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虑不周的评论请直接删掉就好

© 春秋扇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叶黄]你一生跟我

凌雲:

窝今天来发糖(´-ω-`)


↑ ↑ ↑ 这么苏的标题根本不可能虐对不对?!


还有就是快开学啦,谢谢假期里陪伴我的小伙伴们,这段时间真的非常开心


字数:6351


 @叶雨生繁_叶黄活动企划 


(自由创作)


============================================================================================




Side A 黄少天


职业群里滴滴滴响个不停,黄少天本来在看一部挺小清新的电影,QQ提示音突然疯狂地炸响,吓得他差点从椅子上翻过去。黄少天捧着自己脆弱的小心脏把QQ调了静音,结果突然发现好多人开始弹他。


搞毛线?


黄少天忍不住点开群,往上拉了一段才搞清事情的起因。原来是一个小战队的妹子在听说叶修没女朋友后,禁不住队友的怂恿,居然直接在群里@君莫笑求一起过情人节。一群闲得蛋疼的职业选手简直唯恐天下不乱,起哄的起哄,鼓掌的鼓掌,还有人想起黄少天总是追着叶修PK,估计跟叶修关系挺好,于是除了@君莫笑,还纷纷开始@夜雨声烦。


黄少天头疼地看着那一排排的“你怎么看?@夜雨声烦”,觉得职业群里都是一群逗比和神经病。


......他忘了以往他才是那个最闹腾的逗比神经病了。


叶修半天没出现,估计是不在线,黄少天看着那妹子又羞羞涩涩地表白了一遍,心里烦得要死,干脆下了QQ。再看看之前看的小清新电影也觉得没什么好看的,索性去了训练室训练。


 


一进训练室就看到郑轩和小卢也在,黄少天还惊讶了一下,毕竟晚上是自由活动时间,以前他晚上过来都不会有人的。


黄少天跟两人打了招呼,走到座位上点开程序开始训练,小卢和郑轩倒好像训练得没那么认真,时不时还闲聊两句,过了一会儿郑轩问黄少天:“黄少,看到群里有妹子给叶神表白没?”


黄少天盯着屏幕,手上的动作没有停:“看到了。”


小卢好奇地凑过来叽叽喳喳:“黄少黄少,你说叶神会不会接受啊?”


郑轩接上一句:“压力山大啊,要是接受了叶神可就脱团了,让我大蓝雨和广大联盟宅男情何以堪!”


黄少天手上忍不住一抖,用来训练跳跃的程序马上显示Game Over。


“要脱就让他脱好啦关我们什么事?早点回家结婚生孩子好了别来跟我们抢冠军,看他不爽很久了真是的烦死人了!都一把年纪了打什么职业联赛你们说对不对!饿了,我出去买宵夜你们要不要吃?”


黄少天关了机披上外套,以一个郑轩和小卢根本来不及答话的速度走了。


郑轩和小卢面面相觑:“黄少今天吃火药啦?”


 


黄少天其实根本不饿,突然神经兮兮地跑出来也没个目的地,夜风吹过来还挺凉,街道上冷冷清清,几乎没几个行人,黄少天站在蓝雨大楼下发呆。


根本没必要在意。他想,早就知道叶修肯定会有那么一天啊,喜欢上某个妹子,然后和那个妹子结婚,生个很可爱的小孩;也许会教他的小孩打荣耀,成为另一个斗神掀起另一阵腥风血雨;然后他跟他的妻子和小孩幸福地过完一生。


我只要远远看着就好了。


黄少天握了握拳,好像要给自己一点力量,来让自己的决心更坚决一些。


我只要远远看着就好了。


有风刮起微黄的叶子,打着旋儿在街道上飞舞。在秋风渐起的时节,黄少天热到眼睛都在出汗。


 


Side B 叶修


叶修在回兴欣的路上时,看到路边的一只破纸箱。


走近了才看到纸箱里睡着一只黄色的小奶猫,小猫非常瘦小,几乎只有叶修的巴掌大,身上披满毛茸茸的浅黄色短毛,感觉有人靠近马上睁开了水汪汪的黑眼睛。


叶修的心微妙地跳了一下。


伸手去抱那只小奶猫时,小猫警觉地挥着小爪子要挠叶修,奈何它真的太小了,那毛茸茸肉呼呼的小爪子根本没几分力气,挠在手上也不疼,最终还是被叶修温柔地抱了起来。


“你倒是挺像他的。”叶修看着怀里不安分动来动去的小猫,叼着烟笑起来:“你已经是哥的了。早晚都是哥的。”


 


抱着小猫回到兴欣,陈果看到这么萌的生物简直又惊又喜,根本没有抵抗力,忙着去给小猫准备住的小窝和牛奶去了。


苏沐橙摸摸小猫头顶软软的毛,小猫喵喵叫着,挥着小爪子表示抗议,她笑着问叶修:“给它起个什么名字好呢?”


叶修说:“天天。”


旁边的老魏喷了一屏幕茶水:“瞧你这点出息!”


苏沐橙耸耸肩:“就叫天天吧。哎,说起来,你不去看看职业群?”


“那群家伙又扯什么幺蛾子了?”叶修登了QQ,电脑瞬间被无数的弹窗卡到死机。


“......”


叶修把小黄猫抱上自己的膝盖重启了电脑,小黄猫这次倒是很乖,窝在叶修怀里不闹腾了。重启后总算是了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叶修叹口气:“没办法,哥就是魅力太大了。”


魏琛冷笑:“求你要脸。”


方锐冷哼:“捡起你的下限来。”


苏沐橙那边好像正在跟谁聊天,聊了一会儿后探头跟叶修说:“黄少天从昨天到现在都没在群里说话呢,别人弹他小窗他也装死。”


黄少天那个刷屏爱好者,蓝雨晚上都是自由活动的,每天晚上职业群里必会有他大段大段的刷屏,更别提还有这么大的八卦了。


兴欣全员马上换上了一副“yoooooooooo”的表情看着叶修。连莫凡也忍不住转头关注了一下事态。


叶修抱着小黄猫思索了一下,最后试探地问了一句:“双箭头?”


兴欣全员狠狠点头。


 


叶修关了那一堆弹窗,屏蔽了职业群,看到夜雨声烦的头像是灰着的,不假思索点开发了消息:“来PK?”


那边半天没回音,看来是直接没上Q了。


叶修好心情地抱着小黄猫去找陈果了,陈果也真是神速,才那么一会儿,就用一堆垫子给小猫铺了个柔软的窝,现在正把牛奶放到微波炉里加热:“看不出你还挺有爱心啊?”


叶修摸摸小黄猫:“是它可爱。”


陈果伸手也去摸小黄猫,小猫挣扎着,张开牙都没长的粉色小嘴叼住了陈果的手指。


陈果笑了:“哟,这小猫是只认你吗?”


叶修也笑着顺顺小黄猫的毛:“对啊,小家伙眼里只有哥。”


陈果鄙视他。


 


Side A 黄少天


黄少天其实已经很努力不想这些破事了。


最近除了训练他都不想碰电脑,就怕自己手贱点开职业群。于是晚上自由活动的时间他突然没什么事可做了,只好每天出去晃来晃去,偶尔真的去去小吃街买夜宵吃。


有时候看着满街的灯火,黄少天也会突然觉得挺孤单的。并不是说有很多人陪在身边就会不孤单,心里想的人不在身边才孤单得可怕。当发现自己已经盯着第三个迎面走来的抽烟的男人看时,黄少天郁卒地觉得自己这是要疯啊。


晃回蓝雨大楼后,黄少天快步回了房间翻箱倒柜,总算是翻出了一件白衬衫。


有一次叶修带领兴欣过来打比赛,结果那天G市大雨,兴欣众人狼狈地淋成了落汤鸡。蓝雨队员友爱地每人贡献了一件衣服,黄少天就是借给了叶修,然后叶修把湿透的白衬衫晾在黄少天房间就忘了带走。


黄少天看着白衬衫叹了口气,觉得自己终究还是要面对一些东西的。比如对叶修的喜欢,比如对叶修的无法挽留。


 


开了电脑登陆QQ,黄少天惊讶地发现群里一片凄风苦雨,妹子告白都过了三四天了,叶修还是没有回应,这时正在群里嘤嘤嘤呢。


还有别的职业选手开始担忧黄少天是不是被绑架了,为什么和叶修一样毫无音讯。


再有就是挺多天前叶修的留言:“来PK?”


日!你叫我去我就去啊!


黄少天自己跟自己别扭上了。


过了一会儿还是点开了君莫笑的窗口。


夜雨声烦:干嘛不回应人家妹子的告白?


发出去后黄少天又后悔了,恨不得突然出了什么意外让这条消息传送失败,然而君莫笑的头像很快就亮了起来封掉他所有幻想。


君莫笑:哦?你很关心哥啊


夜雨声烦:我是关心妹子好吧,那么可爱的妹子跟你表白,你好意思晾人家三四天?还有没有人性了?我大蓝雨的队友简直要气死了,有妹子就要珍惜懂不懂!


君莫笑:这种事情要慎重考虑考虑啊


黄少天没话讲了,看着叶修的回答他是真心连编个回复都编不出来了。慎重考虑,然后呢?黄少天顺着这思路想了想觉得有点崩溃,心里一片茫然。


夜雨声烦:哦,我有事先下了


黄少天手忙脚乱关了电脑,真怕叶修突然就告诉他考虑的结果,如果那样的话他估计真要疯掉。


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黄少天又开始发呆,他最近总是在发呆。闲下来的时候,黄少天就会想起叶修叼着烟笑的样子,专注打荣耀时的样子,脱下白衬衫换衣服时的样子。


以前好像并没有这么强烈的感觉,顶多就是叶修答应和他PK时会感觉兴奋到极点,后来就变成看到叶修就想缠着叶修说话,想要叶修对自己笑,想要叶修也像鼓励兴欣的队员一样鼓励自己。


直到这次突然有妹子表白,黄少天才好像醒过来一样。


叶修并不是自己一个人的啊,那样会发光的叶修,也是有很多人喜欢的啊。


黄少天深吸一口气,想把这些冒酸气的想法压下去。


 


Side B 叶修


兴欣多了一只小黄猫后,开始变得闹腾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老大!它抓我!”包子声嘶力竭。


“包子小点声!看我的——靠靠靠靠靠靠老子的黄金右手!”方锐歇斯底里。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小黄猫浑身的毛竖起来,和包子方锐二人对峙。


叶修无奈地走下楼:“干嘛呢干嘛呢,不就让你们喂一下天天吗,鬼哭狼嚎什么?”


小黄猫看到叶修下楼,三下两下冲到叶修身边,依偎着叶修的腿喵喵叫着撒娇。


叶修蹲下身把小黄猫捞起来,放到桌上拍拍它的小脑袋让它喝牛奶:“天天乖死了,你们别对它那么凶。”


方锐坚定地对叶修比了个中指,开电脑训练去了。


 


苏沐橙从楼上走下来,一眼看到小黄猫喝完奶跳到叶修肩头用脑袋蹭他:“大的那只怎么样了?”


叶修挠挠小黄猫的下巴:“估计是刺激太大,索性不理我了。”


苏沐橙笑:“哦?那可不行啊。”


叶修忧愁地叹了口气:“对啊,愁死哥了,快想想办法。”


苏沐橙凑过去试着伸手要摸小黄猫,小猫高高抬起了稍稍锋利了一些的爪子,苏沐橙放弃了:“还真像大的那只啊。要我说,首先,你得见他一面。你们不见面,他可以躲着你,见了面,估计就跟这只一样,粘着你根本离不开了。”


叶修思考一会儿,很快笑了:“说起来,马上兴欣就要对蓝雨了啊。”


魏琛大摇其头:“啧啧啧,真不忍心看你祸害我单纯可爱的小徒弟。”


 


晚上叶修心情愉悦地去抢boss,开了那个叫无敌最俊朗的骑士号。


当他发现了蓝溪阁队伍中那个话最多的剑客时,毫不犹豫地就把那个剑客嘲讽过来了。


“我靠!叶不修你嘲讽我干什么有病啊!你是年纪太大老眼昏花了吗!我不是boss啊你给我看清楚点!”


听这活力满满的语气就知道黄少天气得要死,叶修默默想,哎呀还是这样最可爱。


叶修笑笑,指挥几个骑士轮流嘲讽着黄少天,可怜的剑客拼命想摆脱困境,却怎么努力也不行。蓝溪阁众人也怒了,奈何兴欣公会人也不少啊,一群人站那一堵,哪是轻易就能突破的。


“靠靠靠靠叶不修你好卑鄙!有本事来堂堂正正和我pkpkpkpk啊!啊啊啊啊啊啊混蛋快放了我!”连最会抓机会的黄少天也破不了这逆天的玩意儿,剑圣翻来滚去还不忘喷着垃圾话刷着文字泡。


叶修惬意地又玩了一会儿才开口:“开口求哥呀,只要你求哥,保证放了你。”


“呸呸呸呸叶不修你个心脏!太可怕了你怎么会说出这种话?你是八点档看多了吗?本剑圣死也不会求你!士可杀不可辱懂不懂!”


Bingo!上钩!叶修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


“那你答应哥一个条件就放了你。”


黄少天警惕地说:“你先说是什么条件?太没下限我是不会答应的!”


“过几天蓝雨和兴欣打完比赛后,敢不敢来见哥一面?”


“见就见我还怕你吗!”黄少天焦躁地说完,发现兴欣的骑士终于没继续嘲讽他了,于是连忙泪流满面连滚带爬地回了蓝溪阁队伍中。


叶修看着他慌张逃跑的那模样笑得要死。


别跑啦,乖乖做哥的人吧。


 


Side C


兴欣对蓝雨的比赛打得挺激动人心的,任谁都看得出黄少天卯足了劲儿,擂台赛差点儿被他打出一挑三。有了这么辉煌的开头,整个蓝雨战队士气满满,一鼓作气把团队赛也拿下了。


比赛结束黄少天才腾出脑子来想想别的事,一想就觉得无比蛋疼。


妈个蛋哦为什么会答应去见叶修?现在毁约来不来得及?


眼睁睁看着叶修笑眯眯地走过来,对喻文州点点头后把自己往选手通道那边一揽,黄少天想,完了,来不及了……


 


本来就是两个宅男,也没什么地方好去的,最后还是决定去湖边吹风。


黄少天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好像挺尴尬的,明明以前自己总想找机会和叶修呆着,总想多跟叶修说说话,现在却别扭极了,只好天南海北有的没的胡扯一堆。


叶修倒是看起来心情挺好,黄少天胡扯没重点的话他也时不时应两句。


天色渐渐暗下来,暗色的云像水墨一样铺在天上。


叶修突然问他:“喂少天,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黄少天呆了一下,晚风一下下吹着他的头发:“干嘛突然问这个?”


“就是想知道。”


“那你呢?”


问出口后黄少天又后悔了,真希望叶修突然失忆或者失聪。


叶修抽出烟点火,笑着看他:“哥有啊,怎样?”


黄少天突然生气了:“有就有啊你这是炫耀吗!逼我过来跟你见面就为了跟我说这个?老子不陪你玩了再见!”


叶修拉住他的胳膊不让他走:“哎少天,哥问你几个问题。”


黄少天抓狂:“要问快问!”


 


“如果哥答应了群里妹子的表白,你什么想法?”


“挺好啊,能脱光了。”


 


“如果哥跟妹子结婚呢?”


“还是挺好啊,祝福你们。”


 


“如果哥以后有了孩子,带他去找你玩呢?”


“你…你小孩一定很可怕。”


 


叶修沉默地看着黄少天,最后伸手把他搂进怀里:“哥不信你真这么想,你都哭了。”


黄少天上气不接下气还要逞强:“谁、谁哭了!我这是沙子进眼睛了好吧?”


叶修亲他的眼睛:“爱惨哥了?”


黄少天湿漉漉的睫毛上一片水光,总算大脑还没停止运转,反应过来自己中了叶修的圈套,于是咬牙切齿道:“你都知道了还问什么问?奸诈!无耻!心太脏!”


叶修看着黄少天的反应,觉得简直是太可爱了,他擦擦黄少天脸颊上微凉的泪水,征求黄少天的意见:“先跟我回兴欣吧?喻文州跟我讲你们的机票是明天中午的。”


我日!队长你什么时候把我给卖了啊!黄少天崩溃。


 


叶修打开兴欣的门时里面正一片鸡飞狗跳。


小黄猫看着兴欣的人一个个都回来了,却找来找去找不到叶修,急躁地蹦来跳去,逮谁挠谁。


魏琛和罗辑被追得东躲西藏,乔一帆站在旁边一筹莫展不知所措,其他人都是一副自身难保的痛苦表情。


叶修目瞪口呆:“这是在干嘛?”


听见叶修的声音,小黄猫飞速冲过来扒着叶修的裤腿,细声细气喵喵叫着,叶修笑着把它抱起来,摸了摸它毛茸茸的小脑袋。


终于逃过一劫的魏琛理了理衣服斜叶修一眼,然后看到门口的黄少天:“咦,小子你来啦。”


黄少天眉开眼笑:“魏老大!”


魏琛看着黄少天有点红肿明显是哭过的眼睛,大惊道:“叶不羞那禽兽欺负你了?!是不是失身了?!”


黄少天噎住了。


“说什么呢说什么呢!”叶修很不满:“哥是那种人吗?”


魏琛一脸肯定地看着他。


 


苏沐橙过来递了杯奶茶给黄少天,转头微笑着问叶修:“怎么样,表白了?”


叶修一手抱小黄猫一手揉黄少天脑袋:“这小家伙承认了。”


黄少天晕头转向,我靠,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好像整个兴欣的人都知道?这也太不科学了啊!说好的暗恋呢?


苏沐橙同情地看了一眼搞不清楚状况的黄少天,指指小黄猫说:“它叫天天。剩下的你们自己去房间慢慢说。”


天天?!什么鬼哦?!黄少天如遭雷击。


兴欣全员目送叶修把小黄猫放回窝里,然后拉着黄少天上楼,在心里默默给剑圣点了个蜡烛。


只有魏琛不甘心地嚎叫着:“叶不羞!!!你不许在老夫床上做见不得人的事啊!!!听见没有!!!”


 


叶修把房门关上后,房间里一片漆黑,只有亮亮的月光流淌了一地,黄少天觉得有点紧张了,这孤男寡男的……


叶修看他紧张的样子反而笑了:“你还怕哥真把你吃了啊?”


黄少天恼羞成怒:“有话快说,卖什么关子!你们兴欣的人是怎么回事啊,一个个怪怪的,连魏老大都那样,快说,你对他们做了什么!”


“有什么好奇怪的。”叶修看着黄少天落满月光的眼睛继续笑道:“不就是知道哥喜欢你咯?”


黄少天惊恐地睁大眼睛。


叶修摸摸他软软的头发:“你一生跟我,怎么样?”


房间里没开灯,月光却很亮,黄少天呆了半天突然炸了:“我靠!我靠我靠!你喜欢我你怎么不早说啊!你要是早说了我早告诉你我喜欢你了啊叶不修!我靠我靠,老子纠结那么久是为哪般啊!”


叶修什么也没说,突然把黄少天扑倒在床上,低下头去吻他的唇,黄少天伸出粉嫩的舌尖激烈地迎合叶修,他心里满满的情绪简直要炸开,一种狂喜夹杂着甜蜜席卷了他。两人纠缠得难分难舍,整个房间都是唇舌交缠的水声。


吻了好久两人才分开,黄少天的脸在月光下粉扑扑,唇上沾满湿润的水光,他皱着眉头气喘吁吁道:“靠,你床上是什么鬼玩意儿?硌得我背痛死了。”


说着他伸手在身下一阵摸索,揪出了一只鼠标。


黄少天:“……”


叶修无奈:“哥帮你按按背吧。”


 


于是在房间外听墙根的兴欣众人突然听到黄少天的呻吟。


“啊啊啊叶不修你轻点!——”


“呜呜好痛!你别弄那里!”


“嗯、嗯,好舒服……用力点……”


魏琛大惊:“这两货真搞上了?”


方锐也大惊:“还很激烈啊!”


安文逸赶紧护着罗辑和乔一帆走了。


 


Side D


深更半夜,职业群里突然跳出一句话。


君莫笑:谢谢大家,我和少天在一起了,他一生跟我。


 


END

评论
热度 ( 111 )