手搭到了面前的琴键上,恍然大悟。


为确认,他问,“是要四手联弹么?”


周泽楷有些紧张地点点头,不知道孙翔会不会同意。


孙翔呆了一会儿,随即冲着他笑了。


 


周泽楷顿时觉得整颗心脏都被这个笑填满了。


 


“那我们开始吧,我弹高音区,你来低音区。”


“好。”


 


他们相视一笑,同时按下第一个音符,宛如幻想一般的序奏从两人手中流淌出来。升C小调,在富有力度的八个小节的印子后,孙翔十指弹奏间,繁复华丽的装饰音带出了沉重的主题,周泽楷跟进那叹息般的轻轻音符,宛若一曲悲歌。


引子过后,饱含深情的主题旋律缓缓进入,周泽楷整个人都陷进曲子的情绪中,他瞥了一眼孙翔,而孙翔此时也正看向他。在周泽楷眼中的孙翔,和在孙翔眼中的周泽楷,仿佛都已不是在这个客厅,而是在匈牙利的萧瑟街头。


孙翔一个音节逸出,周泽楷下一个音节跟上,没有迟到,也没有早到,一切都来的刚刚好。就如同手下的音符,是为了和对方的音符相遇而生。


转E大调后,乐曲豁然开朗起来,周泽楷仿佛在黑暗中握住了孙翔的手,整个世界如同黑白色的描线稿上了彩虹色。他们并不是孤独的,未来充满了希望。情绪变得越来越欢快,越来越激昂,最终在急速的,热烈得如同不断旋转的舞步一般的节奏中,全曲走向了高潮。


 


月光从窗外透进来,一片银色的清辉之下,周泽楷和孙翔同时按下了最后一个音符。斗室之中,余音回旋。周泽楷缓缓睁开了双眼,看向右侧,往后仰头的孙翔还保持着双目紧闭的状态,似乎是还不愿意从音乐里走出来。


昨日还合奏得极其不顺利的两人,却在联弹中找到了默契。他们的座位有30多厘米的距离,他们的心脏隔着充满洗洁精味道的空气,隔着薄凉的衣物,隔着鲜活的皮肉,却依然紧紧的连接在了一起。



评论
热度 ( 120 )
  1. 春秋扇夏日午后的凉凉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