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虑不周的评论请直接删掉就好

© 春秋扇
Powered by LOFTER

【叶黄】我若离去,你也得来 chapter8-10 by 赤莲三藏

等结局!

帝国子民:

虽然亲友赤莲三藏注册了账号,但是为了攒积分,叶黄活动期间还是我代发_(:з」∠)_


前文链接:1-5   6-7




字数:9047


 @叶雨生繁_叶黄活动企划 


梗出处99号:叶修和黄少天一起去和尚庙玩耍




文前预警:有兴欣三连冠蓝雨13赛季冠军私设,超级慢热流水账,总体来说是个甜蜜的恋爱故事……


期待逗比的同学很对不起,为了保证情节这一大段都不是逗比。。。


感谢阿音大大和长长的回复,还有所有回复和喜欢的筒子们,作者打了鸡血周末更了一万,第十章写的心力交瘁……


————————————




chapter 8



“别装死啊少天,”叶修推推趴在旁边动也不动的黄少天,“闹这么大你说怎么办?”
“怪我咯!”黄少天蹭地从床上窜起来,顶着一头乱毛像只小狮子,“我一清纯的游戏少年……”
叶修做一个打断的手势,“青年,继续。”
“滚滚滚滚滚!你给我发微博澄清!现在!马上!”
“我已经发了啊。”叶修的淡定与黄少天的狂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发了?”黄少天半信半夜的拿过iPad,然后就是狂躁2.0。
“叶修!你个不要脸的!什么叫‘三连冠队伍的墙头岂是他想爬就爬的’!”

黄少天现在陷入了到底是要证明照片上的不是自己还是证明不管是谁的墙头自己想爬就爬的两难境地。

“好了,别闹了,”叶修看着微博上大家已经完全进入扯淡比逗的阶段,稍微放了下心,“去做饭吧。”
“凭什么我去做饭!第一我是客人!第二我有伤!你好意思么你!而且你在微博上同这么大篓子你还有脸吃饭!”
叶修把iPad呼到黄少天脸上,“评论数和转发数甩你一个0。”
谁输了谁做一夏休期的饭。
“我靠!你昨晚上不是还嫌弃我做得不好吃!现在你又想起来了!”愿赌服输,黄少天虽然抱怨还是不情不愿地下了床。
“昨晚我不确定能赢啊。”叶修继续刷着微博。

“诶叶修,你家冰箱里居然还有条鱼!”黄少天翻冰箱之前觉得能找到两根青菜叶子就挺幸运的了。
“估计是老板放的吧。”叶修也挺惊讶。
“那还能不能吃啊,”黄少天打开袋子仔细问了问,感觉还算可以,“看我给你秀一手生滚鱼片粥!”
“别糟蹋东西了。”

随着叮叮咣咣一阵过后,一股鲜香的粥味儿渐渐弥漫开。
“哟,不错,”叶修闻着味儿就出来了,过来看了看锅,“就是看着恶心了点。”
“滚滚滚!”黄少天可是对自己的作品非常满意,“出锅!”
“行了,你过去坐着我端吧。”叶修看着黄少天踮着伤脚站着,还是有点不落忍。
“你先尝尝!”黄少天把勺子递给叶修,一脸得意等夸奖。
叶修也不客气,舀了勺吹凉送到嘴里。
登时脸色就变了。

“吞下去!”黄少天眼看情况不对,绝对不允许当面被羞辱。
叶修皱着眉头,但是看着黄少天剑拔弩张的气势,觉得自己这要是吐出来会被分分钟按到锅里,权衡一下还是吞了下去。


叶修舀了一勺吹凉递到黄少天嘴边,“来,干了这勺,我们就是过命的交情了。”

“太夸张了吧你。”黄少天抱着可能真的不怎么好喝但是也不至于难以下咽的态度喝了下去。
然后就被自己羞辱了。
“太夸张了吧你。”叶修拍着黄少天的背,后者趴在水槽边干呕不止,“叫个外卖打游戏?”
“呕……”黄少天百忙之中比了个OK的手势。

吃完饭,黄少天插上叶修给的账号卡就不开心了,“我靠!为什么要我玩女号!女号配我的声音我会吐!”
“活动上说男女搭配积分翻倍。”叶修点根烟叼上,“会吐你别说话就行了。”
“那为什么不是你玩女号!”
“你想要男号也可以”,叶修倒是果断把账号卡拔下来递给他,“选一次,别后悔。”
“反正不要女号!”黄少天觉得叶修这样肯定有阴谋,但最多也就是装备特别次或者是个牧师这种完全没有PK快感的职业,但也比女号强!
黄少天把账号卡一插,还真是个男牧师!
ID:胸肌一甩奶四方。

“叶修你这都是什么账号卡啊!”黄少天看着ID想自插双目,“牧师就算了名字这么娘我怎么用啊靠!”
“别人又不知道是你。”叶修现在说的无所谓,刚才插账号卡的时候自己心里也是一咯噔,“要不再给你个机会重选啊?”
这话黄少天就不爱听了,刚才叶修说选一次,现在又让自己重选,搞得好像他多大度,自己多小气似的。
“滚滚滚!”黄少天一咬牙上了游戏,叶修这边也开了ID惊尘的女战斗法师上线。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黄少天觉得奶四方跑起来的时候胸部一抖一抖的。

七夕活动涉及到的任务都挺简单的,但非常麻烦,而且是那种没有捷径的,本来就是为了增加大家单独相处的机会,要是分分钟就搞定怎么面对漫漫长夜。
主线其实就是玩家要帮Npc牵线搭桥,凑成一对儿又一对儿,这送个信那捎个话,这给个定情信物那帮人赔礼道歉。榜单积分就是按照促成的情侣数量和质量来计算,照例是前十有特别奖励,就是烟花灯笼许愿签什么的。
“真尼玛烦。”黄少天单手托腮,一只手咔嗒咔嗒地点着鼠标跑来跑去,“有什么事儿不能一次说清啊,来来回回糊弄傻小子呢!连个怪都不用打好歹来个抢亲的恶霸啊。”
“来恶霸你想怎么样,丢丢圣诫之光然后给Npc刷血么。”叶修姿势跟黄少天简直一模一样,这剧情对于他俩来说真是没劲透了。
“我们去竞技场吧老叶!”
“你一个牧师。”
“我靠!”黄少天刚刚一直故意选破坏NPC感情的选项,成功地把NPC逼地暴走了。

NPC本身就是举刀的姿势,因此没有任何前摇动作,一刀就劈了下来。黄少天几乎在同时操作奶四方一个翻滚避开,但牧师本身的移动速度就比较迟缓加上NPC这一刀附带范围伤害效果,奶四方还是被劈到,半血没了。
“真凶啊!”黄少天看到NPC又冲过来,急忙起身避开,并且点了一个神圣之火在NPC的脚下。
好在NPC吃技能,黄少天趁着他放不出技能,操作着奶四方以最短路线跑到相对安全的位置。
“真是丧心病狂!”
“你就手欠吧,在这大好日子你招惹谁不好招惹一个屠夫。”

叶修操作着惊尘赶到,正看到神圣之火的技能效果刚过,NPC举着杀猪刀估计又要放大。
叶修起手豪龙破军冲到NPC背后,接着一个圆舞棍把他抡翻在地连着一套就招呼到NPC身上。
奶四方顶着恢复甩着胸肌跑过来,放了一个圣诫之光,加点输出。
“小心点,打人倍儿疼!”
“这不是有你么,奶好我啊。”做个没什么奖励的活动,叶修也不想打的跟职业联赛似的,一些攻击不高的招也懒得躲。
但是渐渐的叶修发现,NPC虽然也会攻击自己,但是大招妥妥地都指向奶四方。
“你这仇恨妥妥的啊。”叶修戏谑一句,说完一个落花掌把NPC往奶四方面前一推,正好是NPC放大的时机,果然不负众望,NPC一刀劈下,干净利落!
“叶修!作死啊!我们现在可是队友!”奶四方连滚带爬地躲开,被技能扫到差点红血。
“呵呵,习惯了。”

两个账号的装备其实都算中上水平,加上职业级操作,再被NPC抡翻了不太说得过去。
NPC倒下的时候奶四方顶着残血跑上来,“哎呀还掉包了!情人心碎片四,是个任务品诶。”
“我这里怎么没有掉包提示?我看看。”叶修凑过来。
情人心碎片四,拾取绑定。后面什么都没有了。
“估计有七个碎片。”叶修算了算,活动说明上一共有七对情侣,“走,调戏NPC。”

这才像过节嘛!
不过因为第一个碎片是奶四方捡的,又是拾取绑定,刚才屠夫倒的时候叶修就看不到有掉包,所以叶修推测只有NPC的仇恨对象才能拾取。
“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就麻烦你了。”叶修把惊尘停在一边,就来看黄少天挑衅NPC。
还真是怎么欠揍怎么选啊……

“暴走了!快上!”这次暴走的NPC是个妹子,没有刚刚的屠夫那么生猛,好歹先说了句台词,但还是起手大招。
无吟唱天雷地火。
“太赖了!”黄少天其实是准备点神圣之火的,而且也推测这NPC估计是个类似于元素法师的设定。本着保险的原则,黄少天想看看她唱的技能再考虑点火。
可是妹子她不吟唱。
元素法师作为暴力DPS,主要的制约属性之一就是吟唱时间。叶修看到这种不会吟唱的Boss级元素法师也有些乍舌。
“这可比云秀猛多了!居然不吟唱我靠!你看到没!又一个天雷地火!CD也没有嘛!我要掀桌了!”黄少天一边跑一边刷文字泡。

叶修赶紧操作惊尘上去绕背控制住元素法师,几下攻击下来松了口气,虽然她不用吟唱没有CD,但她继承了元素法师最优良的传统,也是大家最喜爱她的一点——脆皮。
“鸡肉味嘎嘣脆!”奶四方看到惊尘把局势控制住,又屁颠屁颠的跑回来放技能,“元素法师,现已加入肯德基豪华午餐!”

情人心碎片2,get!


 


chapter 9

虽然遇到了各种各样的暴走NPC,但都没有遇上什么太大的困难。
“一二三四五六,六个啦!”黄少天清点一下包裹,“还有个碎片7就搞定!不知道能拼出个什么想想好激动!”
“按这次活动的设定还真有可能拼出个大烟花。”叶修泼冷水。
“那也行啊!肯定跟别人都不一样!”黄少天现在玩高兴了,自然什么都看得开。

两人来到最后一个NPC面前。
这个NPC是个年轻浪人,腰中斜挎着一把太刀,帽子压得很低,背后背了一把伞。
“难道是个鬼剑?”黄少天嘀咕了一句,“不要秒排鬼阵无CD鬼神盛宴啊,么么哒。”
而叶修却在一边若有所思。

“要暴走了!”黄少天已经摸清NPC暴走前的一些特征,提前给叶修做预警,而自己也随时准备点神圣之火封起手大招。
“少天,”叶修跟之前不同,早早调整好战斗位置,“先别放神圣之火。”
“哦,行。”黄少天也没多想,可能是叶修想判断一下NPC是什么职业。
果然NPC在预想的时候暴走,让黄少天惊讶的是NPC并没有拔刀,而是从背后抽出了伞,几乎没有任何间断的,三枚反坦克炮冲着黄少天呼啸而来。
“我靠!叶修都是你做的孽!”黄少天拼命躲闪还是被其中一枚轰飞。

叶修却一副早有准备的样子,战矛刺出,一个上挑。
居然挑到只是分身!
NPC已经出现在黄少天面前,拔刀斩接落花掌,黄少天连忙让奶四方受身起来,刚准备施放神圣之火,迎面就是一招天击,没有给黄少天任何喘息机会,就对着已经浮空的奶四方一通扫射。
黄少天已经放弃治疗转头怒火冲冲瞪着叶修,显然是勾起了不开心的记忆。别说现在用的是牧师,就是用剑客,黄少天也不能保证自己完全能摆脱掉散人快打的牵制。
“加油啊剑圣大大,”叶修却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把我虐的不要不要的机会来了!”
“你妹的快来把你自己带走!”

叶修笑,这NPC连招的习惯和君莫笑如出一辙,绝对是开发组按照比赛设计出的。连招迅速滴水不漏,但攻击不高,也没有无耻到在武器上打技能。所以奶四方的血量虽然不停下降却还没到危险的程度。
“叶修!这货还会遮影步啊我靠!要不要这么逼真!”黄少天本来以为找到空挡可以摆脱,没想到是个陷阱。
惊尘飞身上前,借着旁边的凹凸不平的残壁跳到空中,一个圆舞棍把NPC抡到地上,溅起一片飞灰,紧接着伏龙翔天直接从空中尖啸着落下把NPC砸个结实。
“跟我比还差得远呢。”
而此时黄少天冲上去,用仅有的几个攻击技能砸向NPC,比之前都积极。

终于把最后一个NPC撂倒,黄少天上去踩了两脚才捡起最后一个碎片。合成的一瞬间系统公告也出来了。
“恭喜玩家胸肌一甩奶四方完成隐藏任务获得神秘卷轴珍稀七夕礼包恭喜同队玩家惊尘获得珍稀七夕礼包!”
“这个系统信息看得我好羞耻。”黄少天看着这种ID被挂在公共场合非常不适应,“就好像对全服玩家开了群嘲一样。”
“这不是你最喜欢干的么。”叶修凑过来,“看看是什么。”

“礼包就是烟花配饰什么,”黄少天翻了一下,种类特别多,“这个神秘卷轴就不知道了,看不出来,可能是隐藏副本?”
黄少天点了一下,只见屏幕上出现了一条提示“是否邀请和你同队的异性一起进入隐藏地图鹊桥?”
“好像不是隐藏副本,估计是做的七夕约会的地图吧?”黄少天对这种东西不太感冒。
“同队的异性要去。”叶修抓着黄少天的手点了确定。

两人一同进了隐藏地图,夜晚设定,中间是一个巨大的深蓝湖泊,在明亮的月光下闪着粼粼波光,湖泊北面是半月形的山壁,好像是把湖泊搂在怀中。
“是有点小浪漫。”黄少天抽抽鼻子,四处走走。
“我觉得这山能上去。”叶修到山壁下,虽然是垂直的但是有非常多凸起的小石块,往上跳了跳,果然非常容易,“上去看看?”
“行啊行啊!”黄少天也来了精神,操纵着奶四方就往上面跳。

毕竟是职业圈的大神,爬墙的功夫非常扎实,但是叶修的战斗法师还是要比黄少天的牧师快上许多。
山壁上面是一片花海,叶修荣耀玩了十来年,见过的大大小小的地图数不清,也不得不承认这片地图是少有精美。
“我去!这也太漂亮了吧!”奶四方这才将将从山壁那里露出个头,最后一跃爬了上来,站在惊尘身边。
“是挺漂亮。”叶修的声音低沉带点点沙哑,黄少天竟有点失神。

再漂亮的地方两个大男人也没有拗造型截图的习惯,只是难得来这种静谧的地方,还是一起躺在花海之中。
“星空效果做得也挺用心的嘛!”黄少天用的是男号,躺得粗旷霸气,转脸看一眼叶修的女号,居然是侧躺的,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你真煞风景!”
叶修闷笑,调整惊尘坐在奶四方身边,“此处应该有音乐。”
“就让我给你高歌一曲!”黄少天蹭得坐起来,顿时来了精神,“下面就让黄少天选手为您带来牛仔很忙!呜啦啦啦啦火车笛~”
“嘘。”叶修左手捂上黄少天的嘴,右手比个噤声的手势,“别煞风景。”

黄少天果然还是乖乖闭上了嘴,看着叶修从iPad上打开钢琴键盘app。叶修会一点钢琴他是知道的,但现在突然弄出来太惹人遐想吧。
“我靠!老叶你什么节奏!你难道要跟我告白!”此时此刻此情此景黄少天不得不冒出这种想法。
叶修却没有接话,调整了下姿势,弹了几组和弦试音,“现在我要唱歌了。你不要说话,不论发生什么都不能打断我。能做到么?”
黄少天看着叶修郑重其事的表情,喉咙有一点发紧,但还是点了点头。

熟练流畅的节奏从叶修修长的手指间流淌出来,黄少天觉得有些熟悉。

「我的朋友有个人很酷
  唇枪舌战从不含糊
  他的嘴上虽然说不
  还是来刷副本记录」

黄少天差点从椅子上笑翻过去,叶修还在一本正经地唱着

「谢谢你光顾夜雨声烦很酷
  你是我们见过最炫的光束
  当我需要晋级的时候
  你砍棵树为我让路」

这还能忍么!黄少天瞬间撕毁之前的君子协议,“叶修!这一破事儿你要记一辈子啊你!找死啊!”说着就要冲上来把叶修撩翻。
“干嘛干嘛!我这正准备抒情呢。”叶修笑着躲闪,“哎哎,注意你的脚!”
“抒你大爷!”
就知道这货不会有什么正经的时候!刚才自己还乱紧张了一把真是太甜了!

人在游戏里看了会儿风景,黄少天又忍不住了,“老叶,你退役以后是留在兴欣做战术指导么?”
“还有战队经理,”叶修操作着惊尘四处闲逛,这戳戳那踩踩,“怎么,考虑来兴欣发展?可是你这个年龄……”
“滚滚滚!我这个年龄怎么了!而且我绝对不会离开蓝雨的!绝!对!不会!”
叶修当然不会怀疑黄少天对蓝雨的忠心,“那你退役了呢?”
蓝雨和兴欣不一样,蓝雨成立的早,退役选手不是想留下就留下的。
“不知道。”黄少天抱着头往椅子上一靠,“仔细一想还真有点麻烦,我妈也老跟我说这事儿,让我提前找出路,可是我除了荣耀真的什么都不会,也不喜欢。我妈还催着我找对象,就上次电话你也听到了,好像我一个人就不能过了似的,真烦!诶,老叶你什么打算啊?”
“我觉得现在像我们这样就很好。”

“我……我们这样?”黄少天一瞬间又要开始瞎想。
“一起打打游戏,打累了出去逛逛,就挺好。”叶修也不再动游戏,像黄少天一样靠在椅子上。
“叶修,你是说……”黄少天觉得自己有哪里不对。
叶修瞄了眼时间,从椅子上弹起来,“哎呦,差点忘了!少天你等我会马上回来。”

什么情况?
黄少天还没反应过来叶修就出门了。
在突然只剩下一个人的房间里黄少天终于有办法理一下自己的情绪。
和叶修认识有十年了,自己进蓝雨训练营的时候叶修风头正盛,几乎是那个时代所有新人向往的大神。
黄少天却不是,用他自己的话说,“特看不惯一叶之秋霸气侧漏的样子。”

后来黄少天在网游里跟叶修碰上过一次,那时候叶修还是叶秋,开的是一个小号,魏老大隔着BOSS跟他对喷。
当时自己开着夜雨声烦猫在旁边的树丛里,找了个机会一个三段斩冲到叶修面前,拍出六个剑影,颇有一种万千军中取人首级的气势,然后被叶修一个圆舞棍准确无误地拍在地上。
“你这么火急火燎地来送死,你家老大知道么。”叶修低笑。

“叶秋你个不要脸的欺负一个小鬼算什么英雄好汉!”魏琛显然是接受不了蓝雨训练营出来的黄少天被这么欺负,叽里哇啦又是一串垃圾话。
“技术不错。”
叶修圆舞棍以后就没再对黄少天使用任何技能,只是看着他奋力与一群人拼杀,妄图冲出一条血路。
“下回不要一身破绽的就冲到敌人面前了。”
黄少天进训练营之前就能拍出六个剑影,大家都觉得他可牛了,可在叶修这样的人面前,还不如老老实实做三个毫无破绽的剑影。
黄少天还在被围攻,但是他的攻击力很猛,眼看就要冲出一个缺口,一边冲一边还是满屏的文字泡,当中不乏对叶修的羞辱和不屑。
那时候叶修还是血气方刚,纵然比其他人多了一份冷静,却也不能忍受这样的侮辱,一套技能送黄少天回了城。
“有本身站在我面前三分钟再来喷。”

从那以后,黄少天再也没对上过叶修,直到自己第四赛季正式成为职业选手。黄少天首个赛季就有非常亮眼的表现,和叶修对上的机会越来越多。
两人在比赛中渐渐熟了起来,黄少天开始没事干就刷叶修屏喊着PK。
“我说你垃圾话怎么这么多啊。”每回叶修都忍不住要感叹一下。
“之前在网游里,你跟我说有本事站在你面前三分钟以上再喷,我一直攒着呢!”
“不会吧,我嘴这么欠过?”
“你!以!为!呢!三段斩!!!”

想到这里黄少天就断片了。似乎这十年以这个套路就这么过来了。中间叶修退役打挑战赛再杀回联赛,也没断过。
现在叶修说,就像我们这样就挺好。
真的挺好。


 


chapter 10

叶修回来的时候端了一个砂锅。
“什么呀这个,真香诶!”黄少天帮叶修开门的时候就闻到了,一路尾随叶修进厨房。
“昨晚上跟老板娘说你把脚扭了,麻烦她给熬了锅大骨头汤。”汤从今天一大早就熬起来了,叶修去端的时候都算是晚上了,被陈果一通臭骂。
“谢谢老板娘!”黄少天美滋滋地就去拿碗。
“够能塞的。”叶修打开砂锅,汤已经熬成浓浓的乳白色,扒拉一看除了一根腿骨还加了蹄花和小排,“我热下再吃,擦擦你那口水。”

叶修把黄少天打发回去,自己在厨房热汤,把葱姜什么的都挑了出来,然后盛了一大碗给黄少天端过去。
“你不吃啊。”黄少天闷着头吃了大半碗,才看见叶修一直坐在他旁边看着他,“我跟你说这味道真绝了!来一口来一口!”说着夹起一块排骨送到叶修嘴边。
叶修外头咬了一口,“太淡。”
“你口重!喝汤哪有喝咸的!”黄少天也不嫌弃把叶修咬了一口的排骨接着吃了。
“我知道,”叶修伸个懒腰,“我刚热的时候加了半锅水,要不能齁死你。”
“我靠你热汤的时候偷吃!”
“你什么脑回路啊,难道不应该觉得我帮你调到你喜欢的口味很感动么?”
“再来一碗,满上满上!”

“还剩下个锅底要不给您拌点饭?”叶修看到黄少天吃了三碗以后终于恋恋不舍放下碗。
“我觉得休息一下还可以再战!”黄少天揉揉肚子满足地舔舔嘴。
“蓝雨伙食有这么差,有点出息行么?”叶修把碗筷收拾到厨房,然后从上面的橱柜里掏出一瓶药酒。
“是这两天吃得有点差。”黄少天看叶修拿药酒过来自然知道是给自己治扭伤的,很自觉就伸手接。
叶修却坐到旁边的沙发上,“你过来靠着,我帮你。”

黄少天大脑有点当机,叶修要帮自己上药酒,突然有点不好意思。
“害什么羞,”叶修拍拍沙发示意黄少天快点,“你脚臭啊?”
“你才脚臭!”黄少天蹭过去找个舒服的姿势靠好,把伤脚放在叶修腿上。

肿的好像比昨天还厉害点,但没有那么胀了。叶修轻轻扭动一下黄少天的脚踝,“疼得厉害么?”
“还行,平时没什么感觉,就是使劲儿的时候疼。”黄少天感觉到叶修的手心温热干燥,还挺舒服。
“行,”叶修到了点药酒在手心,稍微搓热,“有点疼忍着点,太疼了就说。”
“恩。”黄少天靠在沙发一边,“我小时候可皮了,我妈也老是帮我搓这个。而且搓的特别使劲,疼得我嗷嗷叫,说是为了让我记住,可下回我还是……嗷!叶修!”


叶修刚才走了一下神,手上一个不注意就重了,“我这是为了让你下回记住。”

黄少天接着说一些细碎的事情,叶修有一句没一句的回应着,渐渐的,两人都不再说话,房间里安静的只有电脑风扇呜呜地转着。
黄少天总觉得应该说点什么搅开这种让他感到紧张的气氛,可又有些舍不得,就一直保持着一种僵直的姿势。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是药酒的关系,黄少天觉得有些发热,喉咙也有些发紧。
“叶修,我想喝水。”
“行,”叶修擦擦手,把黄少天的腿轻轻放在一边,“我给你烧点热水。”
“没事儿,冷的就行,还要烧太麻烦了。”黄少天拽住叶修的胳膊。
“别逗了,”叶修轻轻弹了下黄少天的额头,“你这一杯冷水下去,我刚二十几分钟白忙活了,躺着自己休息一会,我这马上就好。”

水烧好回来的时候黄少天居然已经窝在沙发上睡着了。


叶修只好轻轻的把水杯放在桌子上,推推黄少天的肩膀,“少天?少天?困了就进去睡吧。”
“……就像我们现在这样就很好……”
“……”

黄少天醒来时自己躺在卧室床上,看看表已经快十点了。
自己睡着的时候明明是在沙发上的啊,难道是梦游?
“叶修?”黄少天趿拉着拖鞋走出卧室,看到叶修还趴在电脑上,“干嘛呢?”
“醒了?”叶修把手里的烟掐灭,“跟一帆分析了一下之前的比赛。”
“怎么样?”黄少天听到荣耀的事情就来精神,抽张椅子坐在叶修旁边,“小乔挺不错的,大局观又好,基础也扎实,人又谦虚懂礼貌!跟你一队这么多年也没被你荼毒!”
“小卢不是也没被你荼毒么。”叶修锤了锤颈肩,“可喜可贺。”

黄少天忽略叶修语气中的揶揄,开了自己那台电脑的显示器。
“这俩号还在这里啊。”黄少天看着奶四方和惊尘仍肩并肩坐在一片花海之中。
“恩,估计七夕结束才会被T出去。”叶修也切回游戏。
“难得这么好看的地图,咱们把烟花放了吧,冲冲喜!”说着黄少天随便点了个烟花,流光漫天,“也没有多新奇嘛,不过挺好看的。”
说着连着把所有的烟花都点开了,原本幽暗静谧的地图变的热闹很多。
“诶,这烟花你得这么放,过来。”叶修操作着惊尘带着奶四方往崖边走。
“水边放啊?”黄少天往崖下看看,“不知道能不能有倒影。”
“别着急啊,来在这,背对着湖,对。”叶修带黄少天调整好位置,“别动啊,站好了。”

说时迟那时快,黄少天刚站稳只见惊尘举起战矛直接插入奶四方脚下的岩石,崖边石头本来就脆弱,直接断开。奶四方顺势就掉下去。
“叶修!不整我你会死啊!”黄少天咆哮,马上准备调整姿势再次攀附到悬崖边上。
“别动。”随着叶修的的话音,一颗烟花砰地在空中绽开。
火红色的烟花如同瀑布倾泻下来,瞬间填满黄少天的视角,就感觉像是被包裹在红色的星光之中。
同时,惊尘也从崖边跳下,并且放了一个豪龙破军。现在两人同队,这一招当然不会对奶四方有任何影响,只是能帮助惊尘能更快地到他身边。

两人几乎伴着火光一同坠入湖中,那一瞬间,黄少天听到叶修在自己耳边说:
“生日快乐,少天。”

这也太浪漫了。
黄少天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叶修,张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本来上午就想给你唱个歌祝你生日快乐的,被你破坏了,”叶修从抽屉里拿出个小盒子,里面是串佛珠,“手伸出来,这昨天灵隐寺跟你走散以后去求的,比赛的时候摘下来,别到时候输给兴欣说我影响你发挥。”

黄少天回过神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亲上去了,非常青涩地,只有嘴唇相贴。
“叶修,我……”
“不行。”

时间好像就定格在这一秒。



“你知道我要说什么你就不行?”缓了很久,黄少天才调整好自己的语调。
“你要说你喜欢我。”
“想的美!七夕亲你一下你就当真了,这是礼数懂不懂!礼数!况且就算我说喜欢你那也没说求交往凭什么说不行!我喜欢你是看得起你好么!”
“那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废话!怎么可能!”
“那你把拉链拉好,我怕你出于礼数强暴我。”叶修淡定地点根烟。
黄少天赶紧低头一看——
“靠!我穿的睡裤哪来的拉链!洗脸刷牙睡觉去了!”说着黄少天一瘸一拐地就进了浴室。

叶修的显示器已经黑屏,映出的脸孔坚定又落寞。
“我也喜欢你。可是,不行。”




tbc

评论
热度 ( 11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