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虑不周的评论请直接删掉就好

© 春秋扇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肖翔】跟踪

自起披衣看:

【肖翔】跟踪


 


To 短短




(1)






      孙翔已经在这家店里坐了两个小时了,但他还没有走的意思。


      为了不被认出来,他基本上是全副武装,穿着大风衣,带着一圈儿厚围脖,还往脸上架了副大墨镜儿,活像个麻袋套着的人。这当然不是件愉快的事情,因为他觉得现在自己和蒸桑拿没什么区别。


      餐厅就一定要开这么足的暖气吗。


      他选的位子算是很隐蔽,一圈盆栽把他的卡座围得严严实实;卡座的外面正对着料理台那边的吧台,以方便他观察他的跟踪对象。而他的跟踪对象正是背对着他坐在吧台边上,慢悠悠地喝咖啡,孙翔觉得以他的速度计算,他应该是在等人。


       等什么人呢?这个孙翔就比较好奇了。


       于是他已经连着三天跑到这里来当侦察兵了,只可惜这不是个舒坦差事。而让他这么好奇,以至于不惜于在这里蒸桑拿的原因,就是肖时钦了。


       这件事情要从他休假期前的最后几天说起。


       孙翔是在出门买东西回来在轮回俱乐部的门口遇到肖时钦的,但那时他没去打招呼,因为他满以为对方会进去,结果那人压根没进,跑到俱乐部门口晃了两圈就不见了。孙翔觉得奇怪得很,上去之后老在窗子上往外瞅,不确定是不是看错人了,因为对方赫然就是一副大麻袋的样子。


       周泽楷还在俱乐部,看他在那儿老望,难能发话问他:


       “你看什么?”


       孙翔什么心思的人,一见周泽楷凑过来也看,赶紧指:


       “你看那个大麻袋像不像小事情。”


       “小事情?”周泽楷倒没看,在他买的东西里翻了一包QQ糖,看到蓝莓味就皱了皱眉头放了回去,嘴里应了一声。


        孙翔再看,那人已经不见了。


       “没事儿。”他把话咽了下去,脑子里打起了转儿。


        这一次也就算了,后来孙翔又去超市的时候还遇到了他。他正趴在沐浴露柜台,心里吐槽怎么现在的沐浴露味道都这么娘的时候,看到肖时钦从货架的另一边晃过去了。


        孙翔赶紧地窜过去,好歹也是以前的队友,怎么也得打个招呼。结果一过去,人又不见了。


        这事儿说起来奇怪,他本来就和对方不在一个城市,对方唯一跑到这里来的原因,只会是比赛。可是现在是休假期,所以据他推断,必定是探查敌情。肖时钦多机灵个人啊,还老谋深算,心思慎密,指不定跑来阴轮回一把呢。孙翔在轮回呆了这么段时间,想邀功还不容易,立马决定要立这一功。


        怎么立?当然是搞清楚他在这儿干嘛!


        于是他就干起了跟踪的事儿。


        跟踪以往在他心里多简单,不就是战术走位,围着场地找掩蔽,对光影,跟着对手绕圈子。问题是现在不是在操纵角色,是他自个儿亲自上阵,这项任务就艰巨得多了。这三天他跟着肖时钦去过咖啡厅,去过电影院,还去过游乐场,基本上都是人多的地儿,一会儿不留神跟丢了,只能埋怨为啥不能屏蔽npc。这对于窝在电脑面前动手指的人来说,简直是强身健体的干活。


        关键是他就没明白那一大老爷们儿跑游乐场去干什么。你想玩,去你那边的啊,干嘛特地跑到这里来。孙翔觉得无比的疑惑,越疑惑越好奇,最后他的重点已经不是单纯的分析敌方战术,而是八卦居多了。


       “小江你说,一爷们儿跑到游乐场去会干吗?”孙翔问江波涛。


       “去游乐场还能干嘛,玩啊。”


       “可是他一个人啊。”


       “嗯……”江波涛在思考,孙翔立马帮忙堆砌战术思路:


       “比如这个男的,老谋深算,大脑运转速度比旋转木马还快,就连开碰碰车也有一套战术技巧。”


       “哦……”


       “心还很脏。”


       江波涛倒没说话,旁边杜明开口来了一句:


       “你确定人家是一个人?”


       “啊?”孙翔不解。


       “人家说不定是跟女朋友去的吧,只是你看到的时候恰巧是他一个人。”


       孙翔一琢磨,好像每次看他的时候是只有一个人。但他都并没有一直盯着,老跟丢,指不定人家有人陪着呢。难道是上次那个穿蓝色衣服的女人?还是上上次那个扎着马尾的拿冰淇淋的?


       女朋友!


       他一拍大腿,鸡血无比地站了起来。对啊!女朋友!没人规定当职业选手不能谈恋爱,也没人规定必须谈圈内的啊!说不定肖时钦女朋友就在S市,所以休假就跑来探亲了!


       这爆出来得是多大的八卦!


       “你们等着!”


       孙翔扔句话就收拾收拾跑了,只剩队友在旁边被他的鸡血劲儿惊呆。这人的脑回路有限,有时转得快到人抓不住,有时拖也拖不走。反正现在也是休假期,自然是队员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众人看他绝尘而去,也就都各干各事去了。


       而孙翔想得可就是波澜壮阔的大计划了:把肖时钦的女朋友拍下来!


       这个壮举的第一步就是去买个相机。






(2)






       孙翔是个玩游戏的,哪里懂什么摄影,他那思路只是觉得买个专业的相机,拍的东西会更清楚,完全没想过相机是这么复杂的东西。等他站在柜台被营业员一堆堆名词单反型号镜头长短打得晕头转向的时候,立马就后悔了这个决定,严肃地对她说:


      “我只想买个按快门就行的!”


       营业小姐一脸黑线,敢情介绍了半天都白介绍了,开嘲讽道:
      “是不是立即洗出来的更好?”


      孙翔正看那边的游戏柜台手痒呢,忽然看到那边一个熟悉的影子。


      那不就是肖时钦!


      肖时钦倒还是那样,不过没穿成麻袋了,只是戴了个鸭舌帽,正站在那里和人说话。孙翔这个角度看不见那人,赶忙绕了一圈,果然看到肖时钦在那边跟一个女的说话。


      女的!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


      不过看他在那边说了一会儿,立刻警觉得看起了四周;孙翔跟做贼心虚似的赶忙绕到柜台后边,瞟他一眼,看他好像在找什么,找了一圈没找到,就准备走了。他赶紧钻出来,跟营业员说:
      “就就就你说的那个快帮我拿一台。”


      十分钟后他拿着一台粉红色的拍立得站在电梯里。


      


     他站在电梯,看着自己在电梯四壁里的影子,忍不住拿起来把墨镜一取,对着自个儿拍了一张,拍完忽然觉得这玩意儿比想象中好玩,决定吧照片拿回去贴训练室。但是他找了半天没看到照片出口在那儿,正琢磨呢,电梯门开了,肖时钦站在门口,看到他吓了一跳。


      “啊……孙翔?”他问,“你在这里干什么?”


      孙翔赶忙把相机揣身后,一想又觉得这玩意儿这么大完全没必要藏,又拿出来,赶紧打哈哈说:


      “坐电梯啊。”
      “坐电梯你怎么……不按楼层?”


      肖时钦莫名其妙地进来,关上电梯门。两个人立刻陷入了寂静,直到他忍不住打破沉默,抓紧时间八卦:


      “肖队在这儿干嘛呢,现在可不是比赛期啊。”


      “哦……有点儿事儿。”肖时钦回答,像是思考了好一阵儿的答案。孙翔趁胜追击:


      “是不是来看人啊,探亲啊什么的!”


      “……差不多。”肖时钦说,他扶了下眼镜,认真想了一会儿,看到了孙翔手里的相机,眼镜又滑了下去:
      “你……买相机?”


      “是啊!”孙翔一紧张,差点把相机掉下去  ,但立马还是抓稳了。


      “看不出你还喜欢……摄影。”


      “哪里哪里,买着玩玩。”


      肖时钦站着,咳了一声,尴尬地措辞好久,才问:


      “是送人的吧?”


      “对!”孙翔抓到台阶,立刻跳下,“哎哟不愧是小事情,观察力敏锐啊。”


      “…………因为是粉红色。”肖时钦转过去,一半是为这个绰号语塞,一半是注意到一些细节,喉咙里像塞了个核桃似的嘟囔了一句,“送女生的?”


      “……对!”其实孙翔是想说没其他颜色了,但话都到了这份上,他觉得以自己的智商不做点文章实在是对不住这个大好机会,赶紧接着说,“送给——女朋友的!”


       队友在准得就吐槽了,你哪来的女朋友。但孙翔看起来还真是蜂飞蝶舞的主,说什么也是职业联盟长相数一数二的年轻人,有长相有技术,粉丝里的妹子还真是不少。肖时钦就记得,同在嘉世那会儿,三天两头就有女粉丝送礼物,情人节七夕节圣诞节连五一劳动节都一个不落。这么一想,这话也就有那么点儿信服力了。


      “她生日?”肖时钦问。


      孙翔一想,果然是战术大师,问问题都这么细节化,这方面还真是招架不住,脑子一转,开口斗回去:


      “不一定是生日啊,那个什么,认识一周,不一个月纪念日!你知道,女孩子嘛,这些日子都要记清楚——有时候为了女朋友,要做的事情太多了,送礼物啊,不远万里到另一个城市去看她啊……”


     “嗯,这倒也是。”


      他肯定了!


      他点头了!


      孙翔佯装镇定,咳了一声,问道:


      “肖队这次来这儿,得到处玩玩吧?”


      “嗯也说不定……”肖时钦说,“有什么介绍的?”


      “我知道一家情侣餐厅!”孙翔一跳,又觉得显得太激动,立刻正经下来,“嗯,很适合你这样……心思慎密的人去,人家周末晚上还有特别活动,绝对,物超所值。”


      肖时钦对这一堆形容词感到无语,把鸭舌帽往上抬了一抬,正要说话,电梯门叮的一声开了,电器城推着货架的员工站在门口,惊讶地看着里面的两个人。


      两人这才发现,说了老久的话,一个都没去按电梯,这还停在6楼呢。这会儿尴尬地一个站在原地吹口哨,一个清清嗓子笑着问那员工:“下去?”


      穿蓝色工作服的小伙子一脸疑惑地推着手推车进来,说了楼层数。电梯关上,缓缓下降,电梯里又陷入沉默。沉默没有过多久,那小伙子突然看着身边的俩人,惊讶地伸出手:


      “孙……孙翔?”


      孙翔一个机灵,刚跟肖时钦说话没注意,墨镜都取下来了,自然能认出来。不过这是S市,遇上轮回的粉丝简直是无须惊讶的事情。这都在电梯里了,就站着他们仨,孙翔也没法装了,只得拿出大神的姿态笑笑说你好。


      “我我我我……”粉丝激动地语无伦次,又要冲上来握手又想起要掏笔要签名,正在手忙脚乱地时候忽然想起来身边还站着个人,定睛一看,这不是那个……雷霆的那个……


      肖时钦!


      虽然不是本市的选手,好歹也是位战术大师!


      一口气在电梯里遇俩大神,小伙子连气都喘不匀了;还好肖时钦知情明理,友好地跟他握手,又张罗着孙翔一起给了他签名,到了一楼就跟他道别,把孙翔拉出去了,粉丝站在原地还在回味这种幸福的滋味,好一会儿才想起一个问题:


      为什么肖时钦……会和孙翔在一起?






(3)      






      孙翔倒是没想这事儿,他心里还在打小算盘,出来硬是拉着肖时钦一起打车跟他扒拉,还故意把那家店的地址告诉他,然后到俱乐部就下了。本来他是想回去跟队友八一八这事儿,结果回去看到只有周泽楷在,其他人影子都每一个。


     “江波涛他们呢?”孙翔问,他觉得周泽楷不是个八卦的好对象。


      周泽楷坐在那里摆弄游戏,看了他一眼,说:“唱k。”


      孙翔觉得能让这人说三个字以上的句子就很了不起了,顿时没了兴趣,也坐一边玩起了电脑。一上QQ,就看职业选手那群闪个不行,点开一瞧,有人@了他。但他没有看,直接点了叉,然后就兴致勃勃去百度研究新买的拍立得了。


      接着第二天他就跑去那家餐厅蹲点了。


      而现在,孙翔已经在这家店里坐了两个小时了,但他还没有发现目标。


      肖时钦倒是一直坐在那里,好像是在等人,又一直没等到,不时在四周看着。他一动,孙翔就把脑袋埋着,要不把脖子拧过去看窗外。就这么僵持了两个小时,都差不多到晚饭的点了,餐厅的人也逐渐多了起来。因为是标榜就是情侣餐厅的缘故,所以来的大多是情侣,很快就座无虚席。


      其实孙翔根本就是从大众点评上看到的这家店,哪里知道得这么清楚。况且这店其实还颇不好找,给他感觉就是个普通的小店,自然就没放在心上。不过眼看周围成双成对的越来越多,站着卡座不点餐实在是有点过分。看肖时钦那边,他虽然坐的吧台座,但也只在喝咖啡。两个人仿佛处于开场的僵持状态一样,照这么下去,迟早得领黄牌。他心想肖时钦真可怜被女友放鸽子,正觉着是不是应该去打个招呼把他喊过来,忽然店里的灯刷的灭了。


      这本来就是冬天,天在饭点儿就黑了。店里瞬间灭灯,黑乎乎的一片,只亮起了料理台那边的几盏小灯。


      孙翔一个怒气值起来,正等着叫嚣买单,店里却爆发出欢呼和鼓掌。这时一个服务生出来,手里拿着一个麦克风,笑着示意大家安静。等店里安静下来后,他清了清嗓子,说:


     “谢谢各位前来参加本店的周年庆活动,为了庆祝本店成立两周年,今晚将会有特别的活动和表演,敬请期待。”


       四周响起了人们的欢呼和掌声,孙翔这才琢磨着,敢情今晚是人家的店庆,在搞活动呢。这样一想他就觉得应该买单走了,正欲起身,忽然透过那盆栽的缝隙,看到吧台那边的昏暗灯光里,肖时钦正在跟身边一个女孩子说话。


       这不才是重点嘛!


       等了那么久,孙翔实在不想前功尽弃,立马又坐下,悄悄地往那边看。那女人的脸实在是看不清,但起码这个目标是出现了。他摸出拍立得,调了半天,无奈这里太黑,根本拍不清。这时肖时钦忽然往他这边看了,吓得他赶紧缩回来。


      “那么今晚的节目,”服务生拿着话筒往这边走,刚好挡住了孙翔,让他庆幸不已,“就是由这个决定了。”


      他的另一只手里拿着一个签筒,里面是立起来的木签子。


      “我们将随机抽取两个桌号,到时候,就得请抽到的两对情侣上台做一个小游戏。游戏的胜利者,今晚免单哦!当然,所有在场的客人,也会获得八折的优惠。”


      在场又是一阵欢呼,还有许多吹口哨的声音,看来这些情侣都是知道这里有活动,而特地前来的。


      肖时钦在那边忽然站起来了,搞得孙翔一紧张,也跟着站起来,猫着腰看他要干嘛,结果他只是弯腰捡了样什么东西,放进口袋里。只是一个空档,那服务生已经在念桌号了。


     “7号!7号!”


      孙翔倒没关注那边,而服务生却在吧台那儿驻足,灯光投到了肖时钦身上。


     “这位先生!恭喜你!请问你旁边这位是你的女朋友吗?”


      这边孙翔一下就激动了,他连相机都举起来了,就看到肖时钦在那边尴尬地站起来,扶了扶眼镜,抱歉地笑了笑:


     “不……”


      他旁边坐着的那个女生呆呆地坐着,一脸茫然地看周围;女生旁边有个像是她好友的妹子,正在嬉笑着推搡着她。


      孙翔已经笑得快趴下了,虽然刚刚太暗,他根本没注意到那里是两个女生。不过这个场景,简直比单有女朋友还刺激。那边肖时钦只是对女孩子礼貌地笑了笑,说:


      “我是一个人来的,恐怕不能参加这个游戏了。”


      “这……”服务生表情有点尴尬,但还是笑着问,“刚刚看见先生和这位小姐有在聊天,如果彼此都没有伴的话,一起来参加游戏也没有关系啊!”


      不是?


      孙翔失望地靠回座椅,但他心里越来越奇怪了。既然没有约人,他一个人跑来是要干什么?


      听闻服务生的话,肖时钦的表情简直是一锅什锦菜,孙翔当然不知道此刻他在想什么,但他明显是稍稍整理了一下思路,仍然是对那女孩子问了一句:


      “你……介意吗?”


      “不不不介意!”那女孩哆哆嗦嗦从吧台椅上跳下来,这是个个子小小的姑娘,还不到肖时钦的胸膛。肖时钦也只是笑笑,跟她安慰几句只是个游戏云云。服务生看这边搞定了,赶紧念下一个号码。


       “11号!”


       孙翔看着那边,肖时钦在跟女孩说话的样子,忽然觉得他这幅样子,跟以往在队里指挥时的神情一样。不算严厉,也并不随便,仅仅在张口说着一些看似轻飘飘的话;只有亲身在他的指挥下体验过,才会知道这个人在安抚人心方面有着多彪悍的能力。


       安抚人心这种技巧,重要性真是不亚于战术布置。在一个队伍里,失败不可怕,失败带来的负面情绪才是最可怕的。不论是鲁莽地企图扳回一局,还是沮丧地丧失斗志,都有可能成为全盘皆输的开始。而肖时钦最厉害的地方,不在于他对战术精妙的布置和安排,而是他对人心的抚慰。


       人在比赛中,比赛由人打。抓住人,才会赢得比赛。越是普通的人,遇到这种大师,才会发挥得越是出色吧。


      而当初在嘉世的时候,肖时钦面对的是一支豪门队伍。即使是低潮期,也毕竟是豪门的做派;孙翔又是那豪门中坐拥大神位置的一员,自然两人的关系就有得深论了。孙翔虽然是队长,但大多是作为主攻手和神级账号的操纵者,而担当着当时嘉世灵魂的角色;很多时候,肖时钦担任的才是队长指挥判断,安排人员,安抚人心的角色。


      他当然承认,肖时钦在这方面比他擅长得多。所以他也是把这个角色全然交给了肖时钦,自己担当了那个横冲直撞的主心骨,直到嘉世覆灭。


      孙翔在这里坐着,看着那边的“情侣”,想得出了神,莫名有股灰暗的情绪蒙上心头,正欲收拾东西离席,服务生已经转到他面前了,一束光瞬间打到他身上:


      “哎呀,11号这位先生,看来是想偷偷溜走呀!”


      周围一阵笑声,搞得孙翔一股子傲气上窜:


      “谁说我要走!”


      说完他才意识到,全场都看着他了。


      肖时钦当然也看到他了。


            






TBC


       


鸡血写的很匆忙……有BUG原谅我TUT请一定指出来!


看样子是个坑了……啊……这样都能挖坑……累不爱!!

评论
热度 ( 43 )
  1. 春秋扇自起披衣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